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煤炭生意(四)

  我一边咳嗽一边抽烟,一边抽烟一边愤怒。我最担心的是我的手机丢了,手机号码是北京的,山西补不到。没有手机,王勇和煤车老板都联系不到我。我有些焦虑,回想我的人生是不是不该把得意表现出来——为什么只要我一高兴,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

就这样一直坐到天亮,去找小东。小东家院里停一辆大型的农用车三轮,车上装满了块煤。我进门问这是谁的车?小东说是他姐夫的。他姐夫和煤长的一样黑,看上去像黑社会,一脸凶样,床上躺着对我说“你好”,口音很重,我差点没听懂。我客气地也称呼他姐夫。

我对小东说我丢了行李和证件,小东的姐夫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说:“找他去。”

我说:“去哪儿找呢?”

“找旅馆老板,看身份证证登记没有,然后报警。”

我们三人回到我住的旅馆,小东姐夫听说旅馆从来不登记客人身份证,就和老板吵起来,让老板赔钱。老板吵不过他,就报警了。

警察过来把老板训斥一番,又对我做了个笔录就走了。

小东姐夫说不要在这里住了,换个旅馆。他问小东:“三爸不是襄垣县招待所的所长吗?干嘛不让你朋友去哪儿住?”

小东说:“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我搬到襄垣县招待所是免费住的,说是招待所,却无宾馆无恙,房间里电视、卫生间、二十四小时热水应有尽有。

小东今天请假没去上班,他要留下来等河南那边的电话。我已经通知王勇和煤车老板,煤运到后打小东号码联系我。

煤车上午就到了鹤壁,但不敢进城,一直等到晚上十点,煤车老板先打来电话,气汹汹说煤场老板不给结账!

小东接了煤车老板电话有些茫然,我说怎么可能吗?他挂了电话,我随即拨给王勇。王勇说他不在煤场,等会儿问问他兄弟看怎么回事?不过他请我放心,不会少给我一分钱的。

十几分钟后,王勇把电话回过来,是我接听的。王勇说:“小赵呀,我们是战友,你可不能坑我——你送过来的哪是煤,分明就是一车石头面儿,这还不算,石头全是湿的,掺了多少水呀?”

“不会吧,我亲眼看着装的车,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算了,你刚接触这行,可能不懂,估计是司机搞的鬼。这两车煤一百吨,给我张银行卡号,我明天把钱打给你。暂时先别再送煤过来了!”

我问小东为什么会这样?还有我只装了六十吨,怎么变成一百吨呢?小东说等明天煤车回来问一问就清楚了。

小东姐夫在乡下住,每逢年关,都会用自己的农运三轮送几车煤过来到县城卖,一个腊月,也能赚上万把块。他对煤比我和小东懂,我们就去请教他。

小东姐夫说要去我装煤的煤矿看看。到了煤矿,他抓起一把煤面一看,说:“煤不纯,的确是石头多。也别怪河南煤场老板说你们,就这样的煤给人家送过去,还答应给你们结账,就算你们烧高香了。”

我们三人返回来,一起住在襄垣招待所,等煤车老板回来,不表。

第二天上午,我办了银行卡给王勇发短信过去,他如约往我卡里打进三万六千块。

下午,煤车回来,小东姐夫替我质问煤车老板:“你是不是往煤里掺水了?”

煤车老板说:“是啊,不掺水脱吨算谁的?”

“脱吨?”我问。

小东姐夫说:“就是怕路上有损耗。”

“怎么会有损耗?”我还是不明白。

“煤从矿里挖出来都是湿的,堆压在一起,表面看不出来,里面还是湿的,煤车在运输的过程中,路途远,煤被风干后肯定有损耗,掺水很正常。”小东姐夫解释说。随后又质问煤车老板:“你是不是掺的太狠了?”

“哪有,第一次合作,我怎么会那么做?是煤场太挑剔。”煤车老板说。

“还有……”我问煤车老板:“我看着装的车,总共六十吨,怎么会变成一百吨?”

煤车老板说:“哦,剩下四十吨是我后来装的,前几天给你说过,运费不赚你钱,多送一点过去算我的。”

我刚要点头,小东姐夫说:“那不行,只能付你一百吨运费,还有多余四十吨、六千块煤款。——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我们送到煤场全凭关系,中间环节得花多少钱?你不会不明白吧。”

煤车老板说:“只付运费我是要赔钱的。”

小东姐夫说:“煤车有的是,我也是养车的,陪不赔钱我还不清楚!你不愿意,以后我们就不要合作了。”

煤车老板让了一步说:“行吧,就按你说的只付运费,我也不在乎那千把块。”

付给煤车老板一万九的运费以及余出四十吨煤款、还了小东一万,加上兜里的一千,这趟煤赚了八千块。

煤车老板走后,小东姐夫说:“你们这是暴利,煤炭虽然赚钱,却也赚不了这么多。差价充其量也就十块八块的,你这达到了八十,太离谱了,要是真有这么大的利润差价,河南煤场老板不会自己过来运——还要你送过去干嘛?”

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下一步去哪里找煤源?襄垣周边已经跑遍了,再没有价格合适的!

八千块,怎么分?我对小东说我们一人一半吧。小东说看看他姐夫说:“我没出什么力,主要还是靠你在北京首长的关系。你多应该多拿点儿?”

小东姐夫瞪了小东一眼说:“给你分什么分?人家小伙子在北京、陕西、山西来回跑,在襄垣住了这么多天,还丢了行李,花费也一定不少——就这几千块,让人家自个拿着,等以后再找到合适的煤源,再具体谈分成的事。”

我说:“那怎么成……”

小东说:“就是就是,你自个拿着,眼看过年了,用得着钱。等以后找到合适的煤源再说吧。我有工资,还有小卖部话吧,不缺钱……你自个留着用!”

第四十一章煤炭生意(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