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储君

  许久没有进食,宿越这顿饭吃的特别可口。

  当然,两位姑娘一直在这里盯着自己吃饭让宿越有些不好意思。

  红袖从一百开始吃饭就一直有一个疑问,凡胎肉体十日不进食真的没有事吗?但是,看小青没有问,红袖也是生生闷在心里。她不想让一百公子觉得自己是个蠢笨的女人。

  宿越毕竟有着一千五百年修为,且正年轻力健,自愈能力自然不会差。加上从自己母后那处学来的些许医术,如何更好的照顾自己,让身体快快恢复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最让宿越追悔的是没能捉住龙王鲸,也没能知晓他到底为何背叛了北海,做出这些害人性命的事情。

  其实青姚在一百昏迷着的这些天还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太平湖水其实并没有被龙王鲸蓄意投毒。只是因龙王鲸自己中着毒,每每毒素发作现出真身时间接地污染了湖水。百姓凡胎肉体,抵不了这来自神族的毒,哪怕对一百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龙王鲸只是找了太平湖藏身,并没想到会害了这么多百姓,以至于被一百有迹可循,暴露了行踪。

  青姚在红袖照看一百时,去了离太平湖最近的水域,召出了看守那片水域的水君,让他趁夜深之时调水到太平湖。这样一来,太平湖的些许毒就被这新引来的水缓解了。

  青姚犹记得,那水君貌似不太配合,一口一句别的区域的事物与我此地无关等等。

  青姚无奈跟那水君道明了身份,那水君惊得过分夸张的下巴青姚仍历历在目。约定好了自己的身份不允许与外人道后,青姚才放心的离开。

  应龙皇族,掌管天下水域,四海水神,皆俯首称臣,唯命是从。

  因此,九州百姓的兴亡都取决于她们应龙皇族双唇的一启一合。

  也因此,应龙族绝不能产生一个残暴的君主。青姚作为储君被培养的第一课,就是学习为君之道。做一个得人心的应龙皇,就必须得把黎民苍生放在首位,心怀天下。

  青姚是个女子这一点改变不了,应龙一族一世只能寻一个伴侣这一点也改变不了,自己父皇母后只生了自己一个孩子是天意。那么,只能打破制度,只能是青姚,做下一任的应龙皇。

  青姚从一千年成人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即使再不愿意,她也在努力做一个好的储君。即使自己再任性再胡闹,可在大是大非,百姓苍生面前,青姚也绝不会含糊。

  或许两千岁的她还是有一个孩子心性,还是不够成熟沉稳。但是,青姚一直在努力的做一个合格的四海储君,日后继位之日,她希望可以让所有的臣民臣服。

  就是因为这样,青姚一直都是出于好奇偷偷地跑来凡间,然后再飞速的跑回去,一直都是沫沫那个丫头帮她瞒着自己父皇母后。

  可是在与北海宿越婚姻的事情上,龙皇冉由的手真的是触碰到了青姚的禁区。对于婚姻,青姚真的是不想随便。谁不想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会顾虑她的所有身份,狠狠地喜欢她,只是因为她是青姚而喜欢她。

  明明知道与父皇对着干自己捞不着一点好处,明明知道为了不能示人的政治目的作为储君她必须得做一些牺牲,青姚依然因为不能接受而离宫出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反抗什么,或许是为自己当初最简单亦是最奢侈的愿望再争上一争,来填补自己对自己的亏欠吧。

  可是,望着面前一百深邃的双眼和已经刻在心里的面容,青姚最初本是能拖一日是一日的想法渐渐开始动摇。

第50章 储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