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阿娇经得起考验

  我和阿娇看完一场电影,说的是一个女孩在爱情与金钱之间的抉择,最终被迫选择了金钱。我心里极其不舒服,生活中大概很少这样的事儿,哪个不要脸的编剧编出这么荒唐的故事?让我不知道该同情谁?又该憎恨谁?我按电影里的台词问阿娇:“如果有人给你十万,要我们分手,你愿意吗?”

“不愿意!”

“那么一百万呢?”

“不愿意!”

“如果是一千万呢?”

“……谁会给?”阿娇说。

只要有足够的诱惑,人无所谓忠诚!我还未在剧情的悲伤中走出来,接到了舅舅的电话。他来北京开会,听说我处了对象,受母亲之托,特意来看看我和阿娇。

阿娇说她有些紧张,不见行不行?我说不行,舅舅是我们村唯一走出的“大官”,德高望重,必须见!

我们在西站见到舅舅,舅舅要请我们吃饭。阿娇看着我说,要么回牡丹园,自己做几个菜。舅舅说,那敢情好。

我不得不承认,阿娇做的一手好菜,我虽然也曾在炊事班呆过,可和她相比,不值一提,只配打打下手。那天婉儿不在,就我们三人,阿娇炒了六个菜款待舅舅,从舅舅微笑的表情看得出,他非常满意。

吃过饭,舅舅坐在沙发上,我和阿娇坐着小马扎面对舅舅,舅舅问阿娇:“你在文工团工作?”

阿娇说:“是的,不过也是暂时在哪儿实习。”

“那以后有什么打算?”舅舅又问。

阿娇看看我,说:“没什么打算,北漂都是这样,走一步看一步。”

舅舅换了话题,接着问:“去过西北吗?”

“没有……”阿娇每次回答,都要看看我,她大概不清楚舅舅到底要表达什么,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不敢说话,因为舅舅是城里人,整个家族唯一的城里人,还是个“官”,全村人都很尊重,我从小就怕他。

舅舅“语重心长”地对阿娇说:“你可能不知道,北方没法和你们南方比,尤其是西北,到现在还是靠山吃山,日子过得很穷……我外甥就是一个小兵,过几年总是要回家的,你们年轻人处对象,不得不考虑现实,以后怎么办?大城市呆惯了,去西北住窑洞,适应的了吗?”

我真替阿娇捏把汗,又不能打断舅舅的话,左右为难。

阿娇把马扎往我跟前靠靠说:“我老家虽然在南方,但也是住在小城镇,家里孩子多,从小也吃过不少苦。只要两个彼此相爱,愿意在一起生活,无论在那里,什么样的条件,都可以接受。”

显然,舅舅对阿娇回答比较满意,也就不再“为难”阿娇,话锋一转,唠起了家常。

过了不久,舅舅接到电话,说要去做开会前准备,我和阿娇也未挽留,送舅舅到小区门口打了车。

舅舅走后,我和阿娇返回房子。我们这是真正第一次单独同处一室,阿娇问我,刚刚你舅舅算是代表你爸妈对我的考验吗?我合格吗?

……

忙了了大半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觉得困了。沙发太小,只能肩靠肩相偎而睡,很不舒服。阿娇让去床上休息,她睡在沙发。我说那还不如都去床上呢,她不依,我抱起她去了卧室……

第四章阿娇经得起考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