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

信歌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我只记得,那天的他,从夜色中走来,一袭白衣,恍若仙人。但是,那白衣上盛开的朵朵蔷薇,却是我万丈深渊的开始。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古人对边塞自然风光的描述太多太多,而我印象中的边塞,只有这两句诗才能把它的美毫不保留地展示出来。我的家乡,就在遥远的西凉。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勤劳勇敢,那里的生活,富足安康。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战争打破了。

南朝的军队毫不留情地将我们的家园摧毁了,他们的皇帝想要更多更广阔的土地和财富,而美丽且处于南朝边缘的西凉就成了南朝的目标之一。

那天晚上,整个村庄都被火光照耀着,像极了一场盛大的烟花典礼。但是伴随着这火光的不是我熟悉的欢声笑语,而是一片的哀嚎。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空气中野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腥气。

当我兴高采烈地抱着捉来的野兔,和小妹静好一起回到村庄里的时候,迎接我的不是父亲和母亲慈祥的话语,而是一场让我至今都会在梦中惊醒的大屠杀。

“母亲,母亲,姐姐,我要母亲。”小妹才7岁,被这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只好拉着我的手哭闹着。

“小妹别怕,姐姐这带你去找母亲。”此时的我,也不过才10岁。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吓人的场面,心中早已被吓得不轻。但是看着被吓坏的小妹,我只好硬着头皮逞强,先安抚好小妹。

南朝的士兵还在不断地进行着杀戮,我和小妹吓得只好躲在暗处。不断有人在我们身边倒下,有的没了胳膊,有的没了腿。连我们俩最爱的裙摆上,都沾上了猩红的鲜血。

“姐,快带我去找母亲,我要母亲,呜呜呜。”此时的小妹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而我也没好到那里去。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我低声对小妹说:“小妹,你先别哭,待会我们悄悄从那边过去,然后回家找母亲好吗?”语罢,我便指了指旁边那条小道,那里有个洞口,穿过去就可以到达我们家。这是我平时和小妹偷跑出来玩的时候经常走的路线,小妹听完,果真不哭了。

周围的惨叫声还在继续,火光红的耀眼,让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我拉着小妹的手,蹑手蹑脚地往小道跑去。果然还没有人发现这里,我赶紧带着小妹连滚带爬地回了家里。

可当我们以为马上就能见到父母亲的时候,屋子里却传来了南朝士兵的声音。我只得带着小妹躲在的屋子外边的暗处,压抑住内心的恐惧,捂着小妹的嘴,不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惊动了那些人。

“这就是你们不投降给南朝的后果,西凉王,别怪我们的不仁慈,实在是你们太碍我们南朝皇上的眼,这才是你们西凉为什么会有今天这个下场的原因。”一个让人不悦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我们西凉从来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没有想过要侵犯别的部落或者国家。当然,我们也不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枉你们还是堂堂的南朝大国,竟容不下我们这些小部落的存在,在我们粮草匮乏时期居然做出偷袭这等低劣手段,我们西凉人是不会屈服于你们的。”我心中一惊,是父亲的声音。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西凉王,十余载前你我相识,成为好友。而如今你我各自身处不同的阵营,你切莫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这次说话的声音倒是没有之前那个那么尖锐刺耳,但仍旧让我胆战心惊。

“呵呵,木将军,当初和你成为挚友只是因为钦佩于你的剑术和人品。而如今这个场面,我也知道,你只是奉命行事。在你们南朝,你作为南朝的大将军,怎么可以违抗你们皇帝的命令?我不怨你,我只怨自己,作为西凉的首领,却带领着西凉走向了灭亡。”父亲的声音很低沉,如今更加沙哑。

父亲刚才叫那个人木将军,是几年前来过我们家的那个木叔叔吗?我依稀记得一点,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时跟着他一起来的他的儿子,叫什么来着?对了,木承和。因为我们西凉只是一个少数民族部落,又处于边塞地区,自然我们这里的男孩子都个个长得雄壮,并且擅长骑马射箭。而当时从南朝过来的木承和,和我们这里其他同龄的男孩子比起来,却是斯文很多。他来的时候是三年前,那时的我才7岁,他比我大5岁,也就是12岁。虽然都还是孩子,可他却像个小大人,比我们都沉稳得多。

“虽然我无法反抗皇上的命令,但是,如果你还有其他什么遗愿没有完成,如果我做得到,我一定尽力为你办到。”木将军的话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好,能够死在你的剑下,我也死而无憾了。只是我还放心不下我的两个孩子,静姝才10岁,静好也才7岁,她们两姐妹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人。她们俩都还只是孩子,什么都不知道。我只希望你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放过这两个孩子,帮我把她们两个抚养成人,我百里风对你感激不尽。”

“好,我答应你。”

躲在屋外的我听到这话,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知道,父亲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而我为了防止小妹静好哭出声音来,从刚才开始死死地捂着她的嘴。我一直都在观察屋子里的动静,却忘了被我捂得无法呼吸的静好。直到我发现,静好很安静了,没有像刚才那样挣扎了。我渐渐地松开了手,不敢相信地放开我身旁的静好。静好脸上红红的,睫毛上的泪珠都还清晰可见。只是,她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闭上了眼睛。我被眼前的景象彻底吓住了,愣了几秒,立马使劲摇了摇倒在我身旁枯草堆上的静好,可她还是一动也不动的样子。我彻底地慌了,也不顾现在身边是什么情况,就开始大喊“静好,静好,你怎么了?”

这一叫,屋子里的人立刻就被我惊动了,他们连忙赶了出来。

“静好怎么了?”父亲一把冲到我面前,抱着静好,焦急的问我。而我,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说话都只能断断续续的。

“我不知道,我怕她出声,就一直捂着她的嘴,然后,然后,静好就不动了。”我边哭边说。父亲赶紧把手放到静好的鼻子处试探呼吸,可是,父亲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猛地抽回手,紧抱着静好,说:“不会的,静好不会死的,不会的。”他的声音是那么地脆弱无力,让我的内心无比的纠结。

“是我杀死了静好,父亲,是我杀死了静好对不对?”我无力地颓坐在了地上,想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静好,再看看此刻的静好,只能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人立刻围了上来,用刀抵着我和父亲。父亲沉默了一会,抬头看着站在我面前的木将军。的确是他,我还认得出来。

“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话,静姝就交给你了。”父亲刚一说完,便立马起身冲向了南朝士兵手中的大刀,事情发展的太快,没有人想到他会这样做。直到我看见那把惨白的刀穿过了父亲的胸口,血在月光下喷涌而出。皎洁的月光投在地上,鲜血蔓延过去。像是妖冶的蔷薇花,红的让人胆战心惊。

木将军似乎早已知道父亲会选择这样做,他皱着眉头,叹息。

而我,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父亲和静好,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来。突然想到母亲,我便发了疯似得跑进了屋子。可是,当我跑进屋子时,看见的却是倒在床头的母亲,她身旁是我父亲随身携带的匕首。很显然,母亲知道我们今天在劫难逃,选择了自杀。

我再次颓坐在了地上,一时间,我失去了我所有爱的人。父亲,母亲,小妹静好。我似乎已经看不清楚前方的路,我的一切,都被剥夺了。

“木将军,难道你真的打算留着这个丫头?如果斩草不除根,我怕她将来会是个祸害。”木将军身旁的一个侍卫,拿着刀,着急的追问。

“我木正磊一生光明磊落,和西凉王又是故交。这次若不是我无法违抗皇上的旨意,我是绝不会做出偷袭这等卑劣的事情来得。我答应过百里风替他照顾女儿就一定会做到,这是我欠他的,这辈子我都无法还清。而且,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能做什么?今天在场的各位,今天算我木某欠大家一个人情,这个孩子的事情,回了南朝请不要再提。这个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想想你们自己的孩子吧,何必要做的如此决绝?以后大家要是有什么事找到木某,木某答应,一定在所不辞。”

“木将军严重了,我等一直都敬佩木将军的为人。今天的事我们保证以后绝口不提,这个孩子也不是什么西凉王的女儿。”

“谢谢各位对木某的信任,谢谢。”

我已经听不见他们说的是什么了,只是觉得好累,头好重。恩,好想睡觉。

“承和,进来。把静姝妹妹带回去。”木将军朝着屋外说了一声。随后,门口就进来了一个人。

一袭白衣,和周围穿着铠甲的将士完全不同。瘦高瘦高的个子,黑色的长发在夜色中随意飘洒着。

“静姝,走,我们回家。”他笑着,向我伸出了双手,像三年前一样。

我痴痴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温柔的话语让我有种错觉,我几乎把他当成了父亲。我也不敢相信地向他伸出了双手,可是,在我看到他洁白裙摆上的那些血迹的时候,我突然清醒了过来。那些红色的印记,那些难闻的气味,不,父亲身上才不会是这样的!我回过了神,立马抽回了手,恶狠狠地盯着这群人。

“你们都是坏人,是你们害死了我父母亲,是你们害死了小妹!”那人还是没有收回向我伸出的双手,他只是安静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恼的一把就抓过他的手,毫不留情的一口就咬了上去。周围的人见状,纷纷准备上前拉住我,但是那人却依旧波澜不惊地回了一句“都不准碰她。”大家也就伫立着不动,木将军无奈的看向了窗外,今晚的月亮,真圆。

那人也不恼,似乎被我咬住的并不是他的手,而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一般。他就静静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而我,在感觉到了口中有一股腥气传来的时候,蓦地松开了牙齿,这个气味太难闻了。我觉得眼皮好重,好重。这一切,都像是个梦般地不真实。对,也许这就是一个噩梦而已。等我醒来,一切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就这样,两眼一黑,我就不省人事了。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