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阿娇来京

  我想最后再努力一把,既然杨局长解决不了,那么我就去找张处长,尽管在部队时和他相处的不算和谐,可那毕竟是过去的事。如今退伍了,没有上下级关系,也就没了工作上的矛盾,作为一个领导,不至于会因为我过去表现不好而记仇吧。想他目前还没退休,当兵几十年,在司令部也总该有几个战友吧。

  我事先没有联系,和阿彪直接去了老干局军务处找到张处长。见到我,他很诧异,问我有什么事?我也不避讳,简洁扼要说明来意,并没有抱什么希望。他倒也雷厉风行,直接拿起电话拨给司令部军务部的战友。

  真倒霉,我退伍那天,在湘府楼,张处长说过杨局长是他当新兵时的老连长。他打电话联系到司令部军务部的那个战友,也曾经是杨局长的兵。更可气的是,等张处长详细介绍完二叔儿子的情况以后,军务部的那个领导说,这个兵杨局长对他提过,他也答应了杨局长,只是要等机会。

  挂了电话,张处长很不高兴,他说既然你找了杨局长,干嘛又来找我?杨局长没办成的事,要是让我这个当处长办成了,岂不是让杨局长失面子。小赵啊——你这孩子,太不懂事!

  回去的路上,我想我尽力了,可是还能撑多久呢?这个时候阿娇又来电话,已经开始骂街了,她死活不相信我,非得把钱要回去。

  这些全都被阿彪听到了,估计事后也向二叔汇报了。要不然,当天下午,总公司财务部怎么会打电话,让我带上押金条,把钱退给我。理由时,公司今年不打算再设新的啤酒销售站了。

  我去财务部取回钱还给阿娇。阿娇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阿彪说,你也别灰心,听说个别啤酒站的站长因为不相信年底会有分红,转让啤酒销售站,转让的事不由公司控制,只要我听到消息,就帮你接下来。

  我得走了,在阿彪这里呆了两个月,吃喝拉撒全他负责,他也算仁至义尽。可是想来想去,还是没地方可去,这两个月没有收入,早已经穷的叮当响。阿彪说,如果你不嫌弃,就留在我啤酒站蹬三轮卖啤酒吧。我叹了口气,也只好这样了!

  时过境迁,再回忆往事,往往使人伤心,伤心便有了疼痛,疼痛所产生的爱或者恨又实在分不清楚。不管阿娇怎么认为,那一次她的的确确把我的心伤透了。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啊,若以后我们果真还能在一起,那段往事将成为幸福生活中的一块伤疤,永远烙在我心中。

  又三个月过去了,我每天蹬着三轮车大汗淋漓的卖啤酒赚钱,阿娇突然说要来北京看我。真让我喜出望外,可阿娇到北京三天,却没有出现在我面前,阿娇没有来之前,我就已经给当当他们把阿娇比喻成了天上的仙女。并且说我们之间是多么的恩爱,只不过是我的错误迫使她暂时离我而去……

  现在可好,阿娇来北京三天也没有来看看我。我说我去看你吧,阿娇说她和她的团队在一起,不方便。我说有什么不方便?我的同事们都知道你这次来北京主要看我的,顺便来参加什么保健品的宣传会议,可三天了,你还不来,我多没面子!

  阿娇终于说,好了,我下午就过来找你。

  下午阿娇按我说的地址先找到啤酒站,我当时正蹬着三轮车穿梭在一个小区里送啤酒,阿彪开车把她接到小区来见我。真的不敢想象,阿娇离开的这大半年,比在北京的时候漂亮多了,简直像年轻了十岁,和个黄花大闺女一样。看到我大汗淋漓,她从包包抽出手纸为我擦汗,我丢失的幸福觉立马又回来了!我说,好了,我们回去吧,上车——

  阿娇看着脚踏三轮说,这怎么坐?说完钻进阿彪的车里。这让我很生气,原本她不会是这样的,记得以前在部队,我给炊事班帮厨买菜,也是蹬三轮车去的,阿娇特别喜欢坐,并说有飞一般的感觉。可那时我还怕有影响不好,一般不愿意带着她去。现在,阿娇变了!我要她从阿彪的车上下来,她死活不肯。

  这件事情在阿娇走后成为了同事们茶余饭后的笑柄。而我呢?还在孤苦伶仃的狡辩,说是阿娇担心怕我累着。

  回到啤酒站以后,我才知道阿娇不是为看我而来北京的,她从事了直销行业,。我已经懒得提起那个破直销公司的名号了,打着直销的幌子干着传销的勾当,十几年后还招摇撞骗。阿娇到啤酒站后,没有提及关于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情,而是一味地讲述她在做的保健产品,这一下午不止三番五次地提及在这个行业里做的最成功的林大哥。

  阿娇说,林大哥是广东人,还不到三十岁,现在每个月能拿到三十多万;阿娇说,这次我和林大哥的团队一起来的北京,他给我传授了许多经验;阿娇说,林大哥说我漂亮,都可以做保健品的宣传模特了;阿娇说,林大哥还要请我去看电影,我才不去呢……

  听完阿娇的话,我落下了一种病,但凡再有人对我提起年轻有为的男人,我就觉得他是我的情敌!

  当天晚上,阿娇住在啤酒站,然而我们没有做爱,原因是晚上我和阿彪去通州送了一趟啤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阿娇说她没兴趣。当然,还出于我的小心眼,怀疑她和林大哥发生过不正当的关系,也便没了兴趣。

  阿娇第二天就又有去找他的林大哥了,三天两头才往我这里一次,来了就讲她的保健产品,她说她现在之所以越来越漂亮,正是因为服用着这种保健品。

  终于她说服阿彪买了一套,而后阿彪将一直放在床下不曾服用,也成了同事们拿我开心的笑话!

  八月下旬的一天,阿娇说她们公司要同央视在工人体育馆共同举办一场“同一首歌”演唱会。门票120块,给啤酒站放下了三张。结果啤酒站没人愿意去,演唱会开始的那天,我只好独自带着三票去找到阿娇,阿娇带了王敏与郭涛。说好了一起坐的,可是要进场的时候,阿娇才告诉我,她要与同她的团队坐在一起,让我和郭涛坐一起,我看着郭涛就来气,直接说:“阿娇,是要和你林大哥坐一起吧?”

  那天我真是伤心坏了……演唱会结束的时候,我在工体南门的出口看见了阿娇,更看到了一目让我至今一回忆起来就觉得恶心的画面:阿娇穿着吊带,有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人,用手摸了一下她赤裸裸肩膀,阿娇对她甜甜地回眸一笑。我气的发着颤走过去,那个男人看见我,随后就与阿娇挥手告别了,我突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摸了一下阿娇,让她感觉很兴奋还是什么?总之,那天晚上阿娇一直面带笑容,和我交往两年以来,我都一直没有看见过阿娇像今天笑的那么妩媚!

  那天晚上,恶心的我只想离开阿娇回到啤酒站去,然而却没有,我吐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一个不道德的想法:今晚,阿娇要去王敏家里住,而我决定要强—奸-她……

  那天晚上,我能感觉到阿娇像欠了我什么似的,脸一直在红扑扑地泛红。刚睡下,我就兴奋。阿娇说:“我害怕,我害怕怀孕……”我没有搭理她的话,爬在她身上,像个畜生似得发泄着我的兽欲。也就两分钟的时间,我办完了事,从她滚身上下来,穿好衣服,找个理由,下楼打车回了啤酒站。我走时,阿娇留下眼泪挽留,我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反而很有成就感!

  那天晚上,阿娇在北京的事情也就办完了,第二天下午回去了江西老家。我不得而知,阿娇是不是和她林大哥一起走的?但那已经不在重要了,因为我认为我永远也不会再去爱这个女人了,她让我觉得一阵阵恶心!

第三十三章阿娇来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