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冲动惹的祸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之间,又过了大半年。我们赤条条躺着,恋对方身体突出的部分,传说中的爱情,它是多么快活哟!

快活时,需要一丝不挂,带上套,总觉不够激情。已经四十多天,阿娇也没来例假,想想是怀孕了,用“试纸”一测,“两道杠”,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还是让人始料不及。阿娇脸上充满恐慌与焦急,眼神紧紧注视着我,透出几分哀求,试探着问:“你们部队规定战士不能在驻地找对象,而你还有一年才服役期满,怎么办?难道真要堕胎吗?”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很心痛,不假思索地说:“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们不能这样不负责任!留下来吧,大不了我选择提前退伍,今年就把婚结了。”

阿娇满意地微笑,她说:“我以为你会退缩,我看过许多这样的爱情故事,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会退缩……”

我把阿娇搂在怀里,把孩子出生后的生活畅想一番,我和阿娇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阿娇要做饭,我说以后就换我下厨,你把“儿子”看好就行。阿娇甜甜地笑:“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

吃饭时,我对阿娇说明天就去军务处申请提前退伍。正好赶上今年全国要裁军十万,这个时候提请退伍,想必军务处不会拒绝。阿娇要我考虑清楚,因为她也得向文工团提出离职,总不能挺个大肚子去跳舞吧?

第二天下午,我拿着一份“退伍报告”去找张处长,他觉得不可思议,比起基地,机关单位这么优越的生活条件,按理应该好好表现,争取明年服役期满续签二期士官,怎么会想到提前退伍呢?我当然不敢说出事实,只能说老家现在建设的不错,我想回去发展。

处长没有更多挽留,让我多少有些失落,毕竟当兵整整四年,觉得付出了很多!哪怕是客套话,他也应该问问我在退伍之前,有没有什么要求?去满足退伍老兵的最后一个要求,这是部队的惯例。

从他办公室出来,心情很郁闷。在楼道遇见通讯员,他说杨局长有一份讲话稿要我赶紧打出来,他随我一起去了打字室等着拿。在打字室,通讯员看我脸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说今年打算退伍,他只是“嗯”了一声,不再言语。这让我觉得很奇怪,退伍对一个战士来说,是天大的事,通讯员一个新兵,更是梦寐以求希望留队,怎么会对我不到服役期就退伍的话,表现得如此冷淡?还没等我问其原因,他却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地说:“班长(对老兵统称),要么……你去找找杨局长?”

“找局长干嘛?”我正忙着敲键盘,这才扭头看看他,发现通讯员欲言又止,看上去很难为情。我停止打字,看着他又问:“你是说找杨局长?”

通讯员说:“是啊,前几天杨局长主持开会,就是研究裁军的事,要求各部门首长摸一下底,看哪些干部、战士符合此次裁军命令,适合退出现役。当时张处长就报了你的名字,说你自到机关以来,一向自由散漫,经常性请假外出……”通讯员接着说:“还没等张处长汇报完,杨局长就打断张处长的话,说小赵(我叫赵乐)同志还是不错的,工作上没听到什么纰漏。你们军务处不是说,他在基地时每年都是优秀士兵,才被要到局里的吗?此次裁军,在对待士兵的问题上,我还是建议服役期满的走,没到期的留,大都是农村孩子,回去也安排不了工作。至于有些战士不能严格遵守部队的条令条例,你们军务处下一步要整顿,不能松懈管理……”

局里举行这样的会议,算是机密。除了局首长以及各部门领导,一般军官都不会知道。通讯员违反《保密守则》,把提茶倒水时偷听的消息讲给我,也没枉费我平时对他的照顾,教他如何做一个让领导喜欢的新兵!

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即生气又害臊,生气的是张处长竟然对我是这种印象;害臊的是让一个“新兵蛋子”听到领导对我的否定,真他娘丢人!

打完局长的讲话稿,我假也没请,就换了便装,出去喝酒。一直喝到下班,给阿娇打电话,谎称加班,没时间去牡丹园陪她。

郭涛打完电话找到我,陪我一起喝。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告诉了他。想不到郭涛说,他也有退伍的打算,我们新兵连就在一起,又是老乡,只是下连他到了北京,我被分到山西。既然你要退,他也退,退了就和王敏结婚。

郭涛家是做生意的,条件不错。郭涛说退伍以后,他向家里要些钱,然后我们一起留在北京创业。

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越聊越投机,越喝越兴奋。放眼未来,飘飘然,就好似已在北京打拼出来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深秋十月,还不算太凉。我和郭涛坐在露天的大排档,就这样一边喝酒,一边吹牛皮。在我们旁边的位置,也有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有染黄头发的,有打耳洞,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青年。

不知道什么原由,两个“黄毛”起身摔跤,纠缠了半天,谁也摔不倒谁,也就作罢了。他们刚要坐下继续喝酒,郭涛“嗨”了一声,指向我,对两个“黄毛”说:“让你们俩,和我哥们儿摔一跤,敢不敢?”

我骂郭涛多嘴。

一个“黄毛”用方言说:“老子看你麻烦!”

我那天正在气头上,哪能受这种无缘无故的委屈。趁骂我们的“黄毛”刚坐下不备,抄起一个空啤酒瓶,照他后脑勺砸下去,等他一回头,我顺手又将打碎的半拉瓶子杵向他的嘴巴。他一躲闪,这时我也有些后悔,急忙收手,可还是杵到他的鼻子,划破他的脸,瞬间鲜血直流……

我和郭涛扔了两个凳子,准备逃跑。这才发现他们不仅仅就那几个人,连烤肉的,饭馆的厨师均和“黄毛”认识,一起跑过来与我们开战……

我和郭涛被死死围堵,只能一边打一边找机会撤退。我的身上沾了好多血,也不知道是谁的血?反正我是没有感觉到疼。好在毕竟距离部队大院不远,餐馆有很多眼熟的战友,眼看跑不了了,这些战友过来“拉架”,给我们腾开一条跑路的道……

没几步跑到部队大院门口,因为着便装,给卫兵亮了证件,直接进了一栋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楼。

楼里的值班干部看到我俩狼狈不堪的样子,问我们是谁?那个单位的?我们没敢说老干局,只说了后勤部,因为刚在外面打架了,想进来躲一躲。

值班干部让他们的通讯员,给我俩打开一位领导的办公室,让我们躲进去。没多久,就听到政治部的保卫干事,带着警察进来,问值班的干部看没看到俩个当兵的进来?值班的干部说没有。警察说又要去别的楼层。保卫干事对警察说,这个楼有五六层,有些楼层还有首长在加班,这么查下去恐怕不方便,你们先回去,我们保持联系,一有消息我会通知派出所,到时咱们协商处理。

警察走后,我和郭涛谢了那位值班干部,我这才觉得头上、腿上、胳膊上隐隐作疼,原来,全他妈留着自己的血……

第五章冲动惹的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