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洗牌技巧

  有一个很可怕的自然现象,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修行千年想得道却很难,放下屠刀立地随即成佛。人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往往需要靠着毅力坚持不懈,——即便如此,遇到挫折坎坷,没几个人可以走到最后;而相反做一件害人害己的坏事,比方抽烟喝酒赌博,却很容易习惯性成瘾。所以我想,为什么人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因为“浪子回头”可能要比坚持追求梦想更需要毅力!

直到正月初七,始终没有等到阿娇的消息,就一直住在朱房,不愿意离开。白天睡觉,晚上喝酒赌博。总体算起来,我是输了钱的,可一到晚上,就安奈不住赌钱的欲望,主动催促李伟一起去赌场。

初八一大早,从赌场出来,李伟要去上班,我才回了上地。李伟退伍后找了一份工作,他的老板是做海鲜生意的,年前因为备好了货,所以放了半个月年假。今天,老板叫他去海南提货。

赌了一晚上,回到上地,一觉睡到下午起来。给阿娇打电话,还是处于关机状态。胡乱找点东西填饱肚子,随手拿起一份旧报纸看了看,无意间发现一条用于扑克牌娱乐的小广告:两分钟教会你洗牌、发牌、偷拍、换牌技巧,教不会或学不会全额退款……

这个有点意思,倘若是真的,用来“扎金花”再好不过了。我试着拨通了电话,本来是不相信的,只是觉得好奇,看看他们是用什么方法,会不会是用魔术扑克骗人的?可那人说保证教会,若有所怀疑,可以自己带一副扑克牌过去找他,他在五棵松。

五棵松,我得去。阿娇应该收假了,她会不会已经回到北京?顺便去她公司打听一下。

带上一副扑克,我去了五棵松。先找到教洗牌技巧的人,他一口河南口音,带我穿过一个小卖部,来到后院,在废品收购站的简易房床上坐下。

我掏出自带的扑克牌。他问我:“这副牌是你自己带来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说。

“你自己把牌盒打开,把牌洗乱。越乱越好。”他胸有成竹地说。

我洗好牌递给他,紧盯着他接过我扑克牌的手,生怕他会调包。打死我都不相信,他会在两分钟内教会我洗牌技巧。当然,既然不相信,我为啥又去找他呢?真是鬼迷心窍!

“学洗牌技巧,就是为了扎金花吧?你们在经常几个人玩?”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洗牌。

我说:“少则四五个,多时十几个。”

“几个人都无所谓”他说:“先按五个人的场来洗牌吧。”

仅仅洗了两次,他就说可以了。而我也确定他没有可能将牌在我眼皮子底下调包。

他依次发牌,为了让我相信、看清楚,他动作很慢。稳稳当当地给自己发了“三个尖”。

太神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他说:“发什么牌都可以,无论豹子、同花顺……想要什么牌就可以发什么牌。”

随后,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又洗了几把,果不其然。甚至按我的意愿发出我指定的牌。

“学洗牌,二百快……”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就不由自主掏出二百块给他。

他手把手教我,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原来洗牌只是如此简单:首先把想要的三张牌事先找出来,两张放在最上面,一张当在最底下;洗牌时,上边这两张牌一直用右手大拇指卡住不动,等到洗到最后,将左手留出的四张插入右手两张牌之间;第二次洗牌时,左手依旧留出四张牌,直接放在整副牌最上面;最后,顺手从牌的最下面再抽出四张牌放在最上面。

这样以来,三次发到第五张的牌,都是自己想要的、事先准备好的牌。

这就是洗牌技巧。随后他又表演了发牌技巧,这时用了他自己的一副旧扑克。当然,我已经检查确定他的扑克牌没有任何问题。我洗完牌,他拿过去直接发牌,也可以发到自己想要的牌。我随后又交了五百块学费。

这个也不难,只是一种手法,需要练习:给同一色的每张扑克牌都用指甲做个记号,不容易看出来,但从牌的背面用指头可以摸出来,当左手大拇指摸到是自己想要的牌,就快速将想要的牌搓开,发下一张,留给下一圈发给自己。

换牌是把想要的牌干脆藏在手里,契机换掉。这种做法是纯粹的“抽老千”,风险很大,但却“骗”了我八百块!

从小卖部穿出来,总共花了一千五,虽然有点心疼,却也不难过,甚至觉得结婚需要的十万块彩礼钱有了着落。

我还想,等我赢到十万块,就把这些所谓的洗牌技巧公布于天下,不要再有更多的人去痴迷赌博,“十赌九骗”,回头是岸!

第十三章洗牌技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