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一文不值

  有胆将他比作狗的,也就池堇堇一人了,他径直起身,欣长的身躯欺身而上。

下一瞬,池堇堇已然瘫软在他怀中,她枕着他的肩膀,手中却是极其不安分地上下游走。

穆玄沧一手拧过她的脑袋,对着她的面颊吐气如兰:"池堇堇,动则失~身,这个道理,你要明白。"

池堇堇颓然,她只是想借机摸回她的金娄罢了,可穆玄沧为什么就能一眼看穿呢?

"大师兄,拿人家的东西,重要有个道理吧。"

闻言,穆玄沧又是顺手将她的头扭了回去,重新将她的脑袋拍回自己肩上。

"阿堇,断就要断的彻底。"

池堇堇心里的那根弦,断了。

眼泪在他肩头浸湿一大块,穆玄沧微微皱眉:"你要觉得高兴,你非但戏弄了他,而且还拿了他天葵唯一的一颗续命丹,可谓是连本带利。"

池堇堇哭得更加汹涌,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和燕北痕十年的感情,在他穆玄沧眼中会如此的一文不值。

穆玄沧,眸光深邃,他轻抚她的后背,似是安慰:"所以,燕北痕的东西,你一件也不能留。"

他抢了她的东西,她明明该生气,可是他的话……好有道理。

“可是大师兄……我终究是不甘心。”

穆玄沧轻笑:“没有什么好不甘心的,不忠所爱,当弃如狗屎,池堇堇,你得不到他的信任。”

闻言,她在他肩头大笑,这人的话竟是一针见血。

喉头翻滚,似有血气,池堇堇泪眼模糊,燕北痕,从此海阔天空,你我各自为路。

穆玄沧挑眉:"师兄怕他欺负你,你给他下的那包药里,师兄还添了软脉散。"

池堇堇欲哭无泪,也就是说,她刚才吃的是纯得不能再纯的‘女人香’了?

既然如此,坏心一起,她在他耳畔蹭了蹭,水润润的唇畔,有意无意的张合吐息:"这么说,大师兄,我还得感谢你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床,他微微蹙眉,‘女人香‘的药效非比寻常,若是不同男子交合,怕是长夜漫漫,难以煎熬。

只是……

女人的双手已经扒开他前胸的对襟,她将滚烫的面颊,贴在他华凉的肌理上,男人听着她满足的叹息倒抽一口凉气。

"池堇堇,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池堇堇正忙着上下其手,愣听到穆玄沧气急败坏的话,笑得花枝乱颤,"大师兄,我这是正常反应!"

穆玄沧有一瞬间的错觉,天雍山上顽劣成性的小师妹,生来就是折磨他的吧,方才还是一副为情所伤的模样,而现在已是一脸坏笑,悲痛之色早已烟消云散。

男人微微怔色,他倒是不喜欢她如此没心没肺的模样……太假。

005:一文不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