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恶魔的预告

  五年后

阳光懒散地升了起来,床上一个娇小的女孩闭着眼,红彤彤的小脸非常粉嫩,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捏。

“好痛”女孩睁开眼揉了揉脑袋,看来必须赶紧行动了,否则…………

祁连雪来到父亲的卧室,只见他正在看着一幅画思念,画中的女子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身上的白色衣衫衬得女子完美的身形,修长的手轻轻抚摸着树上的桃花。

“父亲……”祁连雪走到祁连冥身边,轻轻出声安慰。

“雪儿”祁连冥转身看着相似妻子的女儿,将她紧紧抱了起来。“我只有你一个女儿了,不要离开为父”在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冥教教主,只是一个想念妻子的男人。

“父亲,其实我还有一个弟弟”祁连雪抬头看着他。

“他在哪儿?”听到自己还有一个孩子,祁连冥有些激动地问了出来。

“他……他现在不方便与我们相见,等到时机成熟时,他自会与我们相见。”现在不能告诉父亲他在哪儿,虽然母亲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毕竟是皇甫明处死的,出现的时间还尚早。

“好”祁连冥点点头,心中沉思了一番。这个女儿好像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即使年龄较小,但是她的话语之间透露着比我还要精明的语气。看来自己是不能把她当做小孩子了。

“父亲,我想要一个地下室”

“好,只要是雪儿的话,我一定会满足的”

黑夜降临,北风呼呼吹来,地下室内一个小女孩双手拷在锁链内,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嘴边流出了淡淡的血丝,眼睛里不断闪过紫色和黑色,手臂上的青色痕迹显露出女孩承受着多大的伤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尖利又恐怖的声音从地下室逐渐传到了地面,甚至更远。

房中正在看书的祁连冥忽然呼吸紧促,心脏紧缩。

他放下书,看向窗外,今天心里有些紧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当”

“进来”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走了进去,躬身说道:“教主,夜里从地下室的方向传来了笑声”

笑声?难道……

“父亲,我想要一个地下室”……

莫非是雪儿出事了。

想到这里,祁连冥有些害怕。雪儿,我只有你了,千万不要出事。

“云逸,跟我过来”

“是!”

来到地下室,祁连冥两个人正好看到祁连雪满身伤痕地地上。

“雪儿”祁连冥惊讶地看着明明早晨还好好地女儿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要过来”祁连雪抬头,脸上布满了血红色,唯一能看见的只有那双忍着剧痛的眼睛。

“雪儿,你怎么了”祁连冥停住脚步,担心道。

旁边的云逸也同样是惊讶的样子。虽然和少主相处的时间很少,但自己是从心底就很喜欢她。

“父亲……请你出去,过了今晚,我会好好地出现你面前”祁连雪平静地说,企图让祁连冥安心,但是从空中传来的一句话,却加重了祁连冥的疑惑。

“出去?哈哈哈哈,全都留下来做我的晚餐吧”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二人更加警惕地观察周围。

“住嘴!咳咳”祁连雪吐了一口血,颜色异常鲜艳。

“哈哈哈,你让我住嘴我就住嘴,笑话,你把我囚禁这么多年,最后受苦的是你自己,丈夫孩子离你而去,就连你的亲妹妹也离开,你就没有一丝后悔吗?”内心深处的声音继续讽刺她,企图让她的意识消散,从而控制这具身体。

祁连雪低头,长长的头发将她的表情遮住。

“呵,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倒是你就被我终身囚禁在我体内吧!”眼睛慢慢变紫,强大的灵力使周围开始动荡。过了一会儿,又变成了寂静,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

“雪儿,这是怎么回事?”祁连冥扶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女儿。

“这件事,是该让你知道了”说完祁连雪就闭上了眼睛。

“云逸,这件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察觉到此时的重要性的祁连冥立即采取了行动。

“是”

第二章恶魔的预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