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碰瓷儿

  前段时间,罗炎突然发了笔横财,具体怎么发的,他始终没明说,有的人多少知道一些,也讳莫如深,反正是笔横财,相当可观,即使对于原本就很有钱,相对于绝大多数人,很有钱的罗炎来说,依然相当可观。渔业公司也不打算,准确说,也不可能再干,船卖了,由海向陆,或许,当年的罗家,但不仅仅是罗家,由陆向海,为的就是有一天,更好地由海向陆,准备举家迁到四海市内生活。

事先,罗炎已经通过堂姐罗小满的关系,在“桃花源”看好了两套对门的复式,准备打通。另外,还就近在五湖街道,物色了几处商铺,不是自己经营,把物业买下来,赁出去吃租金,这么些年累了够了,当个包租公挺好。马云不是说过么,二十岁到三十岁,努力学习,包括书本和实践,三十岁到四十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四十岁到五十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五十岁到六十岁,为年轻人做些事情,六十岁以后,就慢慢享受人生吧,如今,三步走提前实现。

想的都挺好,但计划,像以往一样,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在罗炎的新房已经开始装修,商铺也即将完成过户时,出事了。不说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吧,骆驼和马的关系,短短个把月时间,罗炎多年,甚至罗家几代积攒的财富,其中大半,瞬间灰飞烟灭。

具体说就是,遇上了“碰瓷儿”的……

“碰瓷儿”,可能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种巧取豪夺手段,细推敲起来,在其它国家、其它文化圈中,几乎找不到完全一样的替代品。一般来讲,非法获取他人钱财的手段,大体可以归纳为“暴力流”与“技术流”两类,前者如抢劫、绑票、敲诈勒索等等,恃强凌弱,后者如盗窃、造假,外加各种形形色色的诈骗,凭借某种智力或技能优势,而“碰瓷儿”,与这两类都有明显区别。

顾名思义,“碰瓷”,包含两个元素,“碰”与“瓷”:

“碰”,合体形声字,声符兼示源功能,由会意发展而来。观察小篆以及更早的金文、甲骨字形,各异体字形旁不同,有“石”、有“手”、有“足”、有“发”,但声旁都是一样的,“并”,古字看得很清晰形象,两个人,叉着手站在一起。“碰瓷儿”的“碰”,要领就在于此,江湖所谓“沾边儿赖”,狗皮膏药,贴上就别想轻易撕下来。

“瓷”,“瓷器”的“瓷”,司马光《类篇》曰:“陶器坚致者”。不是一般的陶器,是“坚致”者,高档的、值钱的、宝贵的,更关键的,俗语常说“穿新鞋不踩臭狗屎”的。

“沾边儿赖”这个词,毫无疑问,是对“碰瓷儿”最好的训诂,极为传神地道出了“碰瓷儿”成功的关键。不在于手段多高明,也不在于技法多纯属,而在于选准对象,并调整好心态,一来是“沾”,一来是“赖”,形容词意义上的“赖”,动词意义上的“赖”……

细分下来,实践中的“碰瓷儿”,大体也可分成两种情况。其一,“碰瓷儿者”,比起“被碰瓷儿者”,本身虽相对弱小,但“碰瓷儿者”身后,却有一个比“被碰瓷儿者”,甚至远比“被碰瓷儿者”强大的势力,简单说就是狐假虎威,再准确些,为虎作伥。前段时间,罗炎和他的“仁济渔业”,随时可以摇身一变为“海上民兵”的“仁济渔业”,受命在海上所做的,也是那笔横财的来源,就属于这种情况。

此外,还有一种可能。“碰瓷儿者”,不仅本身比“被碰瓷儿者”弱小,他身后,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势力,没有什么比“被碰瓷儿者”更为强大的势力。“碰瓷儿”之所以可以成功,是因为“碰瓷儿者”手中,握有某种可以挟制,至少一定时空中,可以挟制住“被碰瓷儿者”的东西。罗炎后来遇到的,发了横财之后,本身也是通过“碰瓷儿”手段发了横财之后遇到,导致大半财富瞬间蒸发的,则属于这种情况……

这次“碰瓷儿”,这次“被碰瓷儿”,是由一个意外之喜开始的。

谁说福无双降,就在罗炎横财到手,也就是前一次,前一种“碰瓷儿”成功之后不久,突然之间,他获知了一则,至少在外人看来,一则喜讯,凭空,自己得了个大胖儿子……

8.碰瓷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