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再见阿娇(二)

  一个晚上没有吃饭,没有睡觉,我的眼睛明显的陷了下去,肚子也饿了,此时没有胃口也没精神,我愿意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儿,让自己可怜兮兮的,才能赢来阿娇的同情,无论怎样去评价阿娇,她至少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我渴望如此能使得她同情,达到令她回心转意的目的。 

  火车快到南昌站时,我向同坐的旅客打听去进贤县城应该如何乘车。

   我下了火车,南昌下起了雨,并且越下越大。我没有带伞,也没有去买,我喜欢被雨淋的感觉,这是人在寂寞与无奈时上天对症下的药。我打车要去进贤,结果听说有近百公里的路程,我怕浪费,打车先去汽车站。在我的记忆中,阿娇讲过南昌距离她家只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于是我想,她家应该没有到进贤县城那么远。不过是在靠近南昌、属于进贤县管辖范围的一个镇子吧。 

  在去往进贤的客车上我打听到了那个镇子。我也曾经听阿娇讲过她父亲是一名教师,我下了车,又很快打听到了她家的住址,因为在一个镇子上要找一位年过六旬的老教师,还是比较容易的。我急不可待打车到了学校的家属区,那里几乎和我想像中的一模一样:薄烟笼罩在小镇上空,白墙黑瓦的简朴楼房就像未经装束的少女,婷婷窈窕立在河畔,略带浑浊的河水轻轻流淌在小镇的石拱小桥下。

  雨停了,有几个老太太在公用自来水管边洗衣服,我上前询问东方老师的家,她们告诉我东方老师住三楼,但是目前家里没有人住。东方老师早就退休了,一个月前去了老家上饶,至今没有回来,几个没出嫁的女儿都在外地工作,每年只有过年的时才回家一趟。我说,我是阿娇在北京的一个同事,想见见她,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阿娇留给我的电话,我到南昌后一直无法接通。

  几个老太太用方言商量了几句,问我是不是阿娇的男朋友?我说差不多吧。她们说,阿娇的姐姐出嫁在附近的一个村子,她家的孩子也在这所学校上学,赶上今天是周末,要么可以让孩子们带你去她姐姐家问问阿娇的联系方式。因为我着急,便问阿娇姐姐具体住那里?我现在就想去找。几个老太太又商量了一下,结果好像是怕我不怀好意,没有告诉我,只是说她们也很不清楚。   

  时间已经是中午,我饿坏了,我没有理由去死绞蛮缠几个老太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道理,若以后让阿娇知道,一定会觉得我给她丢人了。找了学校门口一家小餐厅吃了饭,准确地说是喝了两瓶啤酒,因为实在没有吃饭的心情,随后在镇子上靠近省道边的宾馆住下。本来想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但还是担心阿娇果然回来,我住宿的档次太低,依旧会给她丢人。 

  在宾馆住下之后,那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又来了,应该是充满了绝望的着急,然而又是那么的空虚。好长时间忘记了曾经在无奈时最喜欢玩手机游戏,而此时又强烈的想用手机游戏来打发我不可言明只能会意的复杂心理。 

  我住是房间正对着马路。上天像是明白我的心情,滴滴答答又下起了小雨,我奇怪将它想像成我的眼泪,因为我再也无法按奈流泪的欲望。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我每隔十分钟就打一个电话给阿娇,而阿娇的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过了一会儿,我害怕了,饥饿和痛苦让我有种要死的感觉。我好笑自己的想法,若此时真的将要死去,我应该想尽各种方法再见阿娇一面。 

  我下楼到宾馆的大厅,我问老板是不是知道东方老师的大女儿家住那里?神奇的是,宾馆的老板不仅知道,而且说阿娇的大姐就是买了他家的老房子。曾几时,我似乎也听阿娇讲过她姐姐买房子的事情。我感谢上苍还是被我的真诚感动。等我问清楚具体住址以后,冒着风雨赶去了。我在想,即便是真的不能与阿娇最后一面,若能见到她的姐姐了解到阿娇的情况,让阿娇知道我依然爱着她,并且千里迢迢来来找过她,这多少对我此行能有丝丝安慰! 

  阿娇的姐姐在邻居家打麻将,我来了以后,她问我是谁?我说我是陕西人,从北京过来找阿娇。她立刻站起来,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毕竟我与阿娇生活了近两年的时间,阿娇这个家族的每一个成员或多或少都应该知道我。 

  阿娇的姐姐带我去了她家,看我憔悴的可怜,她似乎同情起来,先问我吃饭了没有?我回答吃过了。她便说,你家在陕西,太远了,我父母不同意阿娇和你在一起。我笑了,我说,你家的房子瞒大的。她说,但是一定没有你家的漂亮。我猜想一定是阿娇当初为了和我在一起,鼓吹了我家的“优越条件”,我又勉强地笑了,问她是不是可以联系到阿娇?她反问我,是不是阿娇不愿意联系和你联系?我说,应该不是,不过是阿娇换了号码,正巧赶上我的手机也丢了,才一直无法联系的。她取来了电话本,找到了阿娇的号码。可惜的是那个号码正是我每天上百次无法打通的号码。我说,这个号码是阿娇以前在北京工作时一个要好的同事告诉我的,只是一直无法接通。她说,要么给婉儿去个电话?我婉言谢绝了。我想,要是我来江西找阿娇的事情被东方婉儿知道的话,想见阿娇多半是没有可能了。

  还好,她并没有找到东方婉儿的电话号码,也没有想到往老家给她的父母去电话,我也没有提及,若如此一来,或许事情就变的尴尬了。 

  阿娇的姐姐放下电话问,突然问我,你妈妈的脾气是不是不好?我说没有啊她“嗯”了一声,又说,听阿娇说你爸爸对她挺好的。--我立刻想到阿娇曾经也为了我们结婚的事情努力过,可能是她家人怪我妈不愿意拿十万块来让我与阿娇结婚,阿娇就说我爸的是多么的好! 

          

第五十七章再见阿娇(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