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巧遇佳人

  我继续在原来公司上班,田驰卖掉了酒店,和希希在鼓楼边开了一家店,专卖儿童衣服的,有时候周末还举办“年轻妈妈交流Party”。我不知道果子会怎么选择,红拂姐入狱前将酒吧和她所有的财产都转到果子的名下,红拂姐是真心爱他的,如果她没有那么一段经历、没有陆民康这个前夫,我想果子和她会是最搭配和幸福的一对。

几个月下来,我去过果子酒吧三次,每次我都会绕道走,顺便经过鼓楼看看田驰和希希,还有我的干女儿。大学里面的希希早已经在这个城市的浪涛中来冲刷了一干二净,没有原先的闹腾、单纯、固执和嘻哈,经历过这么多事儿,从选择和田驰在一起,噩梦就从来没离开过她,命运之神你何以忍心对如此纯洁和美好的女孩儿下如此的黑手!而今,希希的脸上更多的是淡定与从容,她会热情地接待每个来这里购买儿童衣服的妈妈们,甚至会大打折扣给她们,有次我问田驰,喂,你们这是在做生意啊还是义卖施舍之类的。田驰回答说,我爱她,在她身上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是我作为她老公却没有完全能保护好她,让她承担了男人的惩罚和罪恶,我只是希望她能够明白,我爱她,像大学时候那样没变过。

我想希希还要一段时间去面对自己,她需要的时间和田驰的关爱,田驰要的是等待和爱,从大学时候开始,看着他们的恋爱到结婚然后是现在,我祝福他们一直幸福的走下去。

果子的酒吧依旧是那样里,这里的街永远给你一种天塌不惊的感觉,一旦你进入这里面,你会感觉外面的都是浮云而已,或者当之没发生过。果子的酒吧名字改了,不再是原来的“红拂女”,这让我想起了田驰让我帮它起名的事儿。酒吧现在的名字改成叫“WAITINGBAR”,看到名字我就知道果子会等着红拂姐,他对红拂姐谈不上恨,尽管老狼的死和她有关。我问他,你原谅她了。他淡淡一笑,然后掏出笔在手里写下一行字字,没恨过,一直爱。对于果子来说,红拂她更多的是一个报恩者和受害者的角色出现在故事的发展里,她没有能力去选择做与不做,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善良的女人,她懂得报恩,只想还清欠下的债,对于这样的女人你又能责备和怨言什么呢。

至于我,呵呵,我想如果人可以将大脑抽成真空该多好啊,可以不用去想、思考,在工作的时候抽出来用可就可以了。老汪退休了,雪颖不告而别,带着她和老狼的故事。

周五加班,新来的总管姓谢,年纪和老汪差不多。散会的时候他让我去下办公室,有事儿要交代我。

还是原先的老汪门外,曾经在这里第一次接近雪颖,也是在这间办公室第一次认识。门是开着的,还是先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的声音,很轻。

“喔???请坐,我姓谢,你可以我老谢,谢伯伯也就可以了,我和老汪是老朋友,应他的要求接手先管理下他的公司,老汪跟我提过你,在公司里面,你是最年轻的也是最优秀的高级顾问,我相信老汪的眼光,我更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我直说了。”

我听着,明知道他在赞赏我却没有一丝的喜悦感。

“下周你代我去参加一个签约会,我临时有事儿,这是内容的部分资料,你拿去看看,到时候交代清楚就行,有问题打电话问我。”

我接过一袋文件夹,是一个合作契约书,显然双方都谈得差不多了,只欠签字画押那种,简单地说,我就是去跑下堂。

但是这样的跑堂在我们这种公司是很觊觎的一件事,在行内也是很有脸的一件事儿,所以一般主管级别的人都不回去亲自出席,而代签的人一般都是自己公司的顶尖者,像经理助手之类的人。所以能参加这样的签约会能够让自己在行内显尽风光。

周末晚上在家我重复地看着这些文件,总不能再签约会上一问三不知吧,我发现我居然很享受这样的工作,可以不用去想其他事儿,死命地记文件就可以了。

第二周周三早上起床,我习惯地拿起床边的一张照片,一棵树下坐着俩个人,照片已经开始泛黄,好多年了吧,想想居然快到十年了,自己苦笑一下,吻了下树下的女孩儿,又恣意的笑了下,仿佛这样很让我满足。

签约会定在晚上八点,我觉得我要做足准备把前几天看到得问题再向老谢过一遍,不能有差池,几千万把我拆了卖都还不够零数。

我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签约地点,一幢崭新的写字楼,数十个月前我和小寒经过这里时还问她,你还记得我们小学学校么。“当然,就是这里,那边原来还是小操场呢,你打过架的地方。”她的回答记忆犹新。而今这块“福地”又被翻新盖了这座现代化的写字楼,已经是人逝物非了,我低头苦涩地笑了笑。

“对不起,我有急事儿,可以借你的手机用下吗?我手机没电了。”一阵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正在回忆的我。

“噢???好的。”我慌张地掏出手机,递给她。

“谢谢你了,帅哥。”她的称呼让我惊诧了下,随即缓和,我曾一再认为我已经到了垂垂老矣的年纪了,年轻早已经在我身上逝去。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10分钟。我看着这女孩儿的背影,说话很平静,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结束通话,心里有点着急。

正当我着急地看着她的时候,突然她转过身和我的目光对视了下,我赶紧转移了视线,继续着急的等候。

“还你???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你一定再赶时间吧?”她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事儿,还好,迟一点没关系。”我轻描淡写地回答道,露了一个微笑的瞬间我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忘了怎么去笑,怎么去挤压脸部的肌肉才能会形成一个笑容。

“在这幢楼里么?在几楼我有捷径喔!”她做嘘声装。

“是的。17层。”我回答很简洁,我只想现在挤进电梯里。

“跟我来,快!”她招呼我,看我没反应拉起我的手向前跑去。

“怎么出去了,我就在这里有事儿”她拽住我跑出了写字楼,我在门口停下来问道。

可是捺不住她拉,“跟我走就是了”飘过来一句回答。

转眼间被她拉进一个电梯,“这里没人,是物流专用的电梯,很少有人知道的。”她按了17,电梯开始向上滑,而我却没有一点要褒扬她的意思。

“到了”她走出电梯,转头对我说道。

“谢谢你了!你不下去吗?”我现在也只好谢谢她了,要是想挤大楼内的电梯进来估计现在还在等呢。

“很巧,我也到17楼。再见了!”她笑着摇了摇手,我连“再见”没还出口,她已经消失在视线内了。

我再次看了看时间还有3分钟不到,时间掐得真紧。

巧遇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