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

  阿娇是与我同一天向单位提出离职的,因为不是现役军人,手续比较简单,只是领导签字,就算与文工团脱离了组织关系。

郭涛伤的不重,在门诊部简单包扎了一下,我被送到总医院,接受住院治疗。总医院距离牡丹园只有一两站地,阿娇并没有也怪我,每天送来一日三餐,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在我即将出院时,才告诫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得冷静,若只晓得用拳头解决问题,恐怕迟早会闹出个好歹来,果真如此,她还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军务处的王助理员平时与我相处的不错,他来看我时,悄悄告诉我,出了这样的事情,处长说处分可以免了,但决定让你和郭涛提前退伍,等你一出院,就到处里办相关手续。

……

母亲就在这个时候来电话,说父亲病危,让我速速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

——我来不及多想,立即出院回局里请假,带上阿娇,赶往火车站。

早在一年前,我就知道父亲身体不好,总去医院。探亲回去时,看他已经戒烟戒酒,只是时不时咳嗽几声,好像并无大碍,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

远在江西的阿娇的父母,不同意阿娇随我回去,他们说阿娇已有身孕,即将出生的人是不能见即将死去的人,阴阳相隔,会不吉利的。我来不及征求阿娇意见,她也执意要去,索性关掉了手机,与家人中断联系。

我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的身体就真的不行了。记得每次失落的时候,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人哪,这一辈子长着哪,有的是机会!

这一路上,我着急的不知所措,下车后,先去城里做生意的姑姑那里打探消息,想早点了解父亲身体状况。姑父告诉我,父亲已经出院,姑姑早跟着去了农村老家。我无法控制地流出绝望的眼泪,我明白,父亲这是要在出生的土地上等待着落叶归根!

在城里正巧遇到跑出租车的同学,他把我和阿娇送回农村老家。看到原本瘦小的父亲此时全身浮肿,听说坐在炕上已经好多天了,整个人站不起来也躺不下去的惨不忍睹,二十年来最让我痛苦和无奈的泪水奔眶而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哭了,我拉着父亲的手;阿娇哭了,拉着我的手;母亲哭了、姐姐哭了、姑姑也哭了……

父亲用尽最后的力气,勉强着微笑,断断续续地呻吟:男子汉,哭什么啊……

母亲下炕,硬拉我和阿娇去隔壁窑洞休息。我说我要陪着父亲,阿娇也要这么做,可我们在父亲的身旁只有眼泪……

姑姑劝我不要难过了,就让父亲在最后的时刻过的安静一些吧!

村里接二连三的乡亲来探望父亲,这个时候,我能在父亲的眼和无奈的挣扎中,看到了人即归西是多么渴望活着下去呀!

从来不相信迷信的父亲竟然也默许亲戚们找来巫婆、阴阳、半仙以及各类教派的信徒祷告。甚至连我都觉得,这些人一定能给父亲活下来的奇迹!

父亲不能吃饭也有好多天了,只能靠吸管喝一点儿水。父亲说他身体疼痛的厉害时候,姑姑竟然一次取出十几粒的止疼药,用擀面杖碾碎,一次性泡进水杯,让父亲用吸管服下。我低声提醒姑姑,药量太大。姑姑含着泪水说,吃多少还有什么区别呢?你爸从小就是吃苦长大的,现在,就让他少些痛苦吧。只有这时,我才会突然间彻底清醒!一直以来,我不愿意接受,也不愿承认就要去世的现实!

在家里总共算起来住了一个星期,白天陪着父亲,只到父亲坚持不让我陪,我才会和阿娇离开。母亲说,你们陪着,会让你爸触景生情,更加舍不得离开你们而难过。此时,我便带阿娇去邻居家,在这里出生长大的我,这几年去当兵,仅仅回来过一次!而邻居的叔叔阿姨们,又离不开谈论父亲的一生。

到了晚上,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入眠,就开始用手机玩游戏,我措手无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为父亲做些什么?是在等待父亲的去世?还是在祈祷有奇迹出现?我说不清楚,真的!此时,我脑海里常常一片空白。难道父亲的一生就要这么轻描淡写的结束吗?一个给予我生命的人,养我长大的人,在自然规律面前就要如此不堪一击的死去吗?

一个星期以后,张处长来电话催我好几次,他的意思是要我先归队办理退伍手续,来回最多也就三四天的时间,然后再回家去陪父亲的最后时刻。

就在返回部队的那天下午,父亲去世了,我没有陪伴在父亲最后的时刻,将成为一生的遗憾!

父亲去世的消息,母亲并没有直接告诉我。或许她当时也来过一个电话,只是劝我不要退伍,考虑继续留队服役的问题。我含糊地应付着,并且匆匆挂断了电话,我已经预感到了父亲的去世,但我不愿意让母亲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我。因为我无法接受,我幻想着父亲一定能等我回来……

两天以后,哥哥来电话告诉你,父亲离世!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无法改变的事情,就让我选择尽情地痛苦吧!

阿娇扑在我的怀里,我抚摩着她的头发。实事求是地说,我的思想是空白的,仅仅感觉到有人在我心头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使我无法正常呼吸;似乎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因为父亲的去世,再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第六章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