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准备(一)

  叶檀隐蔽在冷泪园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冷凝雪”和“虞歌”或浅浅抚琴,或喁喁低语,心中不禁泛出丝丝酸涩,“难道我,已经放不下她了吗?”他不禁微微苦笑,“或许,是父皇作恶太多了,须得我这个做儿子的来帮他抵孽吧。”

至于“父皇”这个称呼……殇若离、夜余歌甚至白云卿和总是看上去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师祖他们终有一日会明白它背后的深意的,甚至于,这个称呼背后,将牵扯出一个天大的秘密,而且更将使他们陷入到他们意想不到的煎熬与挣扎……

————

“叶师兄。”殇若离微微点头,向叶檀打了个招呼。

叶檀在那一瞬间有些失神,今日的殇若离今日身上散发着一种……一种温和的气息,连她那一双一向深若寒潭的清冷眸子也掺杂近了些许淡淡的柔和,似乎糅入进了点点的繁星,美得令人沉醉。

叶檀随即反应过来,淡淡一笑,使人如沐春风,面如冠玉,俊朗清雅,正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翩翩君子。“凝雪,你今日与以往好像有些不同呢。好像……从前一样……”

冷凝雪顿了一下,不作答复,只是在两人即将分别的时候,轻轻的叫住叶檀,附在耳边,低声细语:“子时,寒梅阁冷泪园。”

————

“师傅!”白云卿一双眼睛亮亮的,闪烁着激动的光芒飞奔了过来,“我的‘碎骨’炼制成功了!”

殇若离脸上颇为嫌弃,但眼底却微微泛起些许欣慰,冷然道:“毒药要撒了。”

白云卿微微尴尬,白皙的脸上泛起几丝绯红,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等待着被惩罚的孩子。

“师傅,我错了。”白云卿嗫嚅道。

殇若离淡然:“‘碎骨’炼制得不错。”

殇若离忽然似不经意般掠过白云卿:“……子时,冷泪园。”随即转身翩然离去。

(为什么有一种白云卿被殇若离长期虐待到丧失了自信心的感觉……)

————

“凝雪,白云卿。”叶檀微微一笑,温润如玉。

“叶师兄。”冷凝雪点头示意。

“叶师兄好。”白云卿一如既往的羞怯。

“虞歌,出来吧。”些许,冷凝雪似是无奈。

虞歌从角落踱出。

叶檀一惊,虞歌的水平,竟然已经达到了自己无法轻易察觉到他的气息的地步。

“你们可愿意与我一起离开凌云山?”殇若离直切主题。

虞歌翘着二郎腿,手中把玩着一个青花瓷的茶杯,邪肆地笑着,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白云卿片刻的惊讶和犹豫过后,一脸的期待,好像恨不得现在就下山去闯荡江湖;而叶檀,则是拧紧了眉头,思考着什么,很是纠结的样子。

“无所谓。”

“好啊好啊。”

“为什么要下山?”

冷凝雪略一思索:“以后你就知道了。”

冷凝雪,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良久,叶檀轻轻吐出几个字:“……好吧,我答应你。”

第7章 准备(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