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夏夜

  一下课,徐慕然就懒懒的靠在椅背上,但眼睛却依旧看着幕栀。

一个不修边幅的男生,奋力的挤着往外走的人群,一直挤到幕栀的桌边:“幕栀,外面有人找。”

“谁呀?”

“嗯,好像是叫什么,哦,对了,叫夏夜。”

果然,一听到夏夜的名字,幕栀的脸上瞬间有了笑容,立刻飞奔出教室。

孟晨菲一把就把徐慕然从椅子上拉起来,从身后推着她往外走:“晨菲,你干嘛呀?”

“哎,不是说要看一下夏夜长什么样子吗?择日不如撞日嘛,就现在了,走吧走吧,出去就能看到了。”

“哦。”

幕栀背对着徐慕然和孟晨菲的方向,刚好完全的遮住了夏夜,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貌似他们正在争吵。

“这是什么情况?你不是说他们关系很好的吗?这,他们现在是在吵架吗?”

“嗯,关系再好的,也是会有吵架的时候呀,但是呢,你看等着看,一会儿后,幕栀一定会先给夏夜道歉的。”

徐慕然不相信的皱眉,看着幕栀和夏夜那边。但事实和孟晨菲说的一样,果然,不一会儿幕栀就已经服了软,在好言好语的讨好夏夜,夏夜踮起脚轻轻的在幕栀脸颊上落下一吻。

幕栀明显的愣在原地,夏夜狡黠的眨眨眼,然后闪到一旁,徐慕然也是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夏夜的长相,和孟晨菲描述的很符合,不能说貌不惊人,但要说是什么美女、倾城佳人拿到还真是有些为难她了。

孟晨菲看傻了眼,徐慕然在她眼前晃了两次手,孟晨菲才回过神来:“你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吗?”

“嗯。”

“怎么说?你刚不是还说他们俩的感情是很好的吗?这样,也是很正常的事呀。”

“你不知道,他们俩之所以一直没有承认是男女朋友就是因为夏夜一直没有答应幕栀,一直以来,他们俩之间最亲密的动作应该就是拉拉手了,但没想到……”

徐慕然现在才算是搞清楚了二人之间的关系,那就是说一直以来都是夏夜在拒绝着幕栀,而幕栀反而是主动的那人。徐慕然嘲讽的一笑,恰好被夏夜看到,夏夜皱起眉,直接向徐慕然和孟晨菲走来。

夏夜站在徐慕然面前,明显的比徐慕然矮了一个头,徐慕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夜,眼神里多的还是嘲讽。

“喂,你什么意思?”

徐慕然勾唇一笑:“我什么意思?我刚刚有说话吗?”

“你……”夏夜语塞,刚刚才和幕栀吵了一架,心情自然是不好受的,正想找个借口发泄,没想到却反被将了一军。而且,徐慕然嘲讽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周围的人群已经在哄笑,夏夜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徐慕然悠悠地开口:“我劝你还是快走吧,要不然,还想被人给拖走吗?一下课就到别的班的门口来吵架,本来就很不好看,现在又无端找事,你,是想待会儿夹着尾巴,捂着脸的跑走吗?”

周围是一阵忍不住的哄笑,夏夜气极了:“你……”

“我怎么了?”

“你……”

“我到底怎么了?你现在不会连话都不会说了吧?”

“噗。”孟晨菲一下笑喷了出来,夏夜看着徐慕然气得浑身发抖,徐慕然双手环胸,挑衅的看着夏夜,夏夜果然被激怒,瞬间就抓住徐慕然猛地把她向后一推,孟晨菲眼疾手快的扶住徐慕然,才让她免于一摔。但围观的人群却发出了一声惊呼:“手链散了。”

徐慕然低头,只见原来自己的一串血红玛瑙手链,现在四零八落的散落在地上,徐慕然看着这一地的惨景,半天没说话,孟晨菲惊呼一声,立即弯腰,帮徐慕然一颗颗捡起来,等地上的确定都没了,孟晨菲才数了数总共有多少颗:“慕然,总共就只有十八颗,你原来的有多少颗?”

徐慕然眯起眼看着夏夜:“原来总共有二十五颗。”

“啊?但现在就只有十八颗,怎么办?”

“怎么办?”徐慕然坏笑的勾唇:“赔呗。”

夏夜一声冷笑:“哼,原来就是想要钱呀,你说,多少?”

徐慕然没有回答夏夜的问题,只是接过孟晨菲手中的十八颗红色玛瑙:“我就问一句,你到底识不识货?”

夏夜挑眉:“那还用说,你直接说赔多少。”徐慕然张开手掌,走向围观的人群:“这里有谁识货的吗?来给她讲讲这串手链到底是什么。”

依旧是那个不修边幅的男生大叫道:“我,我知道,这串手链,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珠宝设计师海森.斯彼得生前的最后一件作品,而这串玛瑙并非是普通的玛瑙而是极其珍贵的血红玛瑙,这再加上是海森大师的最后一件作品,那可以说是无价的了,但如果一定要标价的话,按照它在拍卖会上的定价来看,这一颗玛瑙至少也得有十万,这一共丢失了七颗,那就是七十万。”

男生的话音一落,夏夜脸上早已经没有了血色,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不过一串小小的手链,居然是这么贵,就算把她们全家的家产加上,也是赔不起的。

徐慕然冷笑着走近夏夜:“你刚是说要赔吗?好啊,明天早上,就是这个时候,你就把钱带来,我在这儿等你。”

夏夜颤抖着声音:“我,我,我没有这么多的钱。”

徐慕然半天没说话:“你是在逗我吧?无缘无故的来找我麻烦不说,现在自己说要赔的,又说赔不起,哎,你这是怎么回事?”夏夜已经哭了出来:“我,我真的是没有钱,我是真的赔不起,我,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和别人吵架心情不好,我真的是不故意的。”

“你和别人吵架,与我何干?明天早上,逾期,就等着收传票吧。”

“哼,反正我现在是真的赔不起,坐牢败坏家里名风的事我也是不会做的,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徐慕然冷笑:“哼,现在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是吗?好呀,既然赔不起,这里是三楼,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呀。”

徐慕然一席话惊得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夏夜也害怕的睁大了眼睛,徐慕然又向她走近:“你刚不是还威胁我的吗?你现在怎么不跳了?”孟晨菲小心的从身后拉了拉徐慕然的袖子:“慕然,别这样,万一出了人命,可就不好玩了。”

“放心,不会,这里是三楼,就算跳下去也不会死的,顶多就断条腿什么的,没事。”

“啊?慕然,那你不是还得负法律责任的吗?得不偿失,还是算了。”

“没问题,负责任就负责任呀。”

夏夜抬起头:“是不是我跳下去,就不用还了?那好,我跳。”幕栀一把从后面拉住夏夜:“你冷静点,别冲动。”

“你叫我怎么冷静?难道,你替我赔呀?”幕栀沉默了,徐慕然玩味的说道:“打断一下,我好像从没有说过,你跳下去就可以不用赔了。”

“你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你从这里跳下去,所有的一切医疗费我会承担,但是,这钱,你依旧是要照赔不误。而且,我付给你的每一笔费用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你一分钱都不可以从这里面拿出来赔给我,你父母,你自己赚多少钱,我都会查清楚,你到底是用什么钱赔给我,我也会查清楚,但我查到一次你用我付给你的钱来还给我,那我就会再七十万的基础上加上利息,一天百分之五的利息。”

夏夜只能盯着徐慕然看,说不出一句话。幕栀把夏夜挡在身后:“我来替她陪。”

“好啊,可以,你怎么赔,分期,还是一次性?”

“分,分期。”

“可以,分期,那我猜,你可能要半辈子才可以勉强的赔完了。”

“那,你想怎样?”

徐慕然挑眉:“我想怎样?你可以跟我来,我会告诉你。哦,对了,今天这件事,只限在场的人知道,一旦让我知道了,那下场,我绝不会轻易放过!”明明是一句威胁性极强的话,但在现场确实霸气中带着窒息的压迫感,在场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没人敢出一声。

徐慕然转过身:“你,幕栀对吧,跟我来。”

2、夏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