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伤口也是个会长大的东西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伤口这东西是会自己悄悄生长的,本来在黑暗着的地方一直好好的长大在得到充分的阳光暴晒下越长越大,直到你再也无法承受它的时候,它就会爆发。所以我们在有情绪的时候都会自然的表现出来,例如大声哭、大声笑。

我从来不知道,悲伤这东西也会效仿。有的人喜欢黑夜,因为黑夜是个可以把人藏起来的时间,有的人喜欢太阳,因为太阳的温度是最治愈人心的,而我,我喜欢一切极致的东西,不被包裹不被暴晒的。刘卓可能也是一样,所以日复一日的我们越走越近,仿佛相互了解了多少又好像都在陌生的边缘。可是我没想到被我藏起来的地方遇到另一种悲伤像是一块吸铁一样被吸了出来。

只是不同的方式吧,刘卓还是如此,晚上就会端着洗漱用品坐在独立卫生间,整整一个小时,或者更多点儿,烟可能也会一晚上一包的抽,人们都在想各种办法去阻止去让她变得阳光些,嫉妒变得更大了,所以我的眼睛红了吧,然而我的方式,我选择的一切方式竟不是对别人。我开始加重我本来就严重的自卑心,放大再被放大,它多么可怜。刘卓从卫生间里出来依旧身上一股浓浓的烟味,人们都带着担心冲着她去了,而我,我选择自己进卫生间。可能是因为这种习惯如果被放在阳光下就会让自己受伤,所以我们都选择保护着它保护自己。

我们悲伤的时候总是会选择不同的方式来发泄,刘卓选择抽烟,李安发脾气,而我,是选择自残,可能是从小父母离异的关系吧,父亲常在异地工作,一个人孤独的生活难免会有消极的情绪,2008年,我听说一个名字,叫沉珂,一个漂亮的姑娘,唱歌很好很有才,却自残而死,当时的我以为这是种解脱,对于她的死亡到现在都争议非非,但我认为那时候对我是最好的解脱方式,我有没有说过,我们年龄越小悲伤反而越大。朋友都说我选择的这种方式未来看到手腕上的伤疤一定会后悔,当时斩钉截铁的回答不是,如果是现在,应该也会那么说吧,不论是选择,还是倔强,都会的。

厕所的灯是橘黄色的,我手里拿着橘黄色的小刀,浑身冰凉,可能是因为悲伤的时候就会选择这种方式吧,习惯了五年的发泄方式导致我每次一遇到悲伤的事情就会手脚冰凉,手一直在抖或者手发麻这种现状。但很奇怪,这种情况一见到血会好多,也许别人会认为我有病,或者是少数派,就算被看成是有颜色的人,毕竟我们习惯了,所以就必须选择这种方式一直卑微的活着。我看着手腕上的疤痕突然有些心疼自己了,手腕上少说也有上百到疤痕了,但一直都没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发泄,倒是奇怪,不会哭。可能是因为有血所以就变得没泪了吧。我开始用小刀划在有疤痕的地方一道,两道。越来越多的伤口,越来越多的血涌出,很奇怪,这种方式会让本来的悲伤越变越小,像是在得到救赎一样。可是因为哭的方式用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了,我们都显得可怜。

第六章 伤口也是个会长大的东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