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讨厌的过场

  据以往的学长们说,往些年来个连级干部还好,学生们也就得过且过。可这次的情况对江小鱼们这批新生来说,却是莫大的考验。情况好像也变得有些糟糕了。

巧的是,只有艺术系的连队,被校方单独指定为阅兵式压轴表演。要求:团队军体拳表演以及阅兵方阵排头。届时校方高层,军队团委;以及其他受邀高校的领导,都会到场观礼。

江小鱼所在的艺术系连队还未受训,便被校方特殊化对待了。军队的团委方面也极为的配合。连队由三营营长亲自监督,教官直接由三营二连的连长担任。其他连队一如既往的由战士来训练,撑死的也就班长。

看来领导们派给艺术系的教官,军衔真不低,那挑战任务的能力,自然跟军衔也是成正比的了。

3202的......

军训一开始,为了加强效果,赢得领导的信任。营长亲自设计了一套“尤为震撼的”进、出场式样套路;单兵操练,横纵结合,军姿,加练。训练还真是比其他连队更为艰苦。

但领导们似乎高看了这群艺术系的新生们,还委以了重任。这个是连队清一色的都是美术“艺术家”。而这群搞艺术的新生,似乎都有着一个通病“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其他连队投来的目光是:“放荡不羁”的被训练着的“乱七八糟”。

自以为是的“达芬奇”与“与众不同”的“梵高”硬生生的加在了一起,让早已病入膏肓的大艺术家团体,产生出独具一格的创新,与随性的化学反应。即使有着二营长的监督,配备着三连长教练,训练的进度依然举步维艰。

二营长应该从没有想过有这么难搞的新兵。

呃,不。是艺术家新兵。

他不断的给这三连长施加着压力,三连长也把训练变得更为严厉。可惜收效甚微,把达芬奇拖出来单兵训练,有条不紊。至于梵高,也还将就。

可达芬奇跟梵高加在一起时,效果变得的还真是有些“放荡不羁的乱七八糟。”

江小鱼跟李墨秋专业不同,没在一个连队,相对而言较为轻松。工商管理的女生较多,李墨秋早就打量过,颜值都还不错。而且还是男女混训。不像其他连队,清一色的抠脚大汉。

这对李墨秋来说想必真是极好的了。

这位花花公子在连队那还真是如鱼得水。羡慕的江小鱼直抱怨:“同样是人,差别也太大了吧”?

“人品决定效果,颜值决定待遇。”

“要不咱俩换换。你顶替我,我顶替你好吧”。

“你发烧啦”。李墨秋摸着江小鱼的脑门,又摸了摸自己,诧异的道:“没发烧啊,那这孩子咋还说上胡话了呢”。

“你大爷”。江小鱼骂着拍下了李墨秋的手。

“这样,我替你找一样抗训神器。”李墨秋回道自己的连队,径直朝着一位迷彩军装女生走去。李墨秋跟那女生胡诌了一会儿,那女生拿给了李墨秋一包什么东西。

“诺,拿去垫在鞋底?”

“卫生巾”?

“嗯,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那个女生有这东西的”?江小鱼故意在“那个女生”四个字上加重音调。

“生理常识懂不懂,她大姨妈来了呗”。李墨秋有些不知所措。

“她大姨妈来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未卜先知,还是......”?

“闻到的。”李墨秋满脸黑线,咬牙切齿的说。

“呃”......

江小鱼脱下鞋,把那东西垫了给进去。似笑非笑的追问道:“效果还不错,就是薄了点。你帮我找那个妹子再拿几个,我给宿舍那几个整点。”

“没啦,就两张,全给你拿来了”

“怎么就没了呢”?江小鱼玩味的问道。

“来大姨妈又不是泄洪水。背一大件卫生巾满世界救灾,当沙袋用啊。”

“那话说你不是闻得到么。你帮我闻闻你们连其他的妹子,看看还有谁来大姨妈的,帮我再要几个来,我好......”

“你大爷”。李墨秋骂着抬起了脚,作势就要踢。江小鱼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今年秋老虎来的恶。酷热的天气把一群军训的新生们给折磨的死去活来。原地休息期间,一些人拿出几杆香烟,摆在台上,一个个在台下坐着一叩天,二拜地。有模有样的求着雨,虔诚无比。

太阳只要一进云层,操场的学生便兴奋异常:“这是要下雨的节奏啊。”

可好景不长。不消几分钟,依旧艳阳高照。老天爷跟他们开着玩笑。

“求雨的模式不对。”

“是啊,是啊。听说萧敬腾一开演唱会就下雨,咱们应该拜萧敬腾才是。”

毫不夸张的说,萧敬腾瞬间涨粉至少上百万。朋友圈,贴吧等社交网站皆挂上萧敬腾的照片,高呼雨神。“以示求雨的诚意。”

一周前的刘世杰还是个大白胖子,活生给造成了黑旋风。整天在烈日炎炎的操场上曝晒,汗如雨下。掉了少说也有10来斤的肥膘。

晚上,3202宿舍。

现如今的刘世杰更是夸张。回来就瘫在床上呻吟的跟杀猪一样。

丧心病狂的刘世杰终于想出个好法子,嚷嚷着:“娘那个腿的,这日子太难熬了。谦儿,小鱼。你俩过来帮我把腿给掰折一下。不用太严重,脱臼就好了。连夜把我送医院去。让我躲躲这该死的军训。”

刑谦看着胖爷那双大粗腿,咽了口口水。安慰道:“再忍忍啊,再有6天也就过去了。”

一听还有六天。胖爷的杀猪声变得更为凄凉了。

江小鱼陈楠摇了摇头,叹道:“造孽啊。”说完便关了灯,三人

好说歹说军训算是完了。讽刺的是新生们的求雨模式开启的10来天,终于在最后的一天到来了。三营长的艺术生连最终也没有做压轴的表演。呃,原因嘛。原因当然是......原因不明。

951950196
中国奇妙的标点符号,当然也可以自由的拆分组织。对吧?

第四章 讨厌的过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