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阴星河

绵阴星河

ssrbmz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5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大地一片生机勃勃。林琦立在窗子前,透过玻璃凝视外面的风景。

今天是周五,下午两节课是体育课,她交了假条,独自在教室里休息。和风煦日,刚发芽的小草释放出油油的嫩绿色,淡绿色与空气中的阳光相融合,绘成一幅春意盎然。操场周围被一圈圈繁茂的秋桐树包围,在一层层的秋桐树后面是学校的围墙。秋桐树与高高的围墙之间有一条树荫小路,小路旁每五步的间隔就有一个木制长椅。也不知道学校当初设计这条路的初衷是什么,反正现在这里已经成了学生情侣散步、聊天、说悄悄话的地方。

他们班的同学此时正在操场上上体育课,一张张熟悉面孔映在林琦眼中,但都不是她要找的。她反复捋了几遍,都没有搜索到顾宪的身影。他是那样的超拔出众,在人群中应该是一枝独秀分外的显眼,绝不可能被人群湮灭。即使是不经意间掠过的目光,也会在刹那间被那仿佛来自云端的王子勾魂摄魄,从而精准定位他的位置。他在哪?林琦倚在窗台上,心里泛着嘀咕。

一股热浪从后面扑了过来,带着他独特的味道在林琦身后弥漫。林琦顿觉耳边一阵潮热,脑中的思绪在迷乱中全被清空,朦膧不明的缱绻顷刻从心尖渗入心底。视线左右惊现两只大手稳稳伸出,抵住窗台边沿,两只手的间隔不大,与林琦细瘦的小身板齐宽。一双修长结实的臂膀将她笼括在其中,密不容针没留半寸余地。

“自己待着闷不闷?”顾宪附身在林琦耳边软语,好听的声线似迷醉了春意,阵阵春风透过半开的窗户,送来缕缕花草的清香。

一股热气环绕于耳间,一片梅红涌上,从香颈牵染到前额。林琦紧张地攥紧衣角,娇唇却在不经意间画出一弯可爱的笑容,心里有抑制不住的喜悦。问:“你不用上课吗?”

“你不用人陪吗?”

“用。”林琦娇羞道。

顾宪说:“我加入校篮球队了。”

林琦哦的点头,篮球队?是她兴趣范围外的范畴。

顾宪继续说:“不然学校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

学校让他觉得很无聊吗?可自从遇到他后,她再没觉得学校无聊。林琦听得心里拔凉,难过又失望,低喃:“我不觉得无聊。”

“你天天跟左右护法粘在一起,当然不觉得无聊了。”顾宪抱怨道:“你要是天天都能待在我身边,我也不会觉得无聊!”

“护法?”

“精京和夏璐啊,她俩整天把你严严实实地围在中间,我只有从远处看你的份,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你。”说完,顾宪将下巴轻轻地搭在林琦的细肩上,侧头在她玉颈上柔柔地啄了下。

过电似的林琦一个机灵,身体跟着电流轻颤。

“转过来。”从颈间飘来的声音,提出迷人的要求。

是甜甜的紧张,小心脏像要放飞自我般已经跃到了嗓子根,她一顿顿地转身。羞涩地移动视线,一顿顿地将后背的画面收入眼底。还没完全转正,便迎面对上温润的唇和炙热的吻。

天光穿透玻璃窗落在俩人的身上,飘落下细碎的金色粉末,一闪一闪地落到地上。马尾与风交缠,轻扬在空中,像探出的羽毛撩逗地捻扫顾宪如玉的容颜,以至柔掀起至刚的地动山摇。

原来男生的嘴唇也可以很软,林琦忖量。

顾宪停住,垂眸凝着林琦,低声道:“今天放学是谁接你?”

“今天…哦,是世杰哥哥。”昨晚张黎梵给林琦打电话,说这周五还是世杰去接她。

“怎么还是他?”酸涩取代了甘甜,顾宪立直身,眼眸锁着林琦,酸雨从头顶上淅淅沥沥地淋了下来:“我不喜欢你和其他异性同坐在像汽车后排那样狭窄的空间里。”

“你…你是在吃醋吗?”林琦调皮地闪动着盈眸,香甜的蜜汁似乎盈满了整间教室。她搂住了他,身子向他怀里靠紧,笑哄道:“不要吃他的醋啦,他在我心里不算异性,世杰哥哥是我非常讨厌的人,我和他的关系只是相识。”

“非常讨厌?为什么?”顾宪狐疑。

为什么非常讨厌他?一夕千念,心被狠抽,无限的酸楚在黑眸中激荡起暗沉,被尘封已久的旧时光像自动翻页的书,一页一页地撕开已经结痂的伤口,血与鲜肉明艳艳地袒露在思绪中:“就是不喜欢他,而且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厌恶。”她讨厌郑世杰,讨厌他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就夺走自己的光明,让自己万劫不复。

林琦嘟着小嘴,斜垂着小脑袋倚靠顾宪怀里。此时的欢悦亦无法缝补那段心力憔碎,第一次对人百依百顺,却换来对方的心不在焉。不知道为什么,即便现在,她也理所应当地觉得乔苏姐姐只能看着自己,想着自己,关心自己,在乎自己。可乔苏姐姐慢慢变了,在她的眼里找不到琦儿。她一心扑在世杰哥哥身上,对琦儿只剩敷衍,她背叛了琦儿。

在皓白上画出的第一笔玫红,一笔一动容,是纯粹无杂质的美。那会,她的心里有光,有水,有生命。当对背叛呈现出最深刻的仇恨后,天崩地裂,黑暗至此。

林琦的思绪已搭上了时光机,飞远了。顾宪拥紧茫然的她,英挺的鼻尖探入她整齐束缚的发丛,用她独有的类似鲜奶味的香气补偿心中的不安不平:“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不喜欢他冲你笑的样子,不喜欢他把手放在你的头发上,不喜欢你父母允许他接你放学,我却一个寒假都不能见到你。”低吟倾诉心里的别扭,是遭受到不公平对待又不能亦不敢反抗的苍白。

提到父母,林琦好似从晦暗中觉醒,旋即又落入尘霾,眼中的一切只变得更阴沉。她轻轻推开顾宪,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拖着粉颊,眸光涣散地落在前方。

顾宪跟着走过去,坐到林琦前面的位置,展出明媚的笑容,似流光溢彩,在空中绽放着烟火:“要不…我送你回家吧,你给他发个信息,让他别来了。”

林琦摇摇头,说:“不行,他不是送我回家,是送我去找我妈。”

“我也可以把你安全的送到你妈身边啊。”顾宪说。

林琦说:“我妈想让我出国读大学,世杰哥哥的妈妈推荐了个中介。放学后他要带我去那家中介公司,他妈和我妈都在那里。”

“出国?”清澈明亮的眼眸闪过一抹惊诧,顾宪愣怔了几秒,转瞬又缓和几度,遽然比出一个英朗的笑,垂眸颔首,说:“挺好……挺好!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等你确定了要申请的学校后,就告诉我,我们一起去。”

“你也要出国?你家里对你有这样的安排吗?”林琦问。

顾宪笑说:“原本没这计划,但只要我想去,他们会同意的。”提到家人时,顾宪透出理直气壮的自信。他和父母的关系好像亲密到可以让人羡慕地流口水,林琦暗思。

林琦说:“可是我不想出国。”一种柔软的坚定不移,柔的让人不忍反驳,坚定的抵抗也要退避三舍。顿了顿,林琦继续说:“小事情上,我听我妈安排,就像放学后要去中介公司。大事情上,我听自己的,就像出国。出国留学这件事从始至终都不是我要求的,是因为我妈玩瘾发作,想去国外住些日子,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才张罗着让我留学。这么自私轻率又不负责任的决定,我是不会遵从的。”

顾宪颔首,认真道“分析的有道理。这样也好,你留下来,我照顾你,让你父母放心去玩。”

“你?”林琦哑然:“太小瞧我了吧!我们家最近换了三个保姆,她们辞职的理由都是伺候不了我。专业人士都束手无策的事,你能搞定吗?”

顾宪听得来了兴致:“哦?除了提不动筷子,你还有什么难伺候的?说来听听。”

顾宪的人生缺少挑战,缺少挫折,缺少拒绝。他生来就样貌出众聪颖过人,自小到大,不论学习或是游戏,他都是学的最快,成绩最好的那个。加之他又是红晶家族子女中唯一的男孩,周围的人没谁不宠他哄他顺他。甜到腻的好日子过多了,有时也会对苦日子怦然心动。

“那些保姆除了要做家务还要做,比如:早上哄我起床,起床后帮我穿衣服,晚上哄我睡觉。刷牙前给我挤好牙膏,洗完脸给我擦脸。喂我吃饭,喝水要提前给我准备好吸管。给我吃的食物要在其最嫩的位置取一小块,再从这个小块中取出最中心的部分,给我切成小丁吃。我不喜欢土,所以在家,我的视线范围内不能出现半粒土。”林琦顽皮地抿嘴笑,目光在顾宪好看的脸上划来划去:“难不难伺候?”

在顾宪眼里,林琦漂亮的像个洋娃娃,温顺的像只小猫咪,稚嫩如飘着奶香味的婴儿,身姿纤弱动如风拂柳。可看似柔弱的外表下又透出韧劲十足的顽强,水平如镜似乎又波涛汹涌,奶声奶气却很有主见,常态的美丽中又时不时泛出些病态阴沉。她总对他说不行,还让他留下来做卫生。他被百依百顺惯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对她是既喜欢又好奇。

顾宪笑说:“做和做好都不难,只是,要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叫你起床哄你睡觉给你挤牙膏给你擦脸的前提是我们至少要住在一间屋子里,是不是?你看我什么时候才能去给你当保姆?”

林琦腾的红了脸,原本粉粉的小水蜜桃被自己点的火烧成了猴臀色,自己引出的话题,能怪谁?垂眸喃喃道:“我也觉得不是什么难事,可能是新雇的保姆太懒,只想着拿钱不想干活。”林琦顺手拿本书,无目的地翻了翻。

“这些生活习惯都是你爸妈娇惯出来的吗?”顾宪好奇。

林琦苦笑,摇头:“不是,我小的时候他们很少在家,我们朝夕相处是这一两年的事情。”

“他们不在家时是谁带你?”顾宪问。

“娄姨,从小照顾我起居的保姆。”林琦说。

“她现在不做了?是年纪太大了吗?”顾宪问。

“可能吧。”林琦说

“她是不是有个儿子?”顾宪问。

“不清楚。”林琦疑惑:“问这个干嘛?”

“我想她应该是别有用心!没准她想让你当她儿媳妇,所以就把你养成半身不遂,娇惯的除了她谁也伺候不了,到时只能嫁给她儿子。”顾宪笑说。

林琦说:“现在的保姆也是这么跟我爸妈说的。”

顾宪笑笑:“她高估了自己的手段,低估了年轻人吃苦的决心。”说着伸手捏了捏林琦的小脸蛋。

“是决心吗?难道不应该是恒心吗!”林琦笑说:“如果这真是她故意的,我倒是觉得她基本上已经成功了。”

“顾宪!”一声高喊从教室门口传来,甜蜜舒适的气氛被强行搅散。顾精京气势汹汹地从外面走过来,坐到林琦边上自己的位子上,夏璐跟在她后面,也走了过来。

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