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敌营十八年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武侃渐渐感觉到,小沈,也就是市府办公厅给自己找的那个保姆,变得越来越不正常,或者说,人家没变,是他越来越发现不正常。

武侃其人,虽然说不上粗心,但糙老爷们儿一个,也算不上细心,先前在省城,生活上都是金耘照料妥帖,什么东西找不到了,直接问她就好。孤身一身来到四海,很多事都得靠自己,起初千头万绪,慢慢习惯了,对身边的变化,身边细节的变化,也就多了一分洞察……

武侃发现,这个小沈,似乎对自己的隐私,格外关注。首先是笔记本,武侃有个随身的笔记本,公事私事都往上记,当然是那些比较要紧的,从不给别人看,官场上的人,谁能没点儿秘密,并非见不得光,只是不方便为外人道。不止一次,武侃怀疑笔记本被动过,家里没别人,只可能是小沈,虽未留下直接证据,感觉应该没错。

再就是电话,武侃家有一部座机,不常用,手机双卡双待,两个号,一个在市委市政府备案,二十四小时开着,家里人找他一般也用这个。另一个是自己用了多年的小号,和笔记本一样,公私不分,知道的人很少,公事如张建国,连单羽都不清楚,私事只有金耘,后来又加上了祁家语。

每次打电话,每次在家打电话,小沈总会以各种方式,找各种理由,出现在武侃附近,能够听清电话内容的附近。刚开始时,他没大在意,甚至根本就没注意到,可时间一长,凡事怕重复,一而再再而三,就不能再用偶然,不能再只用偶然来解释了。

还有,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弟弟武陆丰,四十多年一路走来,兄弟二人,无论谁对谁,再熟悉怕是也没有了。先前说过,武陆丰这个人,虽然痴呆,虽然从医学角度讲痴呆,很多时候,一举手一投足,蹦出几个字,越回味越切中肯綮。自小沈到家里来,武陆丰就不大喜欢她,这一点上,与祁家语的对比很有代表性,后者每次来,他都显得很兴奋,莫名地兴奋。而小沈,无论喂饭,还是帮自己洗脸漱口,武陆丰虽不能说不配合,却总皱着个眉,从不黑眼珠看她。

后来更过分了,武陆丰对小沈的态度,逐渐从简单地不喜欢,演变成带有敌意。比起那些非敌即友,非友即敌,更直接些,非奴才即敌,划清界限,智慧亦远矣。有时候,三个人好好坐着,小沈弄来点零食水果,刚要喂,武陆丰突然冒出一句,“特务!”或者,“奸细!”小沈一惊,非常短暂,甚至难以察觉地一惊,随即避开武侃目光,没事一样,把吃的送到武陆丰嘴边。还好,每次后者都吃了,他的生活状态,说来也简单……

看起来,这件事真得走走心了,通过原先一起团省委共事过,现在公检法系统工作的要好,武侃查了查这个小沈,姑且叫做小沈的底细。

真相很快浮出水面,不知该算意外,还是并不意外。和当初怀疑的一样,小沈果然不是什么,或者说,果然不仅是什么高级家政公司金牌服务员,而是警察。三十五岁,籍贯不详,省警院毕业,档案在四海市公安局警卫处,但从未去那里上过一天班,局里几乎没人认识她。

小沈是谁派来的,是孟继周么,他本人恐怕没这个能量,也没这个必要,是单羽么,还是省里的什么人,又是派来干什么的?前一个问题不重要,没法查,某种意义上,也没必要查。后一个问题,其实也不重要,直接目的一目了然,深层目的嘛,和第一个问题一样,没法查,也没必要查。

重要的是,无论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小沈绝对不能留,不能留在身边了。武侃随便找了个理由,这种事,也只能随便找个理由,跟办公厅那边说,小沈很好,就是年轻了些,又是个女同志,自己独自在四海,孤男寡女的,不合适,现在已经有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有人说闲话了。本来还准备了几个后招,一旦那头儿不同意怎么办,事实证明多虑,或许,甚至肯定,府办也不了解内情,很痛快就答应了。武侃舒了口气,个人拿出五千块钱,算是感谢小沈近两年来尽心尽力,尽心尽力……

后勤处本想帮他再物色一个更合适的,武侃心说您饶了我吧,这个就是因为太合适了,还是自力更生为主吧。正好,自己一位老朋友,前阵子来看他,唠起家常,几年前喜得贵子,从老家找了个远房亲戚,老话所谓“全乎人”,很会带孩子,虽然六十挂零,但又干净又利索。如今孩子大了,不需要人了,碍着亲戚面子,正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说呢。武侃说那好啊,我这儿就缺这么一位,一提,那边也乐意,接来试了试,还真不赖,武陆丰看了也喜欢,看那意思武陆丰看了也喜欢。

人虽然有了,但武侃还是不大放心,倒不是一朝被蛇咬。一方面,这位,叫大姐也行,叫阿姨也凑合,年纪毕竟不小了,难免有个到不到的,另一方面,也是更要紧的,虽说论起来,朋友的亲戚,怎么说都是陌生人。先前的小沈,“敌营十八年”,暴露前的小沈,好歹是“组织上”给找的,当然,事实证明,麻烦就麻烦在这个“组织上”。如今换成外人,彻彻底底的外人,自己一旦忙起来,成天不着家,再不能受委屈的武陆丰,一个人扔给这位大姐,总觉得哪里不那么踏实。

武侃市长之尊,整日介围在他身边,乃至于想围在他身边的,从来不乏其人,但环顾左右,可以托付这种事的,几乎没有。琢磨来琢磨去,只能再去麻烦祁家语,四海虽大,真能让自己完全信任的,怕也只有她了……

把意思一说,祁家语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虽然心里难免忐忑。

有些事,听着好像如何如何,真做起来,其实也没什么,自然而然。无非就是常往武侃家跑跑,多数情况下他并不在,反正自己的时间很灵活,俱乐部那边,就算一整天旷工,按部就班也不至于乱了营。和那位阿姨,以祁家语为参照系,肯定是要叫阿姨了,尽管每次,四个人凑齐时,她管人家叫阿姨,武侃叫大姐,难免觉得好笑,却又不知究竟哪里好笑,保持热线联系,真有事一脚油门就到了。

可往往,世上很多事,真正怕的,恰恰就是这个“没什么”,这个“自然而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火执仗,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不是祁家语,更不是武侃的风格,但若换作文火慢炖,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8.敌营十八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