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1:心急

  同穆玄沧作别之后,池堇堇快马加鞭往山门赶,这一趟,已经耗费了小半个月,算算日子,也快到天雍山五年一度的试剑大会了。这场盛会,她期待已久,只有在试剑大会上胜出的弟子才有机会自由的出入山门,她并不想离开天雍山,只是这具身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内毒,已经蓄势待发了好些年,近两年更是不受她控制了,那种蚀骨的痛楚无不提醒着她,她必须在试剑大会上脱颖而出,这样才能入各国求医。

事实上,原本燕北痕身上的续命丹她已经惦记好久了,只是燕北痕一直将那颗续命丹装在金娄之中,佩于胸上,视为珍宝,她池堇堇好面子,一直没有开口问他要,现如今她好不容易心一狠,取了那药来,没想到穆玄沧一路尾随于她,来了个渔翁得利。这续命丹,天下四国各持一颗,谁会不想要,更何况是那鼻子比狗还灵的穆玄沧呢。

天葵三月,已是满眼新绿,才是入了天雍山的碑界,便恍如置身于北海仙山之中,仰望主峰层峦叠嶂,白雾环绕,池堇堇纵身下马,握了握腰间的酒囊,脚下跟风,簌簌得往峰上蹿。

山腰有座半掩的破庙,池堇堇四顾无人,猫了进去。

庙中醉气熏天,池堇堇一个皱眉,一个小酒坛咕噜着滚到她的脚下,顺势望去,那糟老头倚着佛像,打着酒鼾睡得酣畅,她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笑,小半月不见,她对着糟老头可是想念得紧。

扯着嗓子,“老头,你再不醒,天葵九里坡的百叶清可就被我捂坏了!”

旦见那糟老头净得浑身一颤,直直得从台上跌了下来,池堇堇正要破口大笑,那人竟是在运了功,使自身腾在了空中。

坏笑不成,池堇堇将手中的酒囊甩了过去,那老头乐得双眼眯成一线。

“还算你这丫头懂事,老头我等了这半个月,心心念念的就是这点佳酿了。”

池堇堇哼哧一笑,“老头,酒喝多了小心变成短命鬼。”

那老头打开木塞,清冽的香气瞬间掩盖了之前浑浊的酒气,老头仰面喝了一口,喟叹道:“要是天天都有这酒喝,老头死也甘愿了。”

池堇堇也只是付之一笑,她倒是不觉得嗜酒如命是件好事,成日人不人鬼不鬼的度日,岂不是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转念谄媚一笑:“老头,你真想天天喝这么好的酒?”

老头点头如筛糠。

池堇堇继而引诱道:“师叔只要对堇堇的凤罗功多加指点,想必破了第三阶,就能在试剑大会上打遍师门无敌手,堇堇就出山门天天给你带酒喝。”

糟老头的两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俺不是将‘惑瞳’也一并教给你了?别的不说,打死那帮老头绰绰有余。”

池堇堇蹙眉,这老头虽然日日醉梦生死间,但心下却是清明的很,她本是想糊弄一二,让糟老头把破第三阶的窍门告诉她,现在想想是她心太急了,只不过她已然在第三阶耗费了大半年的时日,却毫无进展,这叫她怎能不心急。

011:心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