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4:大师兄,你脑子脱线了吧

  三更天,状元楼天字一号房的门,吱呀一声响。

屋内漆黑一片,池堇堇不慌不忙,一路款步,直到她腰间的软剑,乍见寒光地架在被墨发披散而掩盖的脖颈上。她正要开口,男人的声音,宛如桃酥般甜腻。

“长夜漫漫,阿堇,你叫我等得好辛苦。”

池堇堇听得一阵恶寒,下一瞬,一盏幽幽的烛火,映照在她的软剑上。

只听‘啪嗒’一声,池堇堇抽抽了嘴角,“山更半夜摸黑下棋,看来你真的是寂寞了。”

眼前那人,墨发如瀑,左手的指尖正落了一枚黑子,右手的火折尚有一丝热度。

男人听了她的话,也是不恼,继而又道:“阿堇,我们不是狼狈为奸了么,怎么现在想一剑杀了你的盟友?”

池堇堇,再度汗颜。

手上正要用力,那人又是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你的软剑若是断我一根头发,我便送你去尼姑庵出家。”

池堇堇郁结,这人自恋是有一定程度的,为了一根头发,竟然要送她去做尼姑!半响收了他脖颈上的软剑,磨蹭着坐到那男人跟前,手执一枚白棋,再出口的话,却是万般无奈。

她说:“穆玄沧,你给我的是什么药……”

不错,她的确是同他狼狈为奸了,不过,她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用穆玄沧的药去戏弄燕北痕。

手执黑棋的人,眸光微微一亮,眼角细堆风情,池堇堇心中一叹,这笑面狐狸的皮囊竟是要比女人还要精致。

黑棋紧跟白棋再次落盘,穆玄沧微微勾唇:"这‘女人香’溶于酒中,无色无味,他根本发现不了,难道他没有浑身燥热很想脱衣服?"

池堇堇听得面上一红:"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浑身燥热!"。

穆玄沧看着池堇堇一脸狐疑的模样,愈发觉得她可爱,彼时二指中已掐了一包物什:"你要是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他不过是同她开开玩笑,哪知池堇堇真地就一把夺过,塞得满嘴粉末。

粉末太干,池堇堇一口呛出大半。

良久,池堇堇鼻头一抽,落下两行清泪:"我什么都不怕,可他怎么就不信我呢?"

穆玄沧:"……"

不多时,目见她手中的白玉棋坠在了棋盘上,男人眸光森森:"阿堇……"

池堇堇甩了甩头,抬头,双眼水润润地望着他:"嗯?"

"你是不是觉得很想脱衣服?"

腾地,她红了耳根,又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见她点头,穆玄沧心下一软:"想脱,咱们去那儿。”

池堇堇顺着他葱白的指尖望去,对着红木大床咽了咽口水,她只是一时意气吃了媚药,可是脑子还没坏。

切声道:"大师兄,你脑子脱线了吧?"

穆玄沧汗颜,他兀自掐上她的手腕,稍稍一捏筋脉,她一直就捏着拳头的左手,自然就松开了,那一枚小小的金娄入他眼帘。置于鼻尖轻轻一嗅:"续命丹,好东西。"

彼时,池堇堇已经燥热不堪,她没想到穆玄沧的药后劲会这么大,又是拍了拍脸,略微的清醒,却听她咧嘴一笑:"大师兄,你属狗的吗?"

"……"

004:大师兄,你脑子脱线了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