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恋人归来(一)

  “那你说我在想什么,你知道啥了?”我反问她。

“那你和我说说这六年你都发生了什么?”

“你六年又都发生了什么?”我继续反问她。

接着,我们互相讲了一些有趣的事儿。她告诉我她一开始到美国的时候害怕讲话甚至有点轻度的抑郁症,她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有时候还两份兼职???

回去时候的路上堵车,加上小寒的爸爸开车比较慢,我们到家是很已经快5点了。

我爸开的门,“老郑——”,“老苏——”小寒爸爸和我爸就这样在门口抱住了,一阵嘘寒问暖。

“小寒啊,乖女儿,想死妈妈了,快过来”我妈从里面跑了出来,那个劲急得,恨不得三步并两步,要换做是我,小陈肯定说,“臭小子,打哪儿混去的???”

就这样留我一个人杵在那儿,还是在中间。看来我成多余的,这小陈看见小寒那个兴奋劲儿估计比当年生我时还开心。

现在依旧是我在中间,而爸妈从两侧分别给了我个拥抱。我西服上的光泽鲜亮耀人,她说穿白色礼服吧,你黑,这叫“反搭”,我不懂,不过现在看起来,确实够帅的。

“你别杵这儿了,买菜去!”小陈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脚。怎么上绷带儿了啊,小陈,我看到我妈脚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还不是你要吃果冻和熟肉片,老妈气愤地说,下楼去超市买果冻的时候,在楼道门口摔了跟头,这不和老苏刚从医院赶回来还好没大碍。我一听心里突然堵了下了,我在害怕什么呢?

“得,要买你自己买去,这么大了还吃零食。顺便去市场买点菜,快去。”小陈你也太不人道了吧,我刚奔波了半天刚回来,午饭还没吃,让我歇会儿成不。“我陪你去吧。”小寒说完向我爸妈招了招手,然后拉着我出门了。

“你——你买果冻是给我吃的吧?”小寒问我。

“恩。。。恩。看你妈给你买果冻都上绷带儿了,你以后得好好孝顺她。”我回答道。

小寒一听一下就乐了,“还‘我妈’给我买果冻,敢情她不是你妈呀,还让我好好孝顺。”

“我要是说你吃的,估计她早一溜儿的早买好了,没准还批发的买。”

她更乐了,止住笑后说,“谢谢你还记得。”

对,我也庆幸我还记得。

“那是,有关你的什么东西我都记得。”我想也没想,顺口接了她的话。说完之后才发现不对劲。当我回过头看小寒的时候,她正对着我笑。当时我那个尴尬—

走着走着,小寒两只手拉住我的胳膊,没几步,我提起手,牵起她的一只手,当时很紧张的说。本来我家离菜市场要坐两站公交的,我更喜欢这样走着去。

途径一家超市,我们拐了进去,我问她美国有果冻么,问完就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冷,估计田驰听到后会冒出一句,“你这不是2B问题么?”。

走过去,走回来。

我们买完菜回来已经7点了,刚进门,老妈就走了过来,我想又要说我了,买个菜这么久。但是结果,没有说我反而冲着我笑。因为我牵着一个人的手进来的,这就够了。

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我发现我忘了买水煮肉片了,老妈看出我心思。“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在煲着呢,一会儿就好”,小陈蛮细心的嘛。“妈,别太累着了,您的脚受着伤呢,等你脚好了在做也不迟的。”小寒接过我妈的话茬。“苏晨,你看看人家小寒都懂事儿,多体贴人,你要是有人家一半我就省心了。”小陈您又不是做给我吃的,为您的女儿累点无所谓的,是吧。我心里嘀咕着。

我家有3间卧室,我睡一间,老爸老妈一间,还有一间是小陈备用的。都说女人有三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妈是:不哭不闹就换房睡觉。小陈这招真管用,每次和老苏闹别扭了,好吧,咱不跟你闹腾,卷被盖换房。不多久,老苏从卧室走出来,“苏晨,去和你妈说说”,我爸对正在看电视的我说。我会拉起我嗓门象征性的向我妈的‘偏房’喊句,“小陈哎,你家老苏说他睡酒店去了。”“臭小子,落井下石啊你,我今个儿睡你屋了。”而我会在老爸说完这话前,回到我的卧室,关上门。接着,就听到一阵阵敲门声,然后就听到客厅一句句“别跑——别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玩老鹰捉小鸡。

现在家里多了两个人,睡不下来了。“苏晨,你的房让出来给小寒,你一个人睡客厅沙发。”小陈帮我拿来两条被子。好吧,我愿意。我去收拾了下我的房间。不用收拾,就这样的没事儿,小寒说。我的卧室和客厅一墙之隔,准确的说是一块木板之隔,我的卧室是从客厅分隔出去的,小陈嫌客厅大,后来请人用木板隔出一件做卧室给我,一般大小。小陈这勤俭持家做得,从小我吃饭碗里绝不沾一粒米,“米价又涨了,以后没得米给你吃了!”小陈的话真灵验说米这米价就没降过,说肉这猪长得跟不上价格。小时候,每逢亲戚朋友的有请客吃饭的宴席什么的,小陈准把我带上,而且要提前饿我一天,她的理由是,份子钱这么多钱都交了,多个人多张嘴,饿你一天吃多点。

现在我睡的沙发在墙的这边,我的床在墙的那边。

那年,高考分数出来了,我和小寒竟然都是626分,爸爸妈妈们为我们庆祝,瞧,这俩孩子还真是心有灵犀,大学毕业就把婚事办了,让我们四个早点抱孙子。当时我就想要抱孙子也不定要趁结婚,先上车再补票。

在高考之前我和小寒一起种了一棵数,小寒给树取名叫:祈祷。还说,等它长大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树了,下雪的时候更好看。

后来没等到长大我就知道这树为什么叫“祈祷”。

都说上帝爱开玩笑,现在看来上帝的笑点还是很高的,高得当全世界悲伤的时候只有她在笑。比录取书早了两天,小寒的妈妈离开了我们这个大家庭,心脏病突发。没多久,郑叔叔带着小寒去了美国,一去就是六年,据老苏讲,是因为工作调动,有个出国研究学习的机会。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我说不上来而已。

想着想着,我居然居然流泪了。我抽出外面口袋里的纸巾,顺便又打量了一遍自己的行头,皮鞋的光泽耀人,白色的西服干干净净。她说,你穿白色礼服吧,你黑,这叫“反搭”。现在看来,确实够帅气。

想完这些事儿的时候,我身后已经坐满了人,不知道是他们进来时太过安静还是我入思太深。他们必定都带真挚的祝福来的,我们让期待我们的人等了很久。

我是新郎,我在等我的新娘,还有15分钟,我可以娶到她,至少可以不用继续隔着木板对话了。

恋人归来(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