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再见阿娇(一)

  早晨六点半,甄警官离开审讯室。看守我的只剩下一个保安。我困的不行,就平躺在地板上睡着了。那一觉睡的真是舒服,竟然都没有做梦。醒来是早上八点半,值班的保安在看书。

  我问他:“几点开饭?”

  他说:“我们吃过了,没你的饭,一会儿去拘留所吃吧。”

  “还要拘留?”我说。

  “就你的行为,说大了是破坏奥运工程,怎么得也得判个三五年。”

  “有这么严重吗?”

  保安晃晃手里的书说:“我正自学法律呢。”

  我竟然相信了这个保安,瞬间又是万念俱灰。真坐三五年牢,如何去面对母亲和家乡父老!我第一时间想到逃跑,于是对保安说:“我想上个厕所。”

  厕所在大门口靠墙的地方,大门锁着出不去。保安在厕所进口守着我,我进了厕所以后想翻墙逃跑,没有裤带翻墙真费劲,好不容易爬上去,却发现墙外栓着两条警犬。我无奈的溜下来,又被保安待会审讯室。也许现在能做的只是祈祷,求上苍网开一面。

  九点钟,派出所院子里热闹起来,进进出出办事的人很多。我透过审讯室的玻璃看见了周哥,一块石头终于从胸口落地,有救了!

  又过了半小时,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带周哥来到审讯室。周哥看见我第一句话就说:“你们呀!没一个省油的灯!”

  派出所扣留了我的钱包、手机,只把钥匙、鞋带、腰带还给我。

  小张已经坐在周哥车上,我上车就问他:“打你了吗?”

  小张说:“没有。连问都没问,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就看见周哥了。”

  周哥提醒我说:“小张还是未成年。”

  我说:“法治社会!”

  ……

  回到宿舍,我一觉睡到下午,起来买了手机补了卡。

  晚上工地又要回填,也没人招呼叫我去。我待在宿舍,甲方的一个工人敲门进来说:“赵哥,你这有钱吗?”

  我说:“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给我多少。”

  以前和他没说过几句话,平时看他老实的很,今天怎么突然说话冒冒失失,让我起了疑心。我说:“我这儿只剩下二百块。”

  “都给我吧。”他说着话,甚至是从我手里把钱夺过去的。随后又说:“手机借我用用。”

  他拿着我手机出了门,我等了半小时没回来。等来的是李玉和树先生,他们气喘吁吁回到宿舍,看看我,又面面相觑才说:“赵乐,你疯了?”

  “有病啊,我哪来的心情疯?”

  “那你打电话骂周哥干嘛?”

  “我骂周哥,我有病啊!”我突然想起什么,从床上翻身起来说:“坏了,我知道谁疯了!”

  我们找到甲方的工头,周哥也到了现场。工头告诉我们:“拿小赵手机打电话给周哥的是我的一个工人,他疯了。”

  周哥问:“怎么回事?”

  工头说:“前段时间,我手下这工人和谈了几年的对象分手了,那姑娘今天嫁人了,这小子受不了刺激,就开始发疯。上午拿菜刀威胁我,我把他关在宿舍等着他家人来接,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撬门跑出去了……”

  我的后背发凉,爱到深处真的会让一个人发疯,我不想成为下一个发疯的人。我决定去南昌寻找阿娇,我必须放下过去,告别过去,否则我将没有未来。

  已有两年没联系过阿娇,问过几次王敏,她不愿意将阿娇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可两年来,阿娇的身影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脑海……

  当晚,我终于在梦中哭醒,我不能没有阿娇!也许是天意,银行卡里正好有了十万块。我情不自禁地对王敏哭了一场,眼泪换来王敏的同情或是感动,她告诉我阿娇的小灵通号码。尽管那是一个接不通的号码,但王敏说几天前她们还有过联系。所以决定先到了南昌,再联系阿娇.....

  在很多时候,我感觉到迷茫。走进北京西站的广场,我突然却不知道该去那里?几年没有回家了,我想念我的母亲!天哪,母亲一定在期待着我的归来,哪怕是我一无所成,虽然我也明白母亲不愿意看到我的狼狈,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我似乎早在母亲的意料之中了。我难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不孝顺的行为忏悔?还是可怜自己几年以来命运的委屈?

  其实,最大的委屈并不是有过了多少辛酸,而是不能与相爱过的人在一起。反省了这么久,依然荒唐地认为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促使我走歪路,才错失了机遇与婚姻。曾几时我甚至以为自己今生今世也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了。放不下阿娇让我抛弃了整个世界,总想先拥有了阿娇再与她共同去创造世界,尽管也明白得不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就得不到阿娇的芳心。也尝试过为了事业拼搏,也庆幸没有成功依然在努力之中,因为更多的时候总在担心拥有了一切后阿娇已经结婚,但新郎不是我。果真如此,我宁愿阿娇和这个世界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再次想到母亲的时候,才知道想阿娇更多一些。我在怀疑自己就是故事中母亲与妻子同时落水后先去救起妻子的那个不孝之子!

  我给母亲打去电话,母亲听出我的忧郁。她问我是不是为某事儿伤心了?我说没有。还是母亲比任何人都爱我、了解我多一些。她对我说,你有事情瞒不住我的,谁让我是你妈呢?要是走不开,你就安心工作或者出去散散心,别回家了,男儿志在四方;我身体无碍,你哥工作顺利。家里的琐事你就别费心了,从小算命先生就说你是做大事的人,将来要比你哥强出许多。妈妈一直相信你,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但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不受疾苦难为英雄。尽管我希望你平安是福,可也强不过你有成就的命运。看开一点儿,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定要想到,你还有这个家,有个支持你的哥哥和妈妈!

  我踏上了南下江西的列车,那是2007年4月份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我带上了在北京所有的行李,我准备努力去寻找这份曾经的爱和曾经的阿娇,并且长久地在守候在她身边。我悲壮地以为,这将是一次伟大的行动,为了爱,做出敢追随天涯的举动。我甚至对自己的做法感到自豪,尽管没有丝毫把握。

  在火车上,同坐的旅客们聊的不亦乐乎,我却在静静地发呆,我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阿娇?见到她以后要对她说什么?说我想她?她会反驳我虚伪,我会伤心;说要她娶她?她会嘲笑我的能力,我会伤心;说我留下来为她做些什么?她会说我有病,我会伤心。我又开始觉得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是多此一举的,也是自找无趣的!我在想,是不是见她一面我就能甘心呢?时间过去的太久,已经超过了人对爱情忠诚的时限,我无法确定思念算不算是爱情?有时候仅仅是感觉与阿娇在一起生活习惯了,不容易去接受另一种生活罢了。

  我将脸一直面对窗外瞬间消失的每一个画面,我觉得人生的每一个画面也是如此匆匆消失的,在许多画面过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回忆。然而,时间不会某个地方暂定下来让我尽情享受,火车的行使速度加剧了我的焦虑不安……

  我到江西以后怎么样才能见到阿娇?两年多没有联系过,她或许已经变的六亲不认。我现在也无法了解阿娇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就是我爱她的原因,每个自己喜欢的人,一定是自己无法看透的人。阿娇的的确确爱过我,因为那时候她还没有看透我,后来她把我看透了,就没再把我当作爱的人来对待,记得我们在一起时她说过一句话:以后我找男朋友一定还找比自己年龄小的。--从这句话里听得出来,她潜意识里已经放弃可我。现在回忆起来,让我觉得伤的深、爱的也深、恨的更深,如果说敢爱敢恨才算是真男儿的话,我又觉得自己不是,我只是强烈地想表现出我的爱,却把恨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不敢说出来。一直以来,阿娇不能接受我恨她,在她看来,她为我做的只有爱,我无权恨她。在任何时候,我若说出我恨她,她将毫不犹豫地与我不辞而别。所以我以为,阿娇没有真真爱过我,至少没有真真在乎过我,而我却死心塌地地爱着她,我只好憎恨我的命运不该与阿娇不期而遇

  一路上,我思绪万千不停地这般胡思乱想……

  

第五十六章再见阿娇(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