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为什么不骗骗我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筹钱搞啤酒站。阿彪也为我高兴,安排了新人,接替我的工作。

一个星期后,工作交代完毕,等新人可以独当一面,我辞职了。先去朱房,找那些退伍的战友,看看谁能有借钱给我。到了朱房才知道,很多战友早就离开各奔东西了。留下来的,一个比一个穷。有一个混日子过的,连饭都吃不起,我给二百块说:“要是我不来,你还不得饿死了!”

还有李伟,我也去找了,他说我同时谈两个对象,哪里还有钱借给你?

十月份就这样混过去了,我原本就不抱什么希望,说是出来筹钱,有时候想想那就是个借口。啤酒站干了半年,太累了。手心长了老茧,手背被打碎的瓶子划破很多口子,总是不见好。屁股上的皮,被光秃秃三轮坐垫磨的一层一层的掉。最意想不到的是右脚食指无端端多了一个鸡眼,晚上一躺下,就钻心的疼!

十一月初,我见到军务管理处的王助理,虽说关系感情都不错,可毕竟他是军官,我是战士,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就没想过与他借钱,只是喝醉了对他诉苦。呵呵(苦笑),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王助理说:“不就三万块吗?我借给你,你走后,部队工资翻了一番,我现在每月五六千块,衣食住行全由部队提供,工资基本不动用。三万块,算个********睛是身上的灯,它一亮,我就看到了光明;地狱是天堂的倒影,刚有点眉目,阿彪就打开电话告诉我:“不要筹钱了,啤酒站没搞头了。”

我说我的小心脏真的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到底怎么回事啊?

阿彪叹口气说:“一言难尽,等你明天回来再说吧!”

妈的,我一晚上没有睡好,梦见自己睡在悬崖边上,一翻身就会掉进万丈深渊。

上午回到阿彪啤酒站,他还躺在床上没起来,一副萎靡不振的状态,嘴里叼一根烟,若有所思。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你这唱的是哪一出?”

阿彪仰着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呆鼓鼓盯着天花板看。有气无力地对我说:“桌子上有份协议书,你先看看。”

协议书不长,总共两页,我看不出端倪。这是阿彪与啤酒北京销售公司签订的销售协议。

我看完协议书,说:“这怎么了?”

阿彪说:“你看清楚,这是协议,不是合同。是我去年十月份与公司签的,里面有一条,关于干满一年分红的问题……”

听阿彪说话,我一边看到协议上分红的条款是这么写的:公司根据盈利情况,在区域分包代理商干满一年时,给予分红。

我问阿彪:“这有什么问题吗?”

阿彪一蹦从床上坐起来,“怎么没问题,根据盈利情况给予分红,也就说公司赚了钱给你分红,不赚钱就没有分红。”

我有点迷糊说:“你的意思是公司没赚到钱?”

阿彪说:“谁知道呢,总之我去公司要分红,要了快一个月了,总是这么拖着不给,昨天一生气,说不给就不干了!”

“你先问问你二叔,看他怎么说。”我提醒阿彪说。

“他就是个老奸巨猾王八蛋……”,阿彪说:“就他妈不是我亲二叔,忽悠我来北京跟着他白干一年!”

“你到底问了没有?”我说。

“问了,他说公司第一年来北京打市场,在河北高价收购一个啤酒厂,得花钱;注册需要找政府相关部门领导,得花钱;找明星做代言,得花钱;户外广告宣传,得花钱;顾业务员开拓市场,得花钱;小区做活动,免费品尝,得花钱;北京到处都限行,就连送啤酒的大货车上路,也得花钱……就没有不花钱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我说。

阿彪气的脸都青了,接着骂:“老王八蛋还说,今年拿不到分红,很正常,等明年市场打开了,开支就小了,也就可以拿到分红了……”

三万块押金当领导,不但没有任何风险,一年至少赚十几万,是我们异想天开,还是他们在做慈善?哎,——既然是骗人的,骗谁不是骗,怎么就不能连我也骗了呢?——我心想,如果当初把我也骗的做个站长,不管赚到赚不到钱,至少阿娇会回到我身边。

——是的,我说过我不会再去爱阿娇了。可是,越恨她就越想她,越想她就越觉得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地深爱着她!

第三十六章为什么不骗骗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