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彩民俞厅长

  、“四海市大数据发展领导小组”,暨“河山省大数据(四海)综合试验区建设领导小组”之下,与设在发改委的办公室平行,还有如下几个机构:

首先是“大数据产业发展中心”,同信息中心合署办公,除原有的电子政务网络运行维护外,制订技术规范和相关标准,开发重大核心数据库,提供技术和信息咨询服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现由国资委全资设立,今后择机推进股份化改革,作为产业旗舰,建设运营“云上四海”系统,管理发展基金,搭建投融资平台并孵化培育相关企业。“产业研究院”,着力人才队伍、基础设施、教学基地、研发团队、数据中心、管理机构建设,带动经济结构调整与产业转型。

另有一所“大数据实验室”,暂定为省(科技厅)市共建性质,待时机成熟申请重点实验室资质。行政归口“领导小组办公室”,业务方面,由于本市相关学科力量较为薄弱,主要依托河山大学,“领导小组”组长武侃亲自签发聘书,聘请该校数学研究所副所长田义教授,为实验室首席科学家。

尽管年纪不大,但在大数据技术研究方面,至少河山省内,田义堪称权威,甚至先驱。他与“大数据”结缘,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的本世纪初……

当时,河山省guojiaanquan厅,新任命了一位姓俞的副厅长,是从检察院系统调过来的。业余时间,俞厅长喜欢玩儿彩票,猜数字那种,瘾挺大,一有时间就琢磨。符合事物发展一般规律,俞厅长买彩,也经历了从低级到高级,所谓的高级,从外行到内行,所谓的内行,的过程。

起初,和大部分门外汉一样,机选,守号,甚至还买了台小型模拟摇奖机。再不行就凭灵感,有那么段时间,俞厅长的生活完全由数字组成,准确说,是在他的眼中,生活完全由数字组成。白天想着的是数字,晚上梦着的是数字,街边的路灯,要数数多少盏,车上的乘客,要数数多少个,食堂菜里的肉片,也要拿筷子扒拉扒拉,一度弄得伙食科长挺紧张。甚至于女同事向他汇报工作,虽然一直告诫自己非礼勿视,可眼睛还是不听使唤地往人家胸口瞄,上一期是三十二还是三十三来着?

还好,毕竟是受党教育多年的高级干部,没过多久,俞副厅长对彩票的理解,就由感性阶段上升为了理性层次。重码、边码、对望码、斜连码,差值、和值、极差、位差,冷热、跨度、邻孤传、复隔中,振幅、胆拖、缩水、矩阵……书房,卧室,甚至办公桌上,摆满各种分析图表,红的蓝的黑的白的,点状的线状的柱状的饼状的,一般人别说懂,看一眼都晕。

甭整那虚的,但凡买彩票,没有不想中大奖的。俞厅长也不例外,检察官起家,乱七八糟的钱从没碰过,但若说不想改善生活,小而化之伪君子,大而化之唯心主义。只可惜,不知是命里没有横财,还是老天爷,或者组织上,也可能是二者合谋,故意要拿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考验考验他。自打上了彩票这条道,俞厅长中过最大的奖,就是一期“排列三”,那时还没从七星彩中分离出来,一兴奋,请客倒贴了二百多。

几年彩民生涯,说是量力而行,小打小闹,里里外外算起来,少说也扔进去两三万,妻儿的冷嘲热讽,以及由此产生的无形资产损失,尚没有统计在内。报纸上说,彩票所得利润,其中一个固定比例,将被用于公益和福利事业,比如街边、小区里那些健身设施。

这不,自己住的家属院就有不少,没错儿,上面还贴着标签呢,体彩基金,这不是故意在笑话老子么?俞厅长身体一直不大好,累了心口就疼,平时不怎么敢剧烈运动,可自从装上这些健身器材,甭管会不会用,总要上去捣鼓几下。当然,是在脚踝被夹伤之前,听几个玩儿得挺遛儿的大妈说,那东西叫什么太空漫步机,难怪呢,就说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嘛……

俞厅长出身于一个单亲家庭,“自小阙内训”,父亲怕他受委屈,始终没续弦。心口疼的毛病,记事起就有,那时还不算太严重,可犯起来依然冷汗直冒。

父亲也是警察,交警,级别不高,戳大岗的马路吸尘器,工作没早没晚,生活上也很粗枝大叶。每次心口疼发作,都让他喝一点儿白酒,刚开始时是拿筷子蘸,逐步改成瓶盖、铝勺、汤匙、小盅、大杯、瓶子本身,说心里觉得暖了,就好了。

回忆挺温馨,可实话实说,直至成年,心口疼的痼疾一直没怎么见好,酒量却练得惊人。即使是在高手云集的公检法系统,酒桌上也从没吃过亏,多新鲜呢,人家有童子功垫底……

这次也一样,或许俞副厅长注定就是个有意不开、无心成荫之人,几年彩票买下来,奖没中上,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4.彩民俞厅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