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谁傻

  冉由给宿越施了些法术,不一会儿,宿越便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

  看到这么多人在看着自己,宿越赶忙站起,因猛地用力,宿越只觉得后背尤其是脖颈处一阵阵酸痛。

  好一会儿,寻青姚的人回来了:“启禀陛下,正殿及附近找遍了也寻不到公主。去入海守卫处问了,说是公主未曾去过。只不过,陪同宿越殿下进宫的那个随从说是奉了您的命令,离开好一会了。”

  冉由捏了捏太阳穴说:“沫沫,还不快将你俩干的好事道出,真想让本皇把你扔到海洞里自生自灭去?”

  沫沫回道:“陛下息怒,公主确实是逃离冉铸海了。三个时辰前,公主特吩咐人给宿越殿下上了一杯放了海胆汁的茶。”

  沫沫说到这还看了宿越一眼,只见宿越的表情,好像不是他未婚妻跑了似的一言不发的矗在那,完全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的表情。

  沫沫接着说道:“公主料到宿越殿下会怕殿前失仪而借口出来,借着殿下对冉铸海不熟,公主便令有了灵气的海藻海葵将那通向别处的路能挡的都挡了,就是为了引着殿下往芳庆殿的方向去。然后就是让奴婢假装晕倒,打晕了宿越殿下。绑了浮风,公主化成了那浮风的样子,假借陛下的旨意,跑了。”沫沫越说声音越小。

  冉由是个好面子的人,青姚的事可以日后再与她算帐。可如今让人家北海王子吃了这些苦头,看了这些戏,当真是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还是宿越率先打破了这安静尴尬的氛围:“陛下,青姚公主果真是聪慧活泼。就拿公主刚刚的计划来说,安排的严谨周密,让小臣也是佩服。”

  冉由只得干笑了几声,完全不知该如何回他这话。

  闹出了这么大摊子事儿,圣尊自然听到了风声。看到圣尊来了,众人连忙行了个大礼。

  冉由看着圣尊无奈地道:“母亲,这次青姚确实做的过分了些。等儿子处理好宿越的事,立马派人去凡间捉她回来。”

  圣尊道:“青姚与宿越的婚事已昭告四海,退是万万不可的,那且先这么搁着。等两个孩子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再结。左右宿越还不足两千岁,也不必太过着急。你说呢,宿越。”

  宿越作了个揖:“圣尊说的正是宿越心中所想,晚辈也觉得与青姚公主的婚事不必操之过急。”

  圣尊点了点头:“还有一事,今日之事……”圣尊故意拉长了语调。

  “圣尊,陛下,宿越都懂。今日之事我保证绝不会有冉铸海之外的人知晓。如今冉铸海俨然与北海休戚相关,损了冉铸海的颜面就是损了我北海的颜面,宿越心里知道轻重。”

  圣尊显然对这回答相当满意,直夸宿越:宽容大度,想人所想。

  回北海的路上,浮风一直盯着宿越,像是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宿越瞅着他这憋得难受的表情,说道:“有什么想问的?别拘着了。趁本王此时心情好,快快问吧。”

  “既然殿下说了,那我可问了。殿下虽比那青姚公主小了五百岁,可毕竟是拜在东岳帝君座下的人,就算是青姚公主也不会是你的对手,更别说那沫沫了。怎的殿下进了芳庆殿后,就这么容易让那个婢女得手了?除非......”

  “除非什么?”宿越问浮风。

  浮风道:“我若说了,殿下不许打我。”得了宿越的默许后,浮风才咳了一声:“除非是殿下故意一步步入公主的圈套。外人皆以为王子全被蒙在鼓里受了那公主的耍弄,其实是王子在左右着事件的发展。”

  宿越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表情:“你倒是不傻,不过本殿下也没你说的这般有心计。喝了海胆汁泡的茶,我就猜青姚公主也是不想与我成婚。

  我料到她还会有下一步的动作,就顺着她引的路走。那个沫沫,我起初虽不确定她是不是公主,但可以确定,她在同我演戏,然后我就做了一个颇敬业的演员,吃了些苦头。但想到近期不会和青姚公主成婚了,又觉得挨得那辣椒粉和一闷棍倒也是值了。”

  浮风又在心里鄙夷了自家殿下一番。

  明明是自己不想成婚,却能把责任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都推到青姚公主身上去。自己反而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还连累浮风我跟着吃了好些苦。

  那公主也是单纯,被人当枪使也不自知。只觉得自己运筹帷幄,竟忘了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

第15章 谁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