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山寨

  最近这一两年,和朱红琪打得火热的男人中,有一个叫鲁京兆的……

四海市商界,鲁京兆不大不小,也算有那么一号。他做的是通讯行业,国内最大自主品牌手机,名字就不便说了,公司名缩写为“HOV通讯”股东之一。“HOV通讯”当中,鲁京兆的股份并不算多,甚至可以说少得可怜,只有大约千分之一左右。但别忘了,作为国内手机,乃至个人通讯硬件领域龙头,“HOV”年出货量以千万台计算,不要说千分之一,纵使万分、十万分之一,依然可观。

总部位于南方某特区的“HOV通讯”,别看现在光芒万丈,早年间,其实就是个做山寨的厂家,仿制进口行货,在当时的业内,别说大品牌,就连做代工的都看不起他们。可“HOV”依旧我行我素,拒绝了几次并购要约,领导层坚信,山寨不山寨,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不相信什么根红苗正,大鱼吃小鱼,落架凤凰不如鸡,才是这里永恒的法则,山寨做大了,也就成了正品……

创办大约五年以后,一位姓郑的“职业经理人”加盟“HOV通讯”,很快进入高层,并最终改变了这家公司的发展轨迹。

郑总不是搞技术的,对通讯行业一窍不通,就连自己用的,都是今天所谓“老人机”。他擅长企业治理结构,本是做传销的,据郑总说,那段时间,至少在理念上,自己一直走在中国“传销界”最前沿。他所设计的传销模式,永远是最先进,永远是别人闻所未闻的,正因如此,常在河边走,却始终没湿鞋。当然,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阶段性,郑总本人,也面临着“转型”,这才选择了“HOV通讯”,并按照自己的理念,对公司结构进行了彻底改革。

郑总加盟前,“HOV通讯”是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由某马来西亚归国华侨创立,股权结构非常简单,爸爸领着两个儿子,大儿子占百分之五十,小儿子占百分之四十九,老子只有百分之一,却是公司的实际控制者。郑总说这可不行,如上股权结构,就算做一万年,还是个山寨厂,必须海纳百川,增发扩股,众人拾柴火焰高……

做传销的人,做传销出身的人,一定有两个特点,能说,勤快,嘴能说,腿勤快。担任“HOV通讯”副总经理的最初几年,郑总每年在公司总部待的时间,加起来,如果精确到小时,可能一周都没有,怀里揣着一本地图册,足迹遍及伟大祖国几乎每个角落。他不去大城市,二三线都很少,专盯中小城镇,以县城为主,每到一地,下了火车稍作休息,向旅馆前台简单咨询一下,直奔城里最繁华的商业街。

那时,手机才刚刚走进普通人生活,尤其中小城镇,一般只有那么一两家专卖店,什么品牌都有。进口大牌子,看的多买的少,大部分人都拿着几百块一部的国产,国产杂牌,当然,那会儿国产也很少有不杂牌的。拿出名片,亮明身份,店主以为是来推销的,爱答不理,可当郑总把计划和盘托出,真能不动心的怕是没有几个。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要对方同意,一分钱不用花,马上就可以成为“HOV通讯”股东,股份数量,视所在地市场规模,具体说,该店的销售量而定。世上没有免费午餐,成为股东的同时,这家店便随之纳入本公司分销网络,今后只能销售,至少只能主要销售该品牌手机。

而鲁京兆,就是这一时期加盟“HOV通讯”的,他是四海市当富县人,在县城开家小店,先搞农机维修,逐步扩展到家电,兼卖一些小型电器。那时的当富,发展水平有限,没有手机专卖店,鲁京兆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该公司唯一可能的合作伙伴,后来尝到甜头,陆续将差不多半个四海的专营权拿了过来……

十年过去,“HOV通讯”股权结构,发生了tianfandifu的变化,一家非上市公司,却拥有数以万计股东。分布也很分散,原先一手遮天的父子三人,包括后来居上的郑总,加在一起,占股也不超过百分之十,但因其独特的表决形式,依然牢牢掌握着公司控制权。

与此同时,“HOV”也一跃成为国内,乃至于全球通讯行业领军企业之一。发展到今天,大陆差不多每十部手机中,就有一部出自“HOV通讯”,或者它旗下的品牌。作为商界领袖,郑总去年受邀,参加了达沃斯系统内一次高级别峰会,与会一位来自宾大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家,听了“HOV”发展史,吃惊之余,感叹不已:奇迹,中国的奇迹,一个只可能发生在中国的奇迹……

自从来到四海,自从进入“孟家湾”,朱红琪周围,最不缺少的就是男人。“孟家湾”这种地方,美女多得是,比较而言,朱红琪在其中,应该排不到前面,模样、扮相、身材、年龄、风情甚至学历、修养,当然也不至于排到后面。可论受欢迎程度,她却是数得着的。

“孟家湾”里的女人,或者说,“孟家湾”里那些出来“卖”的女人,甭管卖什么,甭管卖到什么程度,图的只有一个,钱。与她们相比,朱红琪虽不能算异类,她也喜欢钱,但似乎,其实连自己都说不大清楚,朱红琪最看重的,并不是钱,并不仅是钱。至于看重什么,她也不知道,比如女人最常用的那个词,感觉。五十步也好,一百步也罢,朱红琪越是这样,男人,去“孟家湾”消费的那些男人,越看好她,越觉得她同其他那些女人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们也不知道,比如男人最常用的那个词,劲儿。

不过,具体到这个鲁京兆,之所以对朱红琪如此上心,为的并不是她,或者说,为的不仅仅是她。很大程度上,是想通过她,接近另一个女人,另一个也在“孟家湾”工作的女人,名叫祁家语。和朱红琪,以及其他那些女人,其他那些出来卖的女人不同,这一次,是真的不同,祁家语可不是“卖”的,人家是真在这里“工作”,“孟家湾”俱乐部的经理……

3.山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