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之后又有几个学生走入教室,我背靠椅子,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冷眼看着那些陌生的新面孔。在我没有完全熟识这些人之前,我并不想和他们打交道。要是万一说错了什么,或者是中间有几个让我十分不喜的人,我怕我以后对他们的态度会十分恶劣。

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就和他们做陌生人。

“喂!”一只手伸过来戳了戳我的手臂,我顺着这只手的方向别过头,不想却正好对上穿着蓝色T恤且满脸含笑的昊。

心里有点小别扭,但还是应了一声:“怎么了?”

昊认真地看着我,眸光澄澈。他手里拿着一根先前被我拒绝的棒棒糖,然后趴在桌子上对我说道:“没什么,就是看你好像不太喜欢和别人说话而已。予,难道你以前都是这样吗?”

听了他的话,我有一瞬间的迷茫。

我以前,似乎并不是这样。

脑海里还有着小时候大概五六岁时的记忆,那时的我还处于“小屁孩”阶段,每天从幼儿园回家就是疯狂地玩。

但是我不和女生玩,她们的游戏无非就是过家家以及某某当妈妈,某某当女儿。我的性子对不上她们,因此我大多和自己的堂哥还有堂哥的同学玩。我们躲在江边废弃了的小木床底下,然后制作鱼钩,再去找来一根竹棍和绳子,接着便是钓鱼,钓小龙虾。

我现在的性格,和当初迥然不同。

是因为自己真如大家所说,我的气质太过于忧郁悲伤了吗?

或许吧。

我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

“我不知道。”我对着昊轻轻摇头,对于自己无法抉择的问题,我通常都会说不知道。这种含糊其辞的语调,往往代表着“我不想告诉你”。

“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你以前一定不是这样对不对?”昊眼里透着狡黠,就像星辰一样亮。

看着这样的昊,我无奈地扁扁嘴,然后自顾自地离开座位朝教室门口走去。

也许是因为班里从头到尾只有我和昊交谈的声音,当我站起来时,许多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我。当然也包括坐在我身后的昊。

感觉到自己被人注视,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我是动物园里专门用来给人参观以及戏耍的猴子。

颇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人,我逐一记住了他们长相。有个头发理得特别像混混和另一个斯文的男生我记得尤为清晰,特别是那个痞子一般的人。

“予,你要去哪里?老师马上就要来了!”昊斜着头,额上的一缕碎发随之倒下,覆盖在他的眼镜上。

本来很平常的一个动作,可是不知为何,从我们教室外走过的女生无一不把视线放在昊身上。还有一个女生干脆直接大胆地跑到教室里来,然后脸上堆起献媚的笑容,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让我有种她是不是变态的想法。

“你好,我是隔壁班的琳,你叫什么名字?”

琳伸出手满足地摸了摸昊柔软的头发,笑嘻嘻地问道,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

昊脸色不变,但是嘴角的笑意却越发地扩大起来。声音也拔高了几个调子:“我是昊,你长得真好看,美女。”

琳听了明显很高兴,还对着几个在外面等她的女生挥了挥手。那几个女生你推我挤,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进来。

那一刻,她们就像跳梁小丑。如果是我,遇到了这么一个同伴,我会为此而羞愧死的。

我目不斜视,从座位离开。有一个让我非常恶心的女儿站在我身边,我肚里有些反胃,或者换一个说法,我感觉自己呼吸进去的空气都混合那个叫琳的身上的廉价香水味。

而且,用“廉价”这个词,还算是我比较看得起她才说出来的。不然,我会直接用更肮脏的词来形容她。

学校的洗手间很干净也很宽敞,我拿出自己带来的小袋洗手液仔细擦洗着自己的手。

当我洗完手后,手臂有一处地方忽然发热,我抬起手一看,是刚才昊戳我的地方,皮肤上有着一个浅浅的粉红色印记。

一秒,两秒,三秒……我看着它,继而毫不犹豫地用水冲洗那块地方,然后静静地等待印记退去。

等我从洗手间出来回到教室时,教室里的三十套座位已经坐满了人,还有四个来得晚的学生因为没有位置只能和自己熟悉的人暂时拼凑在一起,等总务处的老师分配好桌椅后,他们才能拥有属于的自己的位置。

眸光流转,我看到喆坐在最后一排神智微微一凝,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琳已经离开了,教室的窗户也是打开的,可是为什么空气中还飘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我嫌弃地捂住了口鼻。

就在这时,班主任走了进来,是一个带着银边眼镜的年轻男老师,据小道消息说,这个男老师是从复旦大学的化学系毕业的,那这么说,这个老师以后会是我的科学老师了?

似乎还不错,从小学到现在,他是唯一一个男班主任,我期待着以后的日子。

老师就在这时把目光看了过来,不过幸好,他并没有看我。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没有看到你。”昊把头凑了过来,在我的耳朵后面轻轻说道。

耳朵麻酥酥的,我捂住了耳朵。

“刚才不是有一个女的来找你吗?她身上的味道很难闻,我就去了洗手间。”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觉得我太吵了所以才离开的呢。”昊有点释然地点点头,眼镜折射出一片白色的光芒,让我看不清他眼里的色彩。

不过,就算看清了又有什么用?

我有点神经质地皱眉,等待着开学典礼的起始与结束。

才刚开学,我是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想要赶快进入学习状态,而不是坐在这里与一个萝卜浪费时间。

似是察觉了我的不耐烦,昊把脸埋进了帽子里,可是他的眼睛还是会是不是地从帽子里探出来,接着就是找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和我聊着。

出于他实在太烦人,如果我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会招来更多的麻烦,于是我在心里替他找了一个借口:他只是还没有认识的人可以交谈罢了,以后会好的,忍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