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追踪(2)

  宿越这边正想得出神,雨突然就哗哗的下了起来。

  宿越愣了愣,赶紧的跑到最近的屋檐下避雨。

  这雨来的突然,因此来此处避雨的人不少,这狭小的空间顿时让人觉得有些挤压。

  其实宿越是不必跑来避雨的,天知道他此刻多想在雨中放肆一场。

  即使神仙们也不想被雨水浇的湿淋淋的,可谁也不能低估神族中龙族对雨水的热爱。

  这种从骨头里透出来的牵连与依赖真的是超乎人们想象!

  要不是此地这许多的人,要不是站在雨里任自己淋着会被人们笑话,他倒真想站在雨中抬头张开嘴接一下这凉滋滋的雨水,尽情冲刷自己的脸和身体。

  “哦哦哦,下雨喽,下雨喽。”听着就极其欢悦的声音传到此时避雨处人们的耳里。

  不远处的青姚,此时真站在雨中,仰着头,转着圈,尽情地接受雨水的洗礼。那快乐满足的模样不自觉的吸引了宿越的目光。

  人们像是见了什么傻子一般嗤笑着青姚。唯宿越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停留在他的脚旋转出来的泥泞上,停留在他笑的堪比太阳的脸上……

  青姚也没有刻意跟着宿越,只是她本就是逃出来的,先前并没有计划满满的去处。见“一百”来了这方向,她便也跟了来。其实还是有点替红袖监督着的意思。

  谁知道此时下起了雨,这可把青姚高兴坏了,心里直夸赞北海的宿钦做事贴心,合她心意。

  虽然,这雨跟本就不是为她而降。

  看到这么多人像打量疯子般打量着自己,青姚吐了吐舌头,也加入了躲雨的大队伍中。

  眼睛不经意的一瞥,发现一百兄也在此处。青姚费力的挤过去,冲宿越打了个招呼:“一百兄,实在是巧,这才分开没多久,又碰面了。”

  宿越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新名字越来越适应,就像此时这个冒牌宿越叫一声一百,自己就条件反射般的知道叫的是自己。

  真的很讨厌这样的条件反射,宿越心里一阵抓狂。

  宿越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把用了一千五百年的名字就这样让一个瘦成干的小仙冒用。自己不拆穿也就罢了,还起了一个“一百”的名字继续把这个谎扯的更大。

  宿越冲青姚挤了个笑:“没想到还能再碰到,确实是巧。”

  “一百兄,此时我就想到了一句从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实在是不吐不快。”青姚清了清嗓子“咱俩现在这情景果然是猴子拉的屎,猿粪(缘分)啊!

  宿越敢保证,如果此时正喝着水,一定会被呛死。

  “小仙不知,北海的宿越殿下对这凡间的...嗯...句子倒是颇有研究。”宿越憋了半天,也不知如何形容刚才的那句话,就说了个“句子”。

  青姚并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挠了挠头:“那个,在那不知名的本子上学得。话糙理不糙,莫见笑。”

  “不会不会,你开心就好。只是,这种话,以后只与我说说就好了,就不要再和别人道了。”宿越的眼神越加透出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色彩。

  外面的雨像是没有停的意思,反而更加肆虐了。青姚看雨看的出神,也没仔细听一百说了些什么,只“嗯”了一句,算是回应。

  因为雨不停息的原因,在外面忙各种各样事情的人都被迫放下手中的活计,往能避雨的地方跑。

  不一会儿,青姚和宿越就被挤得贴在了一起。没有脸对着脸,青姚却能感受到到一百胸膛处传来的强有力的心跳。

  青姚从没有和男子贴的这样近过,虽活了这两千年,却从来没有对谁动过情。因不知情是何滋味,所以青姚才如此反抗和北海宿越的婚事。

  她想自己体验一次爱情。没错,她是四海储君,身份尊贵无比。可是,她也是一个女子,依然怀揣着对这种感情最美好的向往。

  青姚正感想着,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遭到了侵犯。她往下一瞧,一只手正借着拥挤的人群在自己身上胡乱摸着。

  青姚顺着那手往上看,竟是一男子。那男子油头粉面,一副正人君子的打扮。

  青姚觉得真是世风日下,如今这世道,化成男子都不见得有多安全。

  断袖断到姑奶奶这来了,青姚在底下抓住那只手,不断地往里面施法术。那男子的手一会儿冷的没有知觉一会儿热的五个手指通红。

  应龙一族的独家法术-“冰火替”

  青姚一向嫌弃这法术没甚威力,此时用来惩治这类变态登徒子倒也合适。

  而这一切,都被旁边的宿越看在眼里。

  “冰火替”,宿越心里嘀咕了一通,一个冒充自己的不知名的小仙,竟然会使用应龙皇族的独家法术,这倒是有点意思。

  “越来越有趣了。”宿越嘴角莫名翘了起来。

第20章 追踪(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