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提心吊胆

  在烤鸭店,小丽将身份证和驾驶证还给我,并深表歉意。我们反思了玩牌导致的各种害处,决心再也不去嗜赌如命。

吃完饭,我提前去结了账,小丽觉得过意不去,请我和点点洗脚。洗完脚,小丽对我说你累了就住足浴店吧,我和点点自个回去。

我在足浴店睡到第二天上午,起来回到小丽店里,又给郭涛打电话。郭涛说中午之前一定过来。

吃午饭的时候,郭涛带着钱过来替我还给小丽。小丽让郭涛一起吃饭,郭涛冷笑拒绝。随后教育我,顺便指桑骂槐,讥讽了小丽几句,我因为觉得欠了郭涛的人情,没敢言语怪他;对于郭涛的冷嘲热讽,对钱已到手小丽的小丽来说,也没必要再去生气。

郭涛拉着走了。在路上,他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像个孩子似得,支支吾吾说得过且过呗,还能怎样。

走出胡同,要打车时,小丽来电话,说我的行李落在她店里忘带了。郭涛说让我自个回去拿,他嫌弃那地方脏。

我拿到行李,就要离开时,小丽接了个电话,说是找我的。我看了来电显示,是我妈打过来,不禁打了个冷颤!我妈怎么会知道小丽的手机号?提心吊胆的接起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哭哭啼啼地说:“一个多月都不知道给家里打电话,你是想要急死我哟……”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

母亲说:“你还有脸问?年前汇一万给你,不是让你给阿娇,一起去她老家的吗?”

我:“……”

母亲接着说:“娃娃,你变了,变得让妈都不认识了!这电话是阿娇告诉我的,你欠了人家赌博账,阿娇替你还了,你好好想想,你对的起谁啊?”

“阿娇还的?”听完母亲的话,我有点疑惑,低声嘟囔着。

“你以为是谁?你战友吗?人家才不管你的死活呢。你要还是个人,就别再外面胡作非为了,赶紧回家来……”母亲哽咽着说。

我挂了电话,火冒三丈。你妈的郭涛,从新兵连就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战友,在你眼里,我就连一万块也不值吗?

我对小丽说:“今我住你这儿不走了,下午我们继续喝酒,明天先回趟老家。”

不久,郭涛把电话打在小丽手机上,小丽按照我事先交代,对郭涛说:“赵乐走了,他妈妈从老家来电话了,打到我手机上。让你再不要联系他。”

我们买了啤酒,拉下卷帘门,准备喝它和昏天暗地!

酒过三巡,话越来越多,我们各自讲述了过去的经历。小丽说他男人是个“伪君子”,为了吸粉拜完了家当,她不得已才抛下孩子,出来干起这个行当;点点说她家姊妹多,穷的几乎吃不上饭,本来是在酒店当服务员的,被人欺骗加诱惑走上这了条道;我说我以为自己的命不好,害得阿娇也跟着倒霉,但与你们相比之下,我的苦其实不算什么,只是对不起阿娇……

大概黄昏的时候,有人像疯了一样的踹理发店的卷帘门。小丽问:“谁?,今不营业!”

听见外头的骂到:“你大爷的,听不出是我吗?开门,赶紧的。”

“是二哥!”点点有些慌张地说。

“二哥是谁?”我问。

小丽“哎——”了一声,把门打开。

这个号称“二哥”的人,还带着几个小弟,看样子应该也是喝多了,路都走不稳,一进来就差点被地上的啤酒瓶绊倒,继续骂道:“丫挺的,有钱喝酒,没钱给老子还账?”

他一边骂一边看着我问小丽:“这孙子是谁?你养的小白脸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见他们人多,我没敢顶嘴,只是装作不屑一顾,淡淡说了一句:“嘴巴擦干净了说话。”

这下可好,二哥一脚踢翻了茶几,像条疯狗似得,扑上来就要打我。小丽和点点将他往开拉。小丽说话,急得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二哥这是我朋友年龄小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他一马钱我马上还你……”

小丽的语速再快,但也快不过二哥的几个小弟,他们已经探过手来,和我厮打在一起。点点说:“哥,别打了,你快跑呀!”

我这才反应过来,伺机找到空隙,一个箭步,窜到门外,飞奔出了胡同。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直接打车去了火车站。这一天,提心吊胆!

第二十七章提心吊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