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挽君,红妆已无言

卿挽君,红妆已无言

皓号号x贵鬼鬼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这是她最后因他流泪

  寒风冷冽。

黯然看着枯萎的花木,已经几个月了?现在的处境和原本的公主一比,可真谓是一落千丈。

眼变得酸胀,却死死按着眼睛不让自己哭出来。

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因墨九华而哭?这辈子,她都不要再因为他,为了他流下一滴眼泪!

自从被打入冷宫,噩耗接连不断,将那些原本对她很好的臣子杀害,将她的兄弟姐妹送上刑场,将她的父皇母后……暗暗处决。

造成这一切的,不正是她自己吗?

新皇刚登基,第一道圣旨,是封亡朝公主君思玖为后。

仅过了一夜,第二道圣旨,是君思玖暗地谋杀新皇打入冷宫。

什么暗地谋杀?

君思玖知道,那无非是将她打入冷宫的一个幌子。

于是,她变成了这历史上最最可笑的,唯一进了冷宫的皇后。

当被拖入冷宫,听到一路上宫女的窃窃私语,知道了父皇母后早被暗地处决,哭得死去活来,硬是要去见墨九华时,那些鄙夷的目光,让原本一身骄傲的她备受屈辱。

“得了吧,皇后娘娘。”领在头的太监一脸嫌弃,“你想要暗杀皇上,本就犯了大罪,皇上没有将你斩首就不错了,如今,你又直呼皇上名讳,可真是……啧啧啧。”太监不再说话,转头继续带路。

君思玖不再挣扎,目光呆滞,任凭侍卫带走。

是吗?他们就是这样看待她的啊。

明明,这江山是她为墨九华谋来的。

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像是她错了?

对啊……本来就是她错了。错信墨九华的甜言蜜语,不顾一切为他将江山从她父皇手中夺来。

为什么……为什么!

自认为聪明一世,偏偏糊涂在这儿女情长上。

君思玖呆滞的看着掌心的一根竹签。“姐姐。”一声娇柔的声音传来,看清来人后不禁冷笑,将竹签收到袖中,“染妹妹可有事?”

染妃,本名花染。最最受宠的妃子,哦对了,第二道圣旨颁发前的那一夜,墨九华就是在她的寝宫里度过的。

“姐姐近日来过的可好?”花染行完宫礼后,随意的坐在她旁边的旧木椅上,即使灰尘沾染了华丽的裙也不在意。

“好得很。”不咸不淡的回答,那皇族之傲气注定了她永远不会低头。

花染慢悠悠的说道:“怎么样?你如果放弃了,我可以想办法将你送出宫去。”原本垂着头的君思玖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随后又变得一片平静。

是想乘机除掉她这颗眼中钉么,宫中的狡诈,她可是知道不少。

“免了。”淡淡道。花染面色变得有些苍白,笑道:“你确定不要?”在君思玖缓缓点头后脸色更白。

花染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冷笑,“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君思玖,你就不觉得我长得和你有点像?”

君思玖微微战栗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花染的脸,眉眼竟如此与她相像!袖中的手不觉攥紧,就算指甲嵌入肉中也毫无察觉。

“我和皇上,早在十几年前就认识了……”花染幽幽说道,随后叹气,转身离去。

君思玖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原来并没有注意花染的相貌,可没想到竟然和她有几分相似。

她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桌子,可笑!真是可笑!难不成,她堂堂公主殿下,还是别人的替身?

摊开右手,因为死死攥着竹签的缘故,掌心一片红,可君思玖丝毫不在意,拿起毛笔便行云流水的写下几个字。等墨干了,看着纸上的字,她冷笑着将纸揉成一团。

“来人。”一个宫女应声进门。

将纸团扔给宫女,“将这个给皇上。”宫女应声退下。

墨九华,这一次不知是否能看到你心急如焚的样子。

最好可以。

皓号号x贵鬼鬼
鬼:新文刚开,求收藏!

【1】这是她最后因他流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