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陈氏靠着床边,傅瑾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陈氏看着女儿冷漠的脸叹了口气,将丫头们都遣了下去:“娘只是个乡长之女,何德何能能入这偌大的学士府当二姨娘,萱儿,你可曾想过,依娘的身份为何你兄妹二人当初有着仅次于大姨娘生的那对兄妹优越的生活和你父亲的宠爱,便是当时的二姐儿都比不上你。”

傅瑾萱皱眉,她一直以为是娘当初争宠得来的,父亲是真心爱慕着娘的。可如今说来又怎么可能,若是真心爱慕怎么自那一次后,父亲再也没来看过娘,大学士府又怎么会抬举一个乡长之女做姨娘。

“不过是娘生了一张好面皮”陈氏自嘲道:“你是个聪慧的孩子,在你大姐没出嫁前,这府里谁瞧着更像嫡女”

陈氏问了一个问题,傅瑾萱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却太快了,来不及细想。

“若说你父亲当真爱过人,便是死去的大姨娘吧,娘知道这些,还是你哥哥出生那一年,沈玉舒为了压垮我亲口和我说的”陈氏像是回忆道:“那一年我怀着你哥哥,可你父亲却并未有太大的喜悦,一次,我在园中不小心撞倒了淑姐儿,那时的我四肢纤瘦可肚子却极其笨重导致并未看到淑姐儿,可淑姐儿却从亭子的台阶上摔了下去。你父亲知道后,不顾我怀着身孕,当着所有人的面摔了我一巴掌,甚至罚我去祠堂,那是我入府两年受过的最大的责打,那一刻我迷茫了,甚至心凉了,我像所有少女一般,以为你父亲是爱我的,可那次的事让我觉得不对了,从那之后,你父亲还是会来我这,可我渐渐察觉到你父亲的眼神更像透过我看着另一个女人。淑姐儿性子并不如名字那般贤淑,小小的她却满身是刺,自从园子的事后,淑姐儿时不时就来我的宝月楼冷嘲热讽,言辞更是奇怪,那时的我怀着源儿心绪不宁几次差点滑胎,我叫你父亲说说淑姐儿,可你父亲宠极了淑姐儿,非但不责骂还勒令我不许多言”陈氏说着说着眼角有泪划下:“我怎么也没想到,三年了,我在你父亲心里只是一个替身,在我诞下源儿那天,耗尽元神,沈玉舒来了,她耀武扬威地告诉我,你父亲之所以宠爱我,老远将我从乡下接来,只是因为我长得像死去的大姨娘,淑姐儿的生母。沈玉舒说我长得像极了,不仅样子像,神韵也像,让刚痛失了爱妾的傅斌生如获至宝”

傅瑾萱皱着眉,怪不得父亲那般宠爱大姐和大哥:“可是后来呢,哥哥的死你还是有责任。”

陈氏摇摇头:“自从我知道我只是个替身后,我的心就死了,你父亲来我也不愿招待了,渐渐的,你父亲不来了,宝月楼开始变得谁都可以欺凌宣泄的地方,我知道,那是沈玉舒的报复,沈玉舒怎么也想不到,好不容易死了个大姨娘,半路来了个我又夺去了她嫡母正房的一切。直到一年后,有一日满身是伤的源儿花着脸跌跌撞撞地跑回来,我心都疼了,问了才知道,是傅瑾淑合着丫头们将你哥哥按在地上打骂。我那么小的源儿被他们欺凌的一句话都不敢吭”陈氏闭着眼道:“后来我想方设法争宠,凭着这张脸,你父亲很快就回来了,源儿再也没有吃过剩菜剩饭,也再也没有被人按在地上欺辱了,就这样又过了一年,我怀了你,你出生后你父亲很宠你们,那段时间,你淑姐儿外祖母要不好了,她外祖家来人将她们兄妹接回去住一段,你父亲那段时间极其宠爱你们,直到你四岁,沈玉舒又有身孕了,大夫说可能是龙凤胎,老夫人高兴坏了,可是她却要冲你哥哥下手了,她动不了筠哥儿,他只能来动我的源儿,我不惜和她翻脸,将她的事揭露出来,可我忘了,她是老夫人的亲侄女,老夫人即使再厌恶她也会保全她...她到底是朝源儿下手了,当下人从河里捞出源儿的时候他已经是回光普照了,我恨不得去死,源儿才七岁,那么小那么懂事,我去找你父亲申冤,可你父亲却说所有人都看到是源儿失足跌落,我和他吵了一架,渐渐将你父亲拒之门外。你父亲后来将更多像她的女人找回来,也已经忘了我了,我心也死了。”

“你说我当初冷落你们兄妹,当初的我前有狼后有虎,有心顾及你们却无力而为,你哥哥很懂事,可你当初年纪小,不懂,导致如今我们母女这般冷漠,都是娘的错”陈氏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有些话不该和萱儿讲,大姨娘当年本该是正房夫人,她与老爷是青梅竹马,两家更是世交,可是后来,沈玉舒来了,一眼看上了年少的老爷,老夫人为了母家的荣誉为了两家的邦交硬生生将自己的侄女许配给了老爷。这大姨娘爱惨了老爷,却不惜触怒家里为妾也要嫁给老爷,老爷对她是又爱又愧,以至未有嫡先有庶,让大姨娘的儿子女儿不是嫡子女却是长子女。可惜红颜命薄,因疾而去了。

傅瑾萱不知该说些什么,难道一切都不怪娘么,不,可能只怪她和哥哥生在这样的大世家里。

15860275753
a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