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投奔阿彪

  我回到老家时,赶上姐姐和姐夫吵架,也躲在娘家来;哥哥刚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整天抱着电脑写言情小说。母亲看到我们,悲凉地说:哎——你们呀,没一个让我不操心的!

我在家睡了三天三夜,除了上厕所,一直卧床不起,就连吃饭,也是母亲为我端在床上。到第四天,姐夫来接姐姐,一家人才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至父亲去世,我一直都没给他上过坟。母亲对我说:“看样子,家里是留不住你的,明天回村里给你爸烧张纸、磕个头,出门闯荡去吧。家里实在是没钱了。我向邻居借了两千块,你也带着。——昨晚我又背着你给阿娇去过电话,你们在一起也没什么可能了。不管你出去干什么?是去江西找阿娇还是回北京打工,我都不管了,也管不了了!不过你要记得,混不出个样来,村里人会耻笑的,我年纪大了无所谓,你的路还长着呢!”

我告别了母亲、姐姐、姐夫,哥哥,却并没有给父亲上坟,而是直接回到北京。我真是无颜面对父亲,想着某一天有出息了,一定再趴在他坟头上,淋漓精致地大哭一场!

到北京先去找小丽,一来问问十多天前,我从她那里被二哥的小弟打跑了以后,事情是如何处理的?再者我的行李还在她店里没带走。

到了小丽的理发店,看见门上贴着“”此房出租”,留的也不是小丽或者点点的手机号码。去不远处的小卖部打公用电话,她俩的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她怎么说走就走?

逐向小卖部的老板打听,老板说:“你还不知道吧,前几天店里打架,好像说因为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打的血流成河,惨不忍睹。110、120都过来了……据说出了人命……当然,我也是听说,可惜那天正好去进货了,没有看到……”

我晃晃悠悠出了胡同,大街上的门市音响,都在放着一首今年很火的歌曲《丁香花》: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啊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满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

没地方可以去了,不知不觉坐车来到南磨房,投奔阿彪,暂时住在了他的啤酒销售站。

从母亲那里,已经知道了阿娇的联系方式,却一直没有勇气打给她。

几天之后,和啤酒站几个送过的工人混的滚瓜烂熟,他们也是我老乡,关系处最好的,有当当、壮壮、虎虎,都是阿彪的二叔带出来的,包括阿彪。

说起阿彪的二叔,可真是了不起!没什么文化的一个农民,却仅凭着两条腿蹬人力三轮卖啤酒,硬是蹬出我老家一个县城的啤酒代理权。

去年开始,这个品牌的啤酒想在北京占领一部分市场的份额。一夜之间,在北京开设了一百多家像阿彪这样的啤酒分包销售站。阿彪的二叔担任本啤酒北京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所以才有了阿彪年纪轻轻,就在南磨房啤酒销售站当站长的机会。

当站长只需要给啤酒公司交纳三万块钱的保证金,虽然站长每月只有一千五的工资,但是手下七八个员工的总体销量,站长年底都会是有分红提成的。据阿彪对我讲,即便一箱啤酒是一块分红提成,他年底也能拿到十多万。这不得不让人心动!

第二十八章投奔阿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