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是朕!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池堇堇惨叫一声:"好冷!"

不过,满身的凉意叫她清醒很多,加之满身的内力,事实上她还是能够把控自己的,方才那么做,不过是她再起玩心,只是存心不想他穆玄沧好过罢了。

束手站在浴桶前的男人微微皱眉:"师兄看你千里奔赴,委实觉得心疼,半个时辰前,这水还是热腾腾的,你要是觉得冷,我下来陪你。"

池堇堇咬着红唇,细细思索,从前她怎么就没发现大师兄这么不要脸呢?

烛光婆娑,池堇堇的面色愈发酡红,她不由得暗叹这‘女人香’果然厉害,复而想到燕北痕现在也不好受,她竟当着男人的面哈哈大笑起来。

穆玄沧:"……"

池堇堇吹了声口哨,模样略痞:"大师兄,你好坏,药里加了软筋散还怎么自控呢?"

男人俯下身来,眸光盈盈,佯装无辜:"傻丫头,皇宫里还会少女人吗?"

池堇堇胸口一堵,他的意思是,燕北痕无需自控,随意拉个宫女就是了。念及于此,她眸光闪烁,双臂从水中探出,彼时穆玄沧那副妖孽相还近在咫尺。

穆玄沧没料到,这个顽劣成瘾的小师妹竟会如此大胆的将双手环到他的颈后。

这是赤果果的……勾~引,男人面色瞬间青黑。

女人像是打了一场胜仗,眉目狡黠万分:"我一点也不傻,也不知道大师兄听说过没有,让女人开心的最好方式,就是找个男人尽情厮混。"

这还是她委婉的说法,要是放到现代,被男人甩了,还不得去那灯红酒绿的消金窟大战三百回合。

哪知穆玄沧,眸光晦暗,良久,他伸手,一指在她略微红肿的唇畔轻轻拨弄,"阿堇,你要是将我当成燕北痕来泄欲,师兄会生气的。"

池堇堇:"……"

大师兄不但不要脸,而且……好邪恶!

收回双手,池堇堇心中很是郁闷,她可是中了媚药的正常女性,对着这般秀色可餐的穆玄沧,那不是火上浇油吗!

只见男人掌下生风,池堇堇瞬间腾在了半空,黏湿的衣衫被他巧手拨弄,尽数褪去。

师兄一脸正义:"要是得了风寒就不好了。"

池堇堇……气结!

皇都的上空,烟火绚烂,而凤栖内,起初的静谧却被瓷器碎地的声音打破。

帝后同寝,本就是极为叫人脸红心跳的事,留门的只有两名宫女。

"你胆子大,你去瞧瞧,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状况怕是不好说。"

有婢子轻声说话,另一个小宫女跺了跺脚,硬着头皮,推门,跨过高高的门槛。

烛芯已是老长,垂落在灯油里,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小宫女心有戚戚地走了过去,伸手才是将多余的烛芯减掉,却有一只手掌覆上了她的脚踝。

她惊恐万状地捂住嘴巴,只听,“是朕!”

006:是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