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煤炭生意(一)

  北方的冬天来的早,在家没几日,下了一场雨夹雪。天晴以后,母亲说:“你和你哥回去,给你爸坟上烧张纸,我这几天我总梦到他。——你运气总是不好,或许就是他在怪你。”

我买了很多纸钱,和哥哥跪在父亲的坟前,烧了足有十多分钟。我心情平静,不卑不亢,一点儿也没有想哭的意思。面对父亲的坟冢,就像下面埋着的是一个与我无关的陌生人。

烧完纸钱,就要磕头走人时,坟前石头做的“饭桌”底下,突然蹿出一条青蛇,把我和哥哥吓我的迅速站起来倒退几步。

这么冷的天,蛇应该冬眠了才对,怎么会蹿出来?蛇的脑袋还左右摇摆,看着我们。我和哥哥也看着蛇,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有什么阴阳学的说法没有?

几秒钟后,蛇缩回脑袋,重新躲进了墓穴。我和哥哥远远跪下,磕了几个头。

下山时,哥哥给村里看风水的大叔打电话。大叔说:“没什么,是你爸想你们了,出来看看……”

冥冥之中,让我相信了人死之后,一定是有灵魂存在的!

哥哥在上班,母亲还在工地干活,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邻居的年轻人,都嫌冷,不愿出去。我无聊时去串门,他们免不了酒菜招待,问我在首都怎么样?做什么工作?

北漂过的人,谁不好个面子?我说我退伍后,还认识些首长,他们把我安排在部队当职工。开始说出这些话时,我感觉脸火辣辣的烫,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后来见了同学战友,也这么说,从来不会心慌。

年初离开家时,母亲给了两千块,年底回来,兜子还是两千,不多不少。只是青春啊,它又少了一个春秋!

我又想走了,我感觉这样呆下去不是个办法。母亲不愿意让我出去,她知道我在北京蹬三轮卖啤酒,也不容易,她对我说:“哪里挣的钱不是钱?等过了年,天暖和了,你跟我去工地,找个师傅,学个粉刷或是砖瓦匠人,一样过日子。”

听了母亲的话,我更想去北京了,留在陕北,我仿佛可以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找个在家能生孩子、在外能吆喝牲口的婆姨,讨论着今年的母猪可以下几个崽儿,了此一生……

想到这儿,我执意要走,母亲再没有过多的挽留,还说了几句暖心的话:“如果外面过的不好,就想着回来,别忘了家里还有我、有你哥……”

母亲把我送到去火车站的公交上,我上了公交,再没敢回头,我怕看见母亲擦眼泪……

到了北京,把行李放在李伟哪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去了杨局长家,我想应该向他汇报一下为什么没开啤酒站的事情。

杨局长说:“哎呀,这些人太坏了,还是部队好,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杨局长说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有些后悔选择退伍。我当兵的时候,年龄不够,父亲托关系在派出所,将我的年龄往大改了几岁。部队又不知道我的实际年龄,按户口本上,我到了法定可以结婚年龄,它不可能不让我结婚,只是当兵不满十五年,家属不能随队而已。

好多事情总是后来才看清楚,然而我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

杨局长问我辞职了有什么打算?我说还没想好,不行就再回去蹬三轮卖啤酒。杨局长说:“你可以试着做点生意,这个做生意嘛,过去人叫买卖,说白了就是买来卖去,赚个差价。比方你老家有什么特产,运到北京来卖,我也帮你找渠道销售。”

既然杨局长愿意帮我,我瞬间精神抖擞,不假思索说:“我老家有苹果。”

杨局长说:“苹果不行,苹果你运个一车两车的,我帮你联系单位销售,你天天往来运,我哪有那么多人脉。”

“煤——”,杨局长突然说:“你老家产煤,对不对?”

“对,不过我对煤炭一点也不懂,那好像都是有钱人做的事。”我回答。

杨局长说:“我在大部当副参谋长时,给我开了三年车的司机——王勇转业了,转业后回到老家河南,办了个煤厂,给发电厂专供,杨杨结婚他也来了,这才几年工夫,就有了上千万的资产。我现在就联系他,你也把他电话存在手机,完了沟通一下,看看具体怎么操作?只要价格合适,钱不是问题,到时让王勇先付款,你再发煤不迟。都是战友,应该互帮互助。”

我兴奋的不得了,我知道在我老家做煤炭生意的,都富的流油!

杨局长给王勇打了电话,王勇说:“没问题,只要价格控制在每顿360块,有多少他要多少!”

前一天才到北京,今天下午就返回老家,了解煤炭行情。

到家先找了舅舅,舅舅帮我联系了煤炭局,煤炭局的领导说:我们只是国家计划性煤炭,和个人老板不沾边;父亲曾经的一个朋友做了副县长,父亲去世,他没来,我舔着脸找他,他倒是约了一个做煤老板,煤老板说:河南的煤,应该从山西往过运,陕北距离河南多远……运过去还不得陪死?

我买了一张中国地图,去了山西。

第三十八章煤炭生意(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