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药门(二)

  白玉溪泫然欲泣……

他周围的一圈小伙伴都在偷偷笑。

“璃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幽默?”夜余歌大刺刺的笑着说。

“凝雪,你何时也这样耍弄你的徒弟了?”叶檀温和的笑着。

“你们误会了,我本意亦如此。”冷清弦淡淡应答。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惊悚了,他还真就打算这么办了!

“师傅……”白玉溪自知犯了错,低下头嗫嚅道。

“嗯?”殇若离一如既往的冷漠。

“……家父与您有要事相议。”白玉溪谨慎的说。

“何处?”殇若离问道。

“非烟楼……”白玉溪小声回答。

非烟楼?非烟?那不正是她的母亲的名字——柳非烟!

————

“门主此为何事?”殇若离端坐在椅子上,微抿一口香茗,缓缓问道。

“尊师可是冰荨湫?”药门门主略带紧张地低声问道。

“正是。”冷漠的回答响起。

药门门主倏地立起,眼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光,睫毛微微战栗着,甚至在瞳仁里氤氲起了一丝水气。“你可是……你可是非烟的孩子,殇璃月……”

“闭嘴。”说话之余指尖一动,利索的点了他的哑穴,“去别处谈。”

殇若离将书桌上的徽砚,开启了暗门开关,拉起门主就进了密道。

————

殇若离再也顾不上注意门主那惊悚的目光,一路弯弯绕绕,走进了一间颇为隐秘的暗室。

殇若离默立了几秒,转头解了门主的哑穴,对着门主微微点头:“说吧。”

门主膛目结舌的望着殇若离,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怎么知道这儿有暗室的?”

“吾徒曾提起,门主极乐于医术、药材以及墨宝。”殇若离冰冷的说。

“所以?”门主不解。

“而门主放在桌子上的上等徽砚上全无半点墨迹,反倒是砚台周围格外干净,并没有太多尘土。所以,这块砚绝不是单单拿来使用的,而是某种打开特定东西的开关,周围一圈的洁净,更是告诉我这个按钮是旋转的。”殇若离慢慢解释道。

“不愧是非烟的孩子啊……”门主轻叹。

“嗯?”

“没有什么。”他急忙否认道。

“门主此次见我为何而来?”殇若离问道。

“你可是殇璃月?”门主紧盯着殇若离的眸子。

“你是谁?”殇若离立刻警惕起来,这个名字,可是只有她的爹爹和娘亲知道啊,现在的她,就连殇若离这个名字都是个秘密了,这名字,他又是从何得知?

“我是白影啊,阿璃。”干涩的声音中夹着无穷的悲苦,隐隐的辛酸。

“师叔……还是师兄?”殇若离有些纠结,按她的母亲的辈分来算,理应叫他一声“师叔”的,可是,既然他们同为冰荨湫的弟子,那么殇若离岂不是应当唤他“师兄”?

白影笑笑:“师叔就好。”

“阿璃,你可知道你们家里那块玉石的下落?”白影紧张的说。

“为何提起那块玉石?”殇若离不解。

“那是一块灵玉!”白影十分激动,“它里面锁着你父母的灵力!”

“哦。”殇若离不禁松了口气,“它怎样开启?”

“你拿着?”白影错愕。

“嗯。”

“这灵玉有两种用法,一是以血为媒,二是转移。”白影顿了顿,“但由于里面封存的是你父母的灵力,你可以将它直接开启,不用引血,只需随身携带即可。而且……除了你,没有人能够再去使用它。”

“为何?”

“你的父母在上面施了法术。”

殇若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样便好,我们该进宫了。”

白影瞪起双眼,诧异的说:“你是说……”

仙履兰
开学了,我可能会减更,对不起。

药门(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