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杀戮

温柔的杀戮

荣祺思静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

  前言

听说人有两种本能,生的本能让我们自卫、防御和繁衍,死的本能让我们否定、毁灭、攻击。

又听说,生的能量和死的能量,其实是一体的。两者区别只在于,是否能被“看到”。

对生命来说,最恐怖的是不被“看到”。

不被看到,就没有回应——处于黑暗与孤独之中,就等于是彻底的被否认、没价值和负能量。

这种致命的痛苦,必然会引起趋向分裂、毁灭、杀戮、死亡的冲动。

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的能量完全被“看到”,并且和他人建立关系……

那么,他就能够被启发、被治愈和被祝福。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的灵感,来自于同事给新室友微信打招呼,结果没有回应。

同事说,好想杀了他。

我被他这份真情感动了(划掉),吓到了。

由此有了这本小说。

————————————————————————————————————————

正文

出了地铁站,一辆卡车疾驰而过,扬起的灰尘让你皱了皱眉。

你是刚刚来这个陌生城市工作的大学生,才结束了一家公司的面试。

虽然已经是秋天,天气仍然闷热难当,你穿着厚厚的西装走在大街上,汗水湿透了整个后背。

你拐进十字路口旁边的一家面馆,进屋时,里头已经坐着三五个工地的建筑工人。

店老板是个五十多岁戴白帽的中年男子,满脸严肃地在看报。隔壁桌的工人们喝得正起劲,大声地用家乡话聊天。

「大哥,给我来一份小碗牛肉面。」

隔着蓝色布帘子,你朝里头喊道。

店老板起身,将报纸整整齐齐地折了两折,放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你听见哗啦啦洗手的声音。

真是个爱干净的人啊,相信做的料理也很卫生吧。

你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瞄了一眼椅子上报纸,看到“悬红20万,警方缉拿变态狂魔”的标题,旁边以小字写着“多名年轻男子惨遭分尸,受害人大多身体组织及忄生器官缺失”。

这时一个女人骂骂咧咧地走进店,她烫着一头波浪卷的长发,穿着一套紧身红裙。说也奇怪,隔壁桌的吵闹声瞬间安静了。

她提着高跟鞋一屁股坐在你身旁,抬起雪白的大腿搁在桌子上,她的左腿膝盖淌着血。在她弯腰的时候你不小心瞄到她的胸部,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女人一边拿餐巾纸擦拭伤口,一边沉浸在激动的情绪中喃喃自语,听不清楚在骂什么。

很多人的眼光被吸引过来,隔壁桌的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夹杂轻蔑的笑声。他们的家乡话口音很重,你只听懂了一个“鸡”字。身材魁梧的店老板绷着脸从帘子后面走出,用手比划出赶人的动作。

受伤的女人红着双眼,一声不吭地瘸着左脚走了。你不经意地发现,她的右腿脚踝处有一只黑色蝴蝶刺青。

*—————*—————*

「您真是有眼光,整个小区只有这一栋是公寓,其他都是别墅,嗳,有钱人住的地方嘛!空气好,绿化好,交通还很方便,十分钟就可以走到地铁站,我也住着附近,平时开车五分钟去大超市shopping,或者上夜市吃点好东西。关键是租金也很优惠。」

中介先生是个带有南方口音的矮个子男人,长得像曾志伟。

「如果您满意的话,今天就定下来吧。现在是租房旺季,好多应届生都在找房子,先下手为强。」他用厚实的手掌比划一个砍头的动作,继而哈哈大笑。

你也跟着笑笑:「房子是很好,但是……价格方面可以再优惠一点吗?」

中介先生问:「有什么地方您不满意?」

你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不太习惯跟人讲价还价的缘故。「没有,嗯,就是如果更便宜一点会更好。」

中介先生听了,微微一笑,小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最后,你还是攒足勇气付光了所有押金。刷信用卡时的数字把你吓了一跳——你从没有一次性支付这么多钱,但更令你害怕的是,你清醒地意识到这对大城市生活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依依,你严重怀疑自己是否愿意花这个钱。在自尊心受挫的那一瞬间,你特别想说一句“不想租了”然后夺回信用卡。但这是为了依依,她喜欢住在城郊,认为这里的天空更加蓝,生活节奏更加缓慢,也更加具备过日子的气氛。她已经说过一百次,如果要买房她只愿意选择这个地区。

就在毕业聚餐后去酒店温存的那个夜里,她还对你说:“老公,无论将来怎么样,我们俩都要好好的。”

那一刻你被深深地打动了。

所以你愿意准备这样的一个惊喜,依依肯定会开心死的,她会像被烫到了一样发出又尖又细的惊叫声——每次你替她准备一些小礼物,她都会有这样可爱的反应。

「这是您的钥匙,请拿好。」中介先生重新回到了推荐房子时那股热情。「还有什么需求,请您尽管吩咐。」

*—————*—————*

令你大感意外的是,女朋友依依对新租房的喜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烈。

「为什么要合租?」她颇为不满地叫喊了一声。「在家里还要跟外人一起用洗手间你恶心不恶心!」

这一带几乎都是合租房,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有几个是可以租一整套房子的?

虽然有点不耐烦,你依然轻言细语地哄着她:「好了老婆,别生气了,住宿舍、上班不也要跟人共用厕所吗?」

「那能一样吗?宿舍都是同班同学,合租可都是陌生人。」

「熟了不就好了吗?」

依依白了你一眼:「朋友跟熟人那能一样吗?」

你没骨气地赔笑着,这是你的一个示弱的讯号,只要再等等,女朋友很快要找台阶下了。

果然,她叹了口气,说:「谁叫咱没钱呢?可是我不气这个,我气的是你都不知道我生气的理由。」

你装作生气的样子:「你什么意思?难道我没有错就不能被你骂了?——哎呦,我错了!老婆,别掐了!疼……疼!」

两人胡闹完了,女朋友躺在你怀里轻轻地问。

「老公,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你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其实我只想有个家,每天逛逛街买买东西,把小屋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做一桌好菜等你下班,站在门口跟我喊,老婆我回来了……」

她热切地望过去,发现你根本没在听。

「你呀!」女朋友狠狠力捏了一把你的鼻子,「就像个小孩子。」

*—————TBC—————*

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