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放下过去,过年

  “拿上这些钱,离开莫谦,他不能因为你失去他的前途。”

原来看上去文化修养都是上等的人并不一定做着有文化有修养的事情,不然怎么会有现在的一幕。一位气质高雅,面容姣好的夫人,手里拿着一叠金钱,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自以为是的高贵,而她对面坐着的是梳着马尾,娇美的脸上还略带一份青涩的傅彦晞。

“这位夫人,也许在您的眼里你觉得感情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你觉得拿着一笔数额不小的钱,一身高雅服装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告诉我,我应该离开顾莫谦,因为我阻碍了他的前途,我就应该觉得我配不上他,然后感恩戴德的拿着这笔钱离开他的身边。”傅彦晞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不管对方用怎样她认为的羞辱来羞辱她,但那毕竟还是长辈,最基本的礼貌她傅彦晞还是能做到的。

顾夫人带着理所应当的笑容看着傅彦晞,觉得她说这话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殊不知,这只是傅彦晞的开头,“但是,顾莫谦有他自己的选择,作为他的女朋友我尊重他的选择,并且会和他一起承担后果。您的这笔钱还是您自己留着吧,我虽然不富裕,但是还不至于为了钱而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观点,感情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如果今天是顾莫谦来告诉我我阻碍了他的前途,要我离开他,那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只是您并不是他。”傅彦晞站起来,看着眼前脸上已经变了色的顾夫人,微微弯下腰,“不好意思夫人,您的意思我恐怕不能照做了,学校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出了咖啡厅,傅彦晞看着满街的落叶,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勾起一抹无奈又苦涩的笑容,“顾莫谦,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原来你家不是一般的家庭。”低着头,听着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扰乱了她一直以来的淡然。

“彦晞,我母亲是不是找过你?”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传到傅彦晞的耳朵里,“是啊。”

那边没有马上说话,就连一直熟悉的呼吸声都变得有点不同了,是愤怒,还是别的,傅彦晞猜不出来。“那,她是不是给了你一笔钱?”

叶辞妍常常在傅彦晞耳边说着这样一句话,“如果情侣之间可以没有怀疑,只有信任,那有多少情侣可以不用面对分手的结局。”信任,真的有那么难吗?

“她是拿着一笔钱来找我的。莫谦,如果我们之间的感情足够坚定的话,你说,信任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挂了电话,傅彦晞看着手里的简历,突然发现手上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连这么一份薄薄的简历都快要拿不住了,眼前模糊一片,不多时手背上便迎来了一滴透明的泪水。

“彦晞,顾莫谦出事了,你赶紧去市医院。”

正在收拾行李的傅彦晞扔下手中的东西就往医院冲去,向来平静的面容上此时遍布泪痕。

“医生,莫谦他怎么样了?”沈绍斐的声音是那么的急切,等到傅彦晞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就是向来都是谦谦君子的沈绍斐双手抓着头发,懊恼的坐在椅子上。

“病人的脑部遭受强烈的撞击,如果明天可以醒来就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他的记忆恐怕……”

“他的记忆会怎么样?”

“可能会有一部分缺失,具体的只能等他醒过来才能知道。”

“傅彦晞,如果不是因为你收了他母亲的钱要离开他他怎么会着急之下开车出了车祸?你现在还来干什么?你滚!”沈绍斐一脸狰狞的看着已经失去神智的傅彦晞,心里的恨意无法抑制的涌出来,如果杀人不犯法,恐怕现在傅彦晞早就被他狠狠的掐死了。

离开,这是傅彦晞在伤心之下做出的决定,如果早知道会变成现在的情况,她就算是死也要跟他解释清楚,也不要他浑身裹满了纱布,一点生的气息都没有的躺在那里,她后悔了,傅彦晞人生中第一次后悔了。顾莫谦,只要你醒过来,我一定告诉你我没有收你母亲的钱,我不会离开你。

“阿姨,叔叔,莫谦醒了!”沈绍斐一晚上没睡的倦容上此时洋溢着有点夸张的笑容,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兄弟从死亡边缘走过一遭醒过来,沈绍斐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

“莫谦,我要离开不是因为收了你妈妈的钱,我没有收你妈妈的钱。”

病床前,傅彦晞说着她从来不屑的解释,因为憔悴而苍白的面容让她显得那么的娇弱,可在此时顾莫谦的眼里却是有点不知所以,“你,是谁?”

“姑娘,姑娘,醒醒,清泉市到了,醒醒。”

又是一场梦,傅彦晞望着车窗外熟悉的街道,揉了揉眉头,“不好意思。”

走在久别的路上,回想起刚刚的梦,想到沈绍斐一直以来对她的恨意,过去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傅彦晞觉得一切都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与那件事相关的人早就应该退出她的人生了,那些人,那些事都该放下了。

“这个不是彦晞吗?回来啦?”

听着熟悉的乡音,关怀的问候,傅彦晞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是的,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爸爸妈妈啊老想你了,一直望着你快点回来啊。”

“嗯。那我先进去了阿姨。”

“进去吧,进去吧。”

傅彦晞拖着行李打开家门,没有看到本应该在家的爸妈,换了鞋子,看了看时间才十点,还早。回到房间先把衣服拿出来整理一下,看到压在衣服底下的照片,傅彦晞把它拿了出来,拿了本书夹在里面。等她把衣服收拾好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应该是爸妈回来了。

“你觉得这个男孩子怎么样?要不然等彦晞回来的时候让她去见见?”

“嗯,不错,可以让彦晞去见见。”

听着想念已久的声音,说着让她最头疼的话题,原来爸妈一大早不在家就是去帮她相亲去了,傅彦晞无奈的走出房间,“爸妈,我回来了。”

做父母的最希望的无非就是儿女都能够陪在身边,许久不见女儿的二老,突然听见一直想念的女儿的声音傅爸傅妈都愣住了,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他们眼前的傅彦晞,而傅妈妈更是红了眼眶,“彦晞,你回来了?”

看着红了眼眶的妈妈,傅彦晞觉得自己真的好不孝,也微微红了眼眶,“是啊,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美琇,我去买点彦晞爱吃的菜,你赶紧给她倒杯牛奶,等我回来就做饭。”爸爸永远都是最朴实,最宽厚的疼爱,他不会像妈妈一样煽情,不会说些什么动听的话,只会无微不至的关怀着他最宝贝的女儿。

傅妈妈拉着女儿坐到沙发上,一边忙活着给她去倒牛奶,一边回应着,“哎,好好好,你赶紧去,快点回来啊!”

傅彦晞坐在沙发上看着出门买菜的爸爸,忙着给她倒牛奶的妈妈,心里面真的是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南京忙工作,这两年更甚至是为了逃避爸妈的逼婚连过年都不敢回家,她一直以来都顾着自己的感受,却忽略了疼她爱她的爸妈的感受。

知道女儿胃不好,傅妈妈把牛奶热好了才端出来,“彦晞,快先喝点牛奶,饿了吧,等你爸回来妈妈就去煮饭啊。”

傅彦晞端着暖暖的牛奶,不经意间看见偷偷抹眼泪的妈妈,“妈,牛奶真好喝。”怎么能不好喝呢,那是妈妈亲自倒的,亲手热的,这份关爱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好喝了。

傅妈妈听到女儿的话,连忙擦干眼泪笑着抬起头,“那就全喝完。”

“嗯。”

“彦晞,这两年在外面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啊,你看看你都瘦了,一定没有按时吃饭对不对?”

“妈,我当然有按时吃饭啦,我可不想胃疼呢,我就是太想您做的菜了,所以才会瘦的。”

傅妈妈宠溺的看着傅彦晞,“你啊,贫嘴,那你等会儿就多吃点,不然妈可不相信。”

“好,我一定通通吃光。”

许是担心女儿饿着,傅爸爸用最快的速度买了菜赶回家,一回到家就催促着傅妈妈赶紧做饭,二老都在厨房忙着为女儿做饭,傅彦晞看着一刻也不停歇的爸爸心头就想放了一个热水捂子,浑身都暖暖的。走到窗边,外面竟然下起了点点小雪,看着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傅彦晞的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个冬天她真的不感觉冷。

饭桌上,傅彦晞陪着傅爸爸喝了几杯小酒,吃着妈妈做的菜,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再也没有了在外面时的疲劳,“爸,你少喝点,多吃点菜。”

傅爸爸喝了一口酒,爽朗的笑声回荡在饭桌上,“没事,今天爸爸高兴,喝不醉的。”

无意间看到傅爸爸鬓间的几缕白发,傅彦晞才真正意识到,父母真的老了,她应该多花点时间陪陪他们,而不是总是为了过去那点事情把自己封锁在自己的世界里,独享伤感。

在家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回来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几天傅彦晞和爸妈一起送灶神,打扫卫生,煮东西,做着清泉市这边特有的过年习俗。在这期间妍妍打过一次电话来,电话里似哭似笑激动的声音让傅彦晞不由着急,原来,沈绍斐竟然要带她去见他的父母了。挂了电话,傅彦晞出神了很久,也许想要放下过去的人不只是她。

在清泉市过年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多热闹,只是大街小巷每家每户都忙着贴春联和蒸糕,见了面都道声“新年快乐!”大年三十晚上,傅彦晞和傅爸傅妈一起守岁,窗外的烟火放的格外的热闹,一整个晚上都不肯停歇,电视上放着耳熟能名的春晚,桌上放着一堆小吃。十二点的钟声一响起,傅彦晞就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新年快乐!”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过了十二点,傅爸傅妈就赶傅彦晞回房睡觉,他们却还坐在沙发上说是要在守一会儿,傅彦晞拧不过他们,只能回房间睡觉。

大年初一一大早,傅爸傅妈就把傅彦晞给拉了起来,因为一年的头一天不能赖床。傅彦晞刚刚起床把手机开机,短信铃声就响了,一看是妍妍的,那妮子只发了条“新年快乐!”就没了,她打过去那边是关机的,可能是还没起床吧。傅爸傅妈见女儿已经穿好衣服出了房间便拿出压岁钱,虽然说傅彦晞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是在她们家,只要没有结婚的都可以拿压岁钱。这一天可以说是一年之中最闲的一天的了,什么事都不用做,连家门都是不出的,一家人就坐在客厅里打打牌,吃吃东西,话话家常,看看电视就过去了。

大年初五,那是清泉市的人们迎财神的日子,从凌晨十二点开始就有不断的炮竹声响起,据说,哪家人家最先放的,财神爷就可以先去他们家了,这些都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习俗。傅彦晞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炮竹声,心却十分平静,躺在床上不知道何时进入了梦境。

第三章 放下过去,过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