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反抗

  这青姚公主在冉铸海,除了自己的祖母,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头一次在父皇那吃了瘪子,那是一脸的委屈,满满的辛酸。

  想她活了两千岁,四海皆敬她为储君,哪个敢招惹她。

  她自认为两千年来从没干过一件缺德事,修得人身后还去过几趟凡间,那也是扶过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打过欺负良家妇女的恶霸的主儿。没成想,越大活的越不随性,现在连婚事自己也做不得主了。

  青姚越想越气,把头一扭:“沫沫,你去告诉我父皇,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进餐了,饿死我算了,饿死就不用嫁那北海宿越了。”

  沫沫无语的道:“公主,你可是神啊,哪能这么容易就饿死。”

  青姚瞪了沫沫一眼,哭丧着脸闹着:“我不活了,不活了,现在竟然想要饿死都不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龙后早就对这个宝贝女儿担心的不行,可龙皇早已有言在先,谁都不许去劝她。这会儿趁着龙皇处理冉铸海政务,赶紧来芳庆殿瞧瞧,谁知还没进门就听见青姚寻死觅活的。

  青姚见母后来了,哭闹的更甚。龙后道:“小祖宗,你可别闹了。你越这样你父皇才越生气,这婚事才越是紧着给你办。”

  青姚止住了哭闹,对龙后抱怨着:“父皇不了解女儿的心思,难道母后也不知麽?我不想和那什么北海宿越成亲,我只想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龙后道:“那日你父皇也说了,是你自己不去殿里挑选,你现在这般,怪的了谁?”

  “这种强行给女儿配的夫君,女儿一个也看不上,谁规定我未来的夫君就一定要是四海的王公贵族,哪怕他是一个凡人,只要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那我就嫁他。”

  龙后听青姚这般说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不可胡说,你是神,怎可嫁与凡人,这是逆天之事。若让你父皇听见,又免不了一场大怒。”

  青姚抿了抿嘴,嘀咕:“不说就不说呗。”

  不过,这倒提醒了青姚:对啊,怎么早没想到呢,大不了自己可以去凡间啊。凡间这么大,想要找到自己,父皇还真须费上一番工夫。反正这婚事是能拖一天便算一天。

  北海这边,宿越也是因了此事食不知味。自己虽尚未有喜欢的女子,也并未见过青姚公主,可就是对这桩婚事十分抗拒。

  可能是自己跟着东岳帝君修法,因这泰山香火鼎盛,前来拜佛上香祈求平安的凡人络绎不绝,光自己听到的见到的人间情缘就不在少数。

  自己也是敬佩凡间那些敢于冲破纲常伦理,勇敢追求爱情的男男女女。想自己一个神,还不如那些凡人,也是深感心塞。

  因想的出神,王后来了他也未曾发觉。直到被王后的身影挡住了视线,这才反应过来。

  “母后,您何时到的。”宿越连忙起身给母后让座。王后笑了笑:“上次你吓我,这次也轮到我来吓一吓你。”

  宿越这才散了满脸的愁容:“母后,原来越儿这‘有仇必报’的个性竟全是随了母后。”

  王后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在东岳帝君处修炼。向来让浮风带回的都是什么身体无恙啊,希望母后父王保重身体啊等等。而他自己所有的心事,从来是不与人吐露。

  外人面前沉稳的像个已活了五六千岁的老神仙,只有在自己这里还像个孩子。每每想起这些,王后总是心疼不已。

  王后道:“虽你与青姚公主的婚约如今是四海皆知。但母亲跟你说的‘你若不喜欢,我便与你父王去争上一争’的话还作数。”

  宿越看了看母后说:“既是龙皇下的昭,又是四海皆知的事,母后又何必为了我而徒惹父王生气呢?如果这么做,必然会触怒冉铸海,我北海此时本就是多事之秋,再经不得雪上加霜。我是北海的王子,不能不想着北海。”

  “有时候,母亲倒宁愿你什么都不顾,为了自己懂得反抗,活的随性一些。”王后说着就要掉泪。

  宿越连忙劝母后:“母后不要这样,儿子并未觉得委屈,还请母后多顾着自己身体。姻缘皆由天定,谁是儿子的良配自有定数。

  即使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又如何?不过也是一日复一日的过活。人常说,两个人相处久了,什么感情都会沦为亲情。既然如此,娶谁或不娶谁,又有什么分别呢?”

  好不容易劝走了母后,宿越长舒了一口气,笑笑自己如今胡诌的本领还真是登峰造极。为了不让母后忧虑挂心,也为了北海的安宁,这公主,自己是不得不娶的。

  宿越走向自己的榻,脑子里却一直转着母后刚才说的‘反抗’,不禁苦笑了出来,有时候,恐怕自己连想想这个词汇都是奢望吧。

第7章 反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