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女人

  青姚来到凡间后,过得倒是颇为自在。整日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丝毫不像是个出逃出来的应龙族公主。

  本来她是担心被捉拿回去的,可想到神界一日,凡间一年,就应当趁此机会好好享受一番。

  青姚生的美,既是福气,亦是祸根。

  在青姚心里,从没有觉得自己生即神族有什么不同,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应龙族公主而将自己捧得很高。

  她深知大千世界,万物各有姿态,未来皆有所归处。

  可是,无论神族或者凡间,皆有好人有恶人。在凡间的路上走着,人群熙熙攘攘,自己一个女儿身总是不太方便。所以,她早已捏了个咒,将自己变成了男人。

  青姚觉得,这世上总是不太平等的。为什么只有自已扮成男人,才能减了这些麻烦?

  若有人心怀鬼胎,青姚大可一个仙法将那人整治的哭爹喊娘。可似凡间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们,遇到危险又如何自保呢?

  说到底还是这世界太过看轻女人。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生在富贵权势之家,除非能找到一个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男人,否则,这一世都离不开一个“苦”字。

  青姚不想再纠结这么沉重的问题。摇了摇脑袋,朝着前方热闹处走了去。

  能引得众人围观,定是有什么好玩有趣的事儿。

  好不容易剥开了厚厚的人墙,青姚发现,竟又是一苦命女子,愿给人为奴,只求为她葬母。

  青姚看此女芳龄不过十八,生的也是漂亮,尤其是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好像能把男人的魂勾了去。

  她一个女人看了都有些我见犹怜之意。

  青姚听了旁边人议论才知晓:这女子生来命苦,爹爹受不了家中的贫苦,抛下女人和孩子儿跑了,至今不见踪影。她娘将她含辛茹苦的抚养长大,前阵子病重,家里连看病吃药的钱都是借的。

  可她娘还是没挨过病灾,前天夜里冲女儿一阵哭诉如何如何对不起她,把她生在穷人家,含着泪儿走了。

  家里欠了别人吃药看病的钱,亲娘连棺材都没置一副。女子被逼的走投无路,所以想出了这主意。

  “可怜啊可怜。”附近围观的人们皆摇头叹息。

  青姚心里不禁多了些苦涩,怎的这世上的艰辛,都让女人尝了去!

  青姚有心帮这女子一把,但心里又纠结的让她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

  至于原因:

  青姚自小看凡间的话本子,但凡这美貌姑娘有难,大抵都会被哪家公子仗义相助。

  两人若眉来眼去一番,说不准还可以成就一桩美好姻缘。

  如果这姑娘命定里有一位公子来搭救,自己若贸然出手,岂不是先了那公子一步,坏了两人的姻缘?白白断送了人家姑娘的幸福人生?

  到时可不是好心办坏事么。

  青姚心想:在等一柱香的时间,要是再不来,她可不管这姻缘不姻缘的事儿了。

  谁知,英雄没等来,到等来了一地痞。

  那男人一副肥头大耳的模样,看人家姑娘的眼神都能染一匹素布,因为真的是满满的“色”漏出来。

  青姚很是纳闷,为何自古以来那地痞流氓都是一副猥琐丑陋模样,倒也对的起他们的职业。

  由此看来,老天也算是公平。

  青姚听旁边的人说,这男人是此处的地头蛇,一肚子花花肠子,平日里没少做缺德事儿。

  听说是有个做大官的近亲,才敢如此嚣张。

  只见那男人满脸堆笑的靠近那姑娘:“小娘子,这是遇到难事了?爷我可以帮你啊。”

  那姑娘显然一副涉世未深的单纯模样:“你要帮我?只要你愿意帮我把我娘安葬,还了众乡亲的钱,我就愿意给你为奴为婢,绝对不怕吃苦。”

  那男人笑的更甚:“像你这等美人儿,为奴为婢岂不可惜!做个暖床的倒也不错。”

  女子自然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脸色有些难看:“我给你做奴婢,自是分文不取,待到把钱还完了,我就离了你的府邸。”

  这女子分明是在提醒那地痞,自己决不能做那腌臜事。

  “呸,装什么良家妇女。要不是你长得好看些,就凭你这身子,能值这些钱?”地痞因被拒绝而破口大骂。

  女子不想生事,沉默不语,任凭地痞辱骂。

  那地痞见女子像个软柿子般,竟直接把那肥手朝女子的脸上伸去。

  青姚早就怒火中烧,现在这地痞光天化日之下就想吃女子豆腐,败坏女子清誉。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青姚正想施个法术狠狠教训那地痞时,自己的手突然被摁住了。

  然后那地痞的手遭殃了......

第16章 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