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仿佛置身于一片片柔软的云朵之中,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小妹还在追逐着那可爱的蝴蝶,而坐在一旁休息的父亲母亲则微笑地注视着我们俩。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高兴地向我小妹伸出双手,准备一步一步地靠近她。小妹也看到了我,她静静地笑着,画面像她的名字那般岁月静好。可是,刹那间,我感觉脚下是空荡荡的一片,双脚踏空,蓦地坠入了一片万丈深渊。

“啊!”我猛地惊醒,睁开了双眼。头好痛,全身都没有多余的一丝力气。

“静姝,没事了,没事了。”坐在我身旁的白衣少年见醒了,立马靠过来安抚我。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的感觉太可怕了,真实的不像是梦境一般。

我想起来了,这个白衣少年就是昨晚被我咬了一口的那人,也就是木叔叔的儿子,木承和。

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笑着,双手不停地拍打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我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原来我们是在一架马车里面。而此时,马车正极速前进着。透过被风吹起的窗帘可以看见外面的大漠景色,傍晚的大漠冷地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我记得父亲说过,我们西凉人世世代代居住在大漠之中,我们的家就是大漠,大漠就是我们的家。

而昨晚的记忆突然涌上了脑海,“啊”,头好痛,我不由得再次大叫了起来。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好痛”,可为什么脱口而出的却只有“啊”这个音节?我努力地想要说话,可是不论我怎么努力,我也只能发出“啊”这么一个单调的字。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不出话来?我急得眼里泪水直打转。

一旁的木承和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异样,蹙眉道,“爹,你来看看静姝是怎么了?”

“吁。”正在前面骑着马的木将军停了下来,接着就拉开马车帘子进来了。

“静姝怎么了?”木将军眼里一片的关怀之色。

“我也不清楚,看她的样子十分难受,问她也只能回答“啊”这一个字,好像没办法说话了。”我看得出,他们俩眼里的关心,不像是假的。可是,为什么?木将军不是和父亲是好朋友吗?但是为什么他要来杀掉我的族人,毁掉我的家庭?

“我来看看。”木将军说罢就开始给我把脉,。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听父亲说过,木叔叔的医术非常的高明。

“爹,静姝他怎么样了?”木承和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曾放开。

“承和,静姝,她,由于昨晚的事情给她的伤害太大,可能影响到了她的发声系统。以前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受到比较大的打击而那个人又无法接受的时候,很容易反映在他的身体上。有的人是失忆,有的是失明,我想,她这种情况应该也不例外。”木将军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那这什么时候才能好呢?”听完他父亲的话,木承和握住我的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这个说不清楚,有的只需要数日,有的需要数月,而有的甚至数十年也不一定好转。”

什么?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说话。一瞬间,我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不过就一天的时间,我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而如今,我不仅远离了我的家园,还变成了一个不能说话的哑巴。真可笑,突然间,我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可能是身旁的人感受到了我的低落,木承和像个大哥哥那般,抱了我一下。他自己也还是个孩子,怀抱自然没有父亲的那般温暖和舒适。

“不怕,静姝,还有我。”

我突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或许人绝望到一定的地步过后,连掉眼泪都成了奢侈。

“以后你就姓木,是我木正磊的女儿。毕竟百里这个姓在京安太过招摇,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以后你就住在我们家吧。”虽然是我知道,木叔叔是好人。但是,毕竟是他带人毁了我的一切,他也是凶手,我不由得狠瞪着他们。

“静姝,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但是,我答应过你父亲的事我一定会办到。至于以后你长大了,想要怎样报复我都没问题。这是我木正磊做的孽,我必须要偿还。”木叔叔看出了我眼中对他的仇恨,便开口告诉了我这些。说罢,就下车继续赶路了。

“承和,好好照顾你妹妹。”

“爹,我知道了。”木承和倒没有被我眼中的恨意给惊扰到,貌似不论什么时候,他眼中始终是一片的波澜不惊。可是对比起他的淡然,我简直就像是一头发怒的小狮子,全身都处于一种备战状态。

透过帘子,我看到大漠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听到了空中传来阵阵哀嚎声,以前父亲告诉我,这是掉队的大雁在哭。我在想,此刻空中这只大雁又是为什么而掉队的呢?它是不是也像现在的我一样孤单,无助呢?

我始终望着帘子外的景色,直到最后的大漠也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而身旁的木承和也只是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不能这么窝囊,我要复仇!

想到死去的族人,被抢夺的家园,流满大地的鲜血,作为西凉的最后一份子,我一定要向南朝皇帝一点一点的全部讨要回来!

我失去的,我要让他全部都尝一遍!小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指关节也开始泛白。

就这样,我们一路无言的回到了木正磊口中的京安,南朝的都城。

那个季节正直季春。我还依稀记得一点的是,当我们的马车刚停在木府门口时,我就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好陌生,塞外是没有这个味道的。虽然害怕,但毕竟当时还年少,我便小心翼翼的拉开帘子的一角,向着味道传来的方向望去。

映入我眼帘的除了高大雄伟的木府建筑以外,更让我惊叹的是攀爬在木府墙上的那一大片红色。对,香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那是蔷薇,很香对吧?”和我一起坐车的木承和看我一脸疑惑的样子,微笑着帮我解答疑惑。

虽然他对我一直都十分友好,但是一想到他是仇人儿子这一身份时,我依旧对他十分抵触。

空气中弥漫着木承和口中的“蔷薇”这一种东西散发出来的气味,好闻极了。若不是遭遇之前的变故,我想,我应该是会非常喜欢这里的吧。

收起了刚才一脸的疑惑,我还是冷着脸和木承和一起下了马车。由于要进宫禀报战况,木正磊一回京安就直接去见他们的皇帝了。我是想要复仇,但是现在的我什么也没有。我必须要强大起来,在这之前,我只能依靠木家。想着以后只能靠着仇人生活,心中不免又是一阵难过,脸上的冷色又加重了几分。

带头站在木府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以为慈祥的妇人,看她穿着雍容华贵,气度不凡,应该是木正磊的妻子。果然,我们一下马车,那妇人就一脸微笑地迎了过来。

“承和啊,快让娘看看,怎么又瘦了呢?”妇人拉着木承和的手,关切的问道。而木承和此时也换上了一脸的笑容,向他母亲介绍我。

“这是静姝,我想爹已经在家书中把她的事情告诉娘了吧。”

“静姝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支持你爹的决定,以后你就得好好地对静姝妹妹了,毕竟你是她的大哥了现在。”木夫人刚想伸手摸摸我的头发,但是立马又被我躲开了。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遇到这种事情,现在又生病不能说话。你放心,以后木家就是你的家,承和是你哥哥,有什么不懂得,直接叫他就行了。我给你准备了好多新衣服,快进府去好好洗个澡换下来吧。”语罢,木承和便拉着我进了木家的大门。

木正磊是南朝的大将军,自然他的府邸也对得起他的身份。

看到这重重楼阁,我还是想念西凉的大漠。那里才是我的家,而这里,不是。

进了木家以后,木承和便回了自己房间洗漱,而我,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木母对我却是十分的热心。一路拉着我进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而房间的窗外,也种着那种火红,蔷薇。

“静姝啊,你不知道,我其实一直想要再生一个女儿的,可是啊,自从生下了承和以后,这肚子就再也没了动静。所以我这愿望一直也就没办法实现。但是现在好了,你来了,我就多了一个女儿。真好。”木母的眼中好像有光芒,那种光芒我见过,在我母亲的眼里也有。

看着整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环境,虽然热心的木母对我一直都很好,但我仍旧无法摆脱内心的桎梏。

但是木母却对我的冷淡并不生气,而是立马又吩咐人为我打水梳洗。

由于面对蔷薇花的那扇窗一直开着,屋子里也都变成了一片香海。我梳洗完毕,就坐在那扇窗前,凝望着那篇火红。

下人们也都对我很好,应该是木母吩咐过,所以他们对我也是十分的小心。

木母帮我换上了崭新的衣物和鞋子,我就像是个木偶,任由别人摆弄。我看着换下来的衣物,还放在了桌上。木母见到此景,便起身收起了那些东西,准备拿出去。

“啊。”我没有办法说话,只能上前死死拽住那些衣物,眼里满是戒备。那些东西全是我母亲亲手为我做的,我不允许别人碰他们。

“你放心,我不是拿去丢掉。我为你洗干净再送回来好不好?衣服脏了,你愿意就这放着吗?等我洗干净回来给你,你再好好收着行吗?”木母依旧十分的慈祥,我想,若她不是仇人的妻子,我想我应该会很喜欢她的吧,因为她是和母亲一样温柔的人。

听了她的话,我转念一想,的确如此。反正我现在已经在南朝了,复仇的事还需要慢慢计划,不急在这一时。于是我才松手,任由她将衣物拿走。

“虽然现在你不能说话,但是你要相信,我们会好好对你的。这是我们木家欠你的,即便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会把你当做我的女儿来疼的。”我抬头。便对上了木母慈祥的目光。

恩,真的是一位很有耐心和温柔的女子呢。即使穿着的衣物一看就是不菲之物,但却十分内敛。说话谈吐间尽是一副大家闺秀之派,一看就和街上的世俗女子不同,也难怪可以成为木大将军的妻子,这木府的女主人。

由于不能说话,我只是安静地待着,审视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我的复仇大计,不会因为别人对我有点恩惠就忘记了。该要回来的,我一点也不能少。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