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有脸没脸

  祁家语和朱红琪,尽管都在“孟家湾”工作,但这个“工作”,内涵却天壤之别。虽然如今也混成了领班,但同祁家语相比,依旧一云一泥,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没错,同绝大多数身份地位悬殊的彼此一样,二人能够成为朋友,成为好朋友,也是始于一次偶然……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深夜,对于外面的世界是深夜,在“孟家湾”,至少“孟家湾”的某些场所,却是最热闹的时候。当天,许津要参加一个什么活动,告诉说可能,事实上,肯定是不回家了。下班后,祁家语觉得有点儿累,懒得动,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明天还要早起,不想来回折返了,随便吃些东西,就住在了俱乐部,自己那间小屋里。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一向睡眠安稳的祁家语,那夜却总在做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梦,一时像是在追谁,一时又像是在被谁追,没命地跑,刚跑出几步就岔气了,坠着疼,一边捂着肋下,一边继续没命地跑。不知几点,黑暗中的祁家语疼醒了,不是做梦,是真疼,下腹部偏右,范围不大,却没有一个十分明确的位置,翻江倒海似的。应该是阑尾炎,急性阑尾炎,大学时得过一次,不严重,没开刀保守治疗,当初要是切了就好了。

祁家语尝试想要坐起来,可稍微一动,立刻钻心地疼,素来坚强的她,眼泪不自觉滚下来。强撑两次,身下一空,从床上翻到地下,咬着牙挪到桌边,好在房间不大。看样子,站起来,甚至自己走出去,估计是不可能了,黑暗中,凭借记忆摸到电话线的位置,向下一拽。

此时的她,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拿起听筒又放下,拉过机身。“孟家湾”里的电话,打外线需要先拨井号键,内线则直接按四个数字,分不清键盘位置,一、二、三、四……

“孟家湾”内线电话,不计符号键,十的四次方,理论上一万种组合,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是空号,即使剩余部分,凌晨时间也基本都不会有人接听。该着祁家语命大,随手按的四个键,恰巧拨到了歌厅那边。

当时,朱红琪刚被“提拔”为领班,那晚,正好她当班。无论当初做“包厢公主”,还是后来成为领班,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仰仗有几个钱,当然,能来这里消遣的,都有几个钱,死皮赖脸的客人。唱歌时手脚不老实就算了,非要把小姐“带出去”,出去干什么,不说也明白。

“孟家湾”,或者说,“孟家湾”歌厅,是娱乐场所,风化娱乐场所不假,但至少在四海,人家是最上档次的独一份。档次体现在哪里,体现在它不是青楼妓院,即使青楼妓院,旧时也大都卖艺、卖笑、卖色、不maishen,这里的规矩,同样bajiu不离十。

干什么吆喝什么,既然进了这一行,无论多恶心,直观上多恶心的客人,点了你的台,翻了你的牌,陪是肯定要陪的。但“陪”到什么程度,就看双方了,即使“两情相悦”,有事儿也是自己出去找地方解决。“孟家湾”当然有客房,分两部分,南门东侧商务酒店,北门俱乐部。酒店有公安查夜,可能有公安查夜,只要身份证是真的,开房没问题,赶上扫黄后果自负。俱乐部不查夜,但不是一般人,即使在这里,也不是一般人,有钱就行的一般人能住的。

成为领班的朱红琪,不再像先前那样浓妆艳抹,一身笔挺的套裙,职业晚装,披肩发也高高地扎了起来,妩媚之外,自平添一分帅气。可没想到,越是这样,反倒越招人,越招刚才所说的那种,死皮赖脸的客人。

江湖所谓,十大中国式谎言。餐馆:菜马上就来;公交车司售:后来还有一辆;同事:改天请你吃饭;同学:有空常联系;老师:占用大家一分钟;领导:我简单讲两句;医生:我们已经尽力了;组织部:决不让老实人吃亏;纪委:说了就没有你的事儿了。最后是关于小姐的:昨天刚来,今天才上班。

女人想做男人的最后一个,男人想做女人的第一个。一个处,为什么只能有一个正处,却有若干个副处,真正的处女,正“处”,只能做一次,但即使已经不是真正的处女,只要还是良家,对于外面的很多男人,依然和处女差不多,副“处”。“孟家湾”上档次,这里的小姐自然也上档次,不是给钱就什么都干,正因如此,才更吸引人。当了领班的朱红琪,之所以越发招人,也是这个道理,那天晚上就遇上一个,外加多喝了几杯,把钱撒得满包厢都是,你说个数,哥哥,鼻毛都白了,还好意思自称哥哥,绝不还价……

好容易打发了,朱红琪补了个妆,讨厌,一身狐臭味儿。楼上楼下四处转转,“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前台和保安,一得空儿就找地方偷着睡觉去了。先前当包厢公主时总找不着人,碍于面子和自己的地位,不好多说什么,如今领班了,正好“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既托了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的嫌了,再别说原是这么样的话,错我一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

走到二楼,果不其然,前台空空如也。酝酿一下,刚要发飙,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喂了几声,没人说话,挂掉,敲着桌子找人。不出两分钟,几个睡眼朦胧的黄毛丫头一体拎了来,可逮着机会拿咱主子,至少半个主子,至少相对于这些人,半个主子的款儿了,叫她们过去不拿正眼夹自己。

说来也怪,一边骂,朱红琪心里,却一遍一遍惦记着刚才那个电话。“孟家湾”虽然金碧辉煌,但电话系统却很老旧,尤其内线,还是早年军队用的那种半人工,串线常有的事。放在以前,接起来没声,转眼就忘了,今儿竟不知怎么,老觉得不踏实。翻来覆去半天,到底打到总机问了问,又赶上总机比较负责任,这才救了祁家语。

送到医院,阑尾已经穿孔,继发腹膜炎,再拖下去,比如等到第二天,第二天早上,轻则败血症,重则肠梗阻。虽不至于立刻危及性命,怕是也够呛……

5.有脸没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