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

  当许春天大学毕业,重归故土时,已经是六年光阴从指缝间流过。

其实在许春天的印象里,六年是短的。小学六年一眨眼而过,初中高中各三年,亦是快的不堪一击,好像就这样在分合中,长大了。

不经意间,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许春天想起过去的人和事,真的不能不感叹,时光老得太快,还没来得及年轻,就离了这盛世繁华。

当年上学的路,也无法再与许春天记忆里的模样重合。

毕竟六年了,回忆里的东西又有多久的保质期。许春天环顾四周,却只看见树的枝头光秃秃,即便阳光透彻干净,也无法掩饰那病怏怏的感觉。

她知道,入冬深了。

许春天一步一跳,沿路看着不同的风景。

没一会儿,风起了。许春天感觉有些冷,于是低头站在原地,不停地用嘴哈气,却依旧无法驱散那股突如其来的寒冷。

低头抬头的瞬间,林泽好像就出现在身边。

有人曾说,许春天,你醒过来吧,林泽他已经走远了,他不会回来了。你会找到比林泽更好的。

许春天只是想,世上怎么还会有比林泽更好的呢?再说,总有一天,林泽他会知道,许春天在等他回来的呀。

她自认为这辈子没坚持过什么,但林泽却是她想用一辈子去等的人。那个留在记忆里的男孩的温柔模样,许春天怎么舍得忘记。

林泽指着天边排着队南飞的大雁,有着像孩子一样的小开心。他把双手蜷起,做成个望远镜的模样,贴近眼眶,说,据说南方很温暖,有机会真想去看看。

而许春天总是沉默着,不会说话。她知道以她的家庭条件,怎么会有能力和资格陪林泽一起去到南方。

当许春天还是一个人走的时候,身后总会突然传来叮铃铃的脆响,没来得及转头,林泽就已经到她面前了。

他骑在自行车上,双手握着车柄,微微侧着身子,脸上露出的笑容比三月阳光更灿烂。

他和她打招呼,嗨,许春天。

明知道是幻影,许春天还是颤着步子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触了空。最终还是捺不住那眼眶中的沉重,停了脚步。

林泽,你知道吗,过了这个冬天,就是二零二零年的春天了,你再不回来,就要失约了。

强忍住的几滴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没有征兆地就流了下来。许春天掩着面,慢慢蹲下,低声喃喃着什么,只是那轻轻的声音随着风,消散到甚至没有一点余音。

风太大,从许春天没来得及拉上拉链的包里,卷出了一张陈旧的报纸。

而报纸的头版上,赫然印着几个加粗大字:二零一七年凌晨,加拿大南海岸发生了9.0级地震。

(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