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

  池堇堇睁眼的时候,一只精壮的胳膊正横在她的前胸,她偏过头,却看见一张惨白的睡颜,毒发的明明是她,可这狐狸现下比她还要狼狈?

穆玄沧有一张女人都艳羡的皮囊,眉宇尽显妖娆,可隐隐之中更显大气。现下想来,这人的身家背景定是不凡。

天雍山的十年,她的眼中说来只有燕北痕一人,加之一门心思的把心放在‘凤罗功’上,她竟是不知,这人是怎么掺入她的生活的。

那人嘴角微微一抿,睫毛轻轻一颤,下一瞬,却是睁开了澄澈的眼眸,眸中暗藏着些许深情,下一瞬却略带狡黠地开口:“夫人什么时候醒的?”

池堇堇脑子一闷,果然这死狐狸一开口就没好话。

“在白胡子老道没有死之前,在我这,你讨不到一点好,所以,别乱叫!”

她狠狠地警告,那人的笑意却是更加灿烂,收回横在她胸前的手支在脑下,一手轻轻搭在她的手腕处,垂眸道:“脉相平稳,想来是没大碍了,你内毒积蓄已久,莫再像昨日一般动气,好好调养,想来不会那么快复发的。”

这人竟会些医术,不过他也只是说调养,想来在他那也没有根治之法吧。

“昨夜……我的命是怎么保住的?”

穆玄沧收回手,重新躺好,“你忘了,上次那颗续命丹。”

池堇堇迟疑了片刻后,嘲弄道:“我不觉得到了你嘴里的东西,还能吐得出来。”

见他只是笑笑,她撑起身,旦见山洞中余烟殆尽,洞口有几丛灌木遮挡。

“现下外面还不安全,你不要出去。”

她点了点头,池府的人断然还在这山中潜伏着,燕北痕虽要保她,却也只能用封妃这样的方式,事实上,池府想要她的命,多得是机会。

“不过,燕北痕的人也在。”

那人在她背后,幽幽叹气,池堇堇旋身,旦见他还光着膀子,一脸邪魅。

她居高临下,满眼鄙夷:“你就不怕冻着?”

穆玄沧知道,她是有意的岔开话题,他也就顺了她的意接茬道:“现在也不能穿了,洞内潮湿,昨夜,我怕你受寒。”

池堇堇听得心里不是滋味,这人虽说话没脸没皮,做事却是细心周到。

“多谢……”

穆玄沧已经起身径直架起火堆,一边嬉笑道“不用跟为夫客气。”

池堇堇微怔,这人不会一直都这么缠着她吧。

她取了他的衣服,坐在他对面,替他烘干,洞中暖意扑面,池堇堇觉得,自己快被他看透了,这个人仿佛有一双能洞悉一样的眼睛。

“接下去如何打算?”

接下去的事……她的目光瞬间坚定:“我要尽快的上山,否则老头定然死不瞑目。”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怀疑的盯着她看,池堇堇冷笑:“不是还有你帮我吗?师尊的大弟子!”

若不是那些人对她的惑瞳有所防备,她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大仇不报,想你也不痛快,不过一切都等你伤好了再说。”

01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