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琼姐(二)

  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总是缺钱。白天和李玉商量赚钱的事,晚上泡在网吧聊天、斗地主。我们探讨过在小区做自动售水机,在网上买东西,在公交车上打广告……却再没有一次实际行动,原因是没钱或者懒。

  自从那次在火锅店之后,再没有联系过琼姐。有天晚上在网吧用QQ斗地主,输完了欢乐豆,掏钱包准备充值,才发现钱包又空了。摸遍了衣服口袋,没找到一分钱,但发现了琼姐的名片,名片上有琼姐的QQ号,顺便添加一下,想不到琼姐瞬间就通过了好友验证。于是聊了几句,琼姐问我在干嘛?我说斗地主。她说找个“房间”一起玩。我说没有欢乐豆了。琼姐帮我充值200块。第二天我打电话还她钱,她“呵呵”一笑说还什么还。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琼姐聊天的次数就多了,聊起我的一些经历,说起上次找她的原因……开始是通过手机短信和QQ,后来就打电话聊,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多则一个电话打一个多小时。

  我在网上查了琼姐的详细资料,祖籍湖南张家界,六九年的,大我十四岁。目前单身,离异,有个女儿。也许是穷日子过怕了,潜意识里想当个小白脸,或者说我被琼姐的身份地位财富成就成熟打动了,我主动向她表白,说我喜欢她的。琼姐谢绝了我,她说我们年龄相差太大,会有代沟。其实我能感觉到她在试探我。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说了些不要脸的情话。

  再一次和琼姐见面,是在她北京西三环的家里,200平米的复式楼。她亲自下厨为我烧菜。

  吃完饭,在她家的沙发上,我们靠的越来越近。琼姐说做饭累了让我帮她揉揉肩膀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抚摸她的头发,搂住她的脖子,亲吻了她的额头、脸颊、耳朵、嘴唇。琼姐闭上眼睛,脸上泛起红润,像一只害羞的云雀……也奇怪,我们的爱竟然做了长发一个小时,直到琼姐轻声说“亲爱的,我满足了……”

  琼姐离婚之后,女儿馨冉跟了男方。馨冉放了暑假,琼姐要回湖南老家陪她,我没有同行。几天里,我和琼姐电话里一直诉说着相思之苦。琼姐便邀请我去湖南。

  我之所以答应琼姐去湖南,是因为北京没地方呆了。李玉去了西北五环一个叫唐家岭的地方,那里有他一个“不成器”朋友,我们称呼他刘哥。刘哥在唐家岭租一个不到十平米的民房,屋里一张1.2米的床,实在住不下我们三个人。刘哥是搞摇滚的,每天在街头卖艺,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主。

  我去湖南张家界的时候,只穿了随身短裤短袖。琼姐开车在火车站接我,先去了一个会所的房间吃饭,就我们俩人,点了十几道菜,着实有些浪费。吃饭不是主题,我们对视表达爱意,拥抱接吻更少不了。琼姐说女儿馨冉住家里,我不方便住去,她在外面给我租好了房子。

  吃完饭,琼姐带我去了租的房子,生活用品早已经准备的妥妥当当。小别神新婚,我们又是一顿折腾。直到晚上,琼姐回家陪馨冉去了,我才松了口气。为什么这么说呢?火车上坐的硬座,一路的折腾,的确把我累的够呛。如果说一次的性·爱可能是生理需要,可是一下午三四次,身体真的吃不消。正印证了那句话: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第二天早上八点,琼姐过来要带我吃早餐。吃早餐之前,又爱了一次……

  吃过饭,我们逛商场,琼姐给我买了好多衣服。每件都一两千块,穿在我身上让我心慌撩乱。

  晚上和琼姐在河边散步,她牵我的手,我全身的神经紧绷,总觉得过路的人都在注视我们。偶尔有和琼姐打招呼的,让我一阵阵无地自容。

  后来琼姐带我去她家里,她家住的是独栋别墅,别墅正对着天门山天门洞。我第一次见识了有钱人的生活,别墅的电梯就是她家的门。书房的名人字画,客厅的红木家具,工作室的各种荣誉证书以及琼姐与一些领导人的合影,让我大开眼界。

  见到琼姐12岁的女儿馨冉,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孩,她对我印象不错,叔叔、叔叔的叫的频繁而亲切。

  琼姐告诉我馨冉不反对我们交往,于是我就搬进她的别墅居住。馨冉每天和同学出去玩耍,琼姐也要出门处理些事情,白天就我一个人在家。家里并没有保姆佣人,只是每个星期有人来定期做一次保洁。琼姐早上走的时候,会把钱包放在我的枕头底下,供我随便消费。因为没什么用钱的地方,也就从来没有动过她的钱包。琼姐很希望我能陪她一起出去见一些人,见一些世面长一些见识,都被我拒绝了。说实话,我真的没那个勇气,和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女人在他人面前卿卿我我,我做不到。当然我肯定不能实话实说,只是借口以后会去,现在上不了台面怕给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第四十八章琼姐(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