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二位首长呦

  我捞起一条东星斑,让毛毛先去探听老大的口风,看能不能免个单?毕竟我刚和他吵完架,我问不合适。我把鱼送到楼上,到包间门口,服务员要接过塑料袋提进去。我说还是让我送进去吧,我认识里面的客人。

进了包间,还没等我喊“首长好!”潘总(我们习惯把呼疗养院的院长称总,因为他和宾馆的老总工作性质没什么两样。)就说:“来,小伙子,把袋子打开让我看看。”

我打开盛海鲜的袋子,他用手碰了碰,看到鲜鱼活蹦乱跳,又继续说道:“多重?”

我回答:“差不多有二斤。”

高书记接茬说:“别差不多呀,一斤好几百,差一两就几十块,给个精确数字。”

我有些尴尬,他俩竟然不记得我是谁,亏我还准备求老大为他们免单。也是,潘总平时在北戴河工作,除了开会,很少会来局里,眼生;高书记是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书记,我在打字室工作一年,鲜有他的文件要找我打印,因此来往的少,不记得也正常。说句题外话,纪委书记不能忙,纪委书记要忙起来,场面就会同十年后的今天,贪官污吏心惶惶。

潘总接着说:“我俩和你们饭店老板是朋友,我记住了这条鱼模样,一会儿可别调了包。”

我笑了笑说:“不会,您放心吧!”

我下楼,老大说:“把鱼倒进池子,地下室还有条死了的东星斑,取上来送进厨房……”

毛毛看看我,又看看老大,吞吞吐吐地说:“……老大,刚才不是说……”

老大回过神来,确定一下问我:“哦,楼上客人是你朋友?刚毛毛说了……那就把这条,送给他们吧。”回头对毛毛说:“你去和前台说一声,海鲜是赠送的,别记了账。”

毛毛乐呵呵地说:“收到。”

大概两个小时,高书记和潘总就餐后从楼上下来,到海鲜池跟前问:“哪位认识我们,送一条东星斑?”

我从海鲜台下来,这才敬礼喊:“首长好!”

高书记摸了摸快要掉完头发的脑门,“哦——”了一声说:“小赵,——赵乐,对不?”他拍拍潘总的肩膀说:“局里军务管理处的打字员。”

“怪不得刚看着眼熟……”——潘总责怪我说:“你也是,刚怎么不说,老战友好不容易遇到一起,今又是周末,应该坐下来喝几杯的……”

高书记掏出手机说:“来来来,我给老刘(酒店的老板,刘总)打个电话,让他照顾一下咱们老战友。”

这时,酒店的总经理、大厅经理、早上和我吵架的领班都过来了。看高书记在打电话,五十多岁总经理就微笑着,双手合十在胸前,歉意地问潘总:“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过来也不打声招呼,照顾不周,照顾不周……”

潘总顺手把我拉过来,开玩笑说:“不用你照顾,这儿有我老战友……”

总经理送高书记和潘总去了门外的停车场,大厅经理问我:“你也在某部队当过兵呀?咱们刘总也是从某部队转业的,和刚来的高书记是同年兵的战友……”

早上和我吵架的领班没说话,但脸上同样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此刻的我,既尴尬又兴奋,有些受宠若惊又害羞的很!

第二十三章二位首长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