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命运开的玩笑

  如果命运的齿轮是在不停地转动的话,傅彦晞认为遇到顾莫谦,一定是齿轮出现了故障。明明就不该相遇,不该相知,不该相爱,却偏偏从相遇,相知再到相爱,等到命运的齿轮故障修复了以后,那些相遇,相知,相爱都变成了命运开的玩笑。

原本打算过完年在家多陪几天父母的傅彦晞却因为父母的希望要求跑去相亲,短短几天连续相了五个男人了,再加上今天的已经是六个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听从父母的安排去相亲,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相亲。坐在这几天下来已经很熟悉的咖啡馆里,傅彦晞低着头玩着手机,看着时间,最后一分钟。“不好意思,傅小姐,我迟到了。”

如果光听声音的话傅彦晞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出色的男人,他的声音就像是大提琴拉出来的旋律一样好听,让人光听着就已经沉醉了。

“没有,还有四十秒。”傅彦晞放下手机抬起头。该怎么形容这个男人呢?英俊,不够准确。成熟,太过肤浅。他比那些英俊成熟的男人多了一份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该有的沧桑感,这种沧桑感一定会让他的容貌显得不是那么明显的突出,至少傅彦晞最先注意到的就不是他的容貌。

听到傅彦晞的回答,唐铭瑄先是一愣,接着笑着坐下来,“不好意思,久等了。”

“没事。”

相亲其实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两个不认识的人通过长辈或者是朋友的介绍坐在一起,然后开始报备自己的缺点优点,工作,薪酬,以及一切关于自己的东西,当然如果对方不满意的话,那这场无聊的相亲就会这样结束,接着开始另一场无聊的相亲,周而复始,直到找到那个自己满意的,对方也满意的人,最后,甚至可以谈不上有多少感情就可以去领那张很重要实际上却很便宜的结婚证,也许,过不了多久又会去领一张离婚证。反正在傅彦晞看来,相亲的结果就是这样的。

“这位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吗?”

“一杯蓝山,谢谢。”

“好的,请稍等!”

这样的相亲对于唐铭瑄而言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在外人眼里家世,相貌,人品都属于上等的他,实际上却只谈过一次恋爱,爷爷总是说他眼光太高,事实上呢,他只是想找一个能懂自己的人,如果光是喜欢他的家世,他的相貌,这样的老婆娶回家真的还有幸福可言吗?当然,随着他年龄的逐渐增加,家里的长辈没有一个不着急的,导致这几年来他相亲的次数与日俱增,从刚开始的一个星期一次到后来的一天几次,只要他有时间,就会被安排相亲,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对象,他想这样无聊的相亲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傅小姐这是第几次相亲了?”以前的相亲唐铭瑄从来不会主动开口询问什么,因为那些女生总是一看到他就说个不停,他想主动开口说什么也没有机会,可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从他进来到现在,他对面女生仅仅只看了他一眼就把视线移开了,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这让一直以来都不曾主动开口的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能随便找点话题。

傅彦晞搅了搅咖啡,闻着带点苦涩的咖啡香味,回想起她最喜欢的糯米沱茶的香味,有点出神的想着也许下次相亲可以约在茶馆,咖啡馆真的不怎么适合她。出神之际,听到对面的男人开口说话,抬起头带着礼貌疏远的笑容,“加上这次第六次。”

不知道为什么,唐铭瑄突然想到一个词语,淡泊宁静,跟他眼前的这个女人太相近,这也是他对她的第一感觉。也许她的容貌也足够出色,可是却及不上她身上那种宁静淡雅的气质,让人十分舒适。“傅小姐似乎不怎么喜欢喝咖啡?”从他进来,就没有看到她喝过面前的咖啡,点了一杯咖啡却不喝,唐铭瑄想她应该是不喜欢喝咖啡的。

似乎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发现她不喜欢喝咖啡,傅彦晞意外的看着唐铭瑄,相亲这六次,前五次同样也在这个咖啡馆里,没有一个男人发现她不爱喝咖啡,而这个叫,嗯,好像叫什么,唐什么的,很细心,能发现她不爱喝咖啡。“你不觉得咖啡很苦吗?”

“苦,可以加糖加奶,傅小姐可以尝试一下加过糖之后的咖啡或许不会那么苦。”

“您好,您的蓝山。”

“谢谢。”

看着端起咖啡慢慢品尝的唐铭瑄,傅彦晞觉得这个男人跟之前的几个男人好像不一样,垂眸继续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加了糖之后的咖啡就变味了,不是原汁原味喝起来就不是咖啡特有的味道了。”

唐铭瑄喝咖啡的动作顿了顿,带着淡淡的笑容放下手中的咖啡,“还没有正式跟你介绍过我自己,我叫唐铭瑄,目前在枫翔集团工作,年薪五十万,有车,有房,有存款,只谈过一次恋爱。”按照以往的相亲的经验来看,女人最关心相亲对象的条件无非就是这几条,虽然不知道这位傅小姐关心的是什么,但是先交代一下还是需要的,不然怎么叫相亲呢。

是啊,相亲无非想要知道的就是对方是否有车有房有存款,最好人长得也要好看,人品也要好,可是这样的男人用一句通常一点的话叫“好男人都是人家的老公了。”傅彦晞不能否认,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很符合所有相亲女人的要求,长得好看,又有车又有房还有存款,至于人品,能有这么细心的男人,应该也不会太差吧。“傅彦晞,在华益工作,只是普通员工,没有车,房子也是父母的,存款不多,谈过一次恋爱。”只是出于礼貌,傅彦晞也同样把自己的能说的也说了,却逗笑了唐铭瑄。

听着她的自我介绍,唐铭瑄忍不住轻笑出声,“傅小姐,这些只需要男方来说就行了。”

“现在男女平等了不是吗?”

这样的问题让唐铭瑄有点,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笑着把话题转移,“既然傅小姐不喜欢喝咖啡,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呢?”

“叮铃~”“不好意思,我接一下电话。”

“请便。”

傅彦晞想现在这个时候能打电话来的恐怕只有叶辞妍了,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她。接起电话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电话那头叶辞妍扩大了无数倍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耳膜,彻底干扰了她的脑电波,“彦晞,顾莫谦回来了!”

走在冷冽的寒风里,回想起刚刚的那通电话,傅彦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说好的放下,说好的埋葬过去,可是刚刚在听到他回来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没有了心情在继续坐在那里相亲了,挂了电话,出神了好一会儿才跟唐铭瑄说了声抱歉就出了咖啡馆。

清泉市的夜晚即便是冬天还是会有许多小贩在路边摆摊,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给女朋友制造惊喜,在不远处的地方,烟火放的是那样的绚丽多姿,连专心叫卖的小贩都忍不住抬头望两眼,感叹两声“年轻真好。”傅彦晞走在路边,双手插在外衣的口袋里企图让自己冰凉的双手能够有点温度,不经意看到一位老婆婆的摊子上摆着许多松子糖,她慢慢走了过去,一直不想拿不出来的手捻起一块松子糖,“阿婆,这个怎么卖啊?”

“十块钱一斤,这个糖啊,是我们自己家做的,特别甜,小姑娘要不要尝尝看。”天气特别的冷,老婆婆冻得脸都快要僵硬了,却还是扯出比她身后的烟火还要绚丽的笑容,也许,她在等着卖完这点松子糖就可以回家躺在暖暖的被窝里,不用被寒风吹得连骨头都忍不住发抖。

“您帮我称一点吧,不用太多,小半斤就行了。”

“好。”

丢了一块在嘴里,浓浓的甜味充斥着整个口腔,一边吃着嘴里的松子糖,一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边,不知道哪里的烟火还在放个不停,似乎有了点兴趣想要看看,傅彦晞抬起头望了望天,这烟火,放的可真是不要钱啊。勾起一丝笑意独自摇了摇头,双眸瞥见的那一抹身影让嘴角边的笑意僵硬了,就连周围吵闹的声音都变得安静,看着他渐渐走近的身影,看着他背后微凉的烟火,傅彦晞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眼泪变得这么不听话,居然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第四章 命运开的玩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