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在星光下遇见你

总在星光下遇见你

乐昭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总是变故(一)——我们忽略了一切悲伤的可能

  顾忘后来说过:“我从不吝啬和别人分享,无论是幸福还是悲伤,但是人们总是很吝啬,从不愿和我分享,无论是我的还是他们的。”

那时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口要舔舐。我也知道这个“他们”,其实只有傅云这个”他“

顾忘的人生像一个奇迹,这个奇迹里她是主角,我是看客,傅云是缔造者。

傅云和顾忘在一起时,老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虐狗,我总能看到顾忘闪烁如星辰的眼眸里装着傅云宠溺的笑。或许那时一切太过美好,我们都忽略了一切悲伤的可能,即使是本该旁观者清的我。

所以当顾忘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打电话说:“太阳,我从来没有觉得你这么难触碰,我都爬这么高了,你还是离我这么远。”

我浇着花,水珠跳跃在洁白的花瓣和暖人的阳光间,我平静地听着,说:“坐826号公交,5站就到我家,有那么远?”

“嗯,太阳,那我下去坐公交了。”

“好”,所以我才那么轻易地说出这个字。

顾忘从十八楼跳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放下水壶,正拿着水果刀削着苹果兔子,等着她到来,然后说:“太阳,你是我除了傅云的最爱,就连苹果兔子也比不上的最爱哦!”

而傅云,我至今不知道他当时在哪,或者说,直到现在我还不能相信他不在顾忘的身边,也不愿相信是他造成的这一切。

顾忘没有死,我接到了警察的电话,慌忙赶到病房时,她还在昏睡。警察救了她,但是由于受到惊吓而了导致流产,所以现在还在昏迷。我向所有人道了歉,又道了谢,然后坐在了顾忘的床头,看了一下手表——下午六点过五分。

午后的阳光让我有点恍惚,我想起了之前顾忘发烧,自己没有察觉,结果晕倒在办公室里,公司的同事先是联络了作为“家属”的我,出于人道主义我又联络了傅云,但是当我赶到病房门后时,看到了傅云正担忧地对她问这问那,我知道已不用我再进去,于是又自觉地出去买了粥,等回来的时候,还被某“家属”说不关心她。

我将窗帘拉上,关上灯,然后坐在她床边,摸着她的头,看着微光下她苍白的脸,又看了看窗外的灯火,说道:“你不睁开眼看看外面的风景吗?虽然比起你喜欢的蒙特利尔差很远,但是我觉得还是挺美的,可惜了那个孩子已经看不到了呢……你还真是好狠的心啊,竟然舍得我,也舍得那个孩子。十一点了,你知道吗?他还是没到,八个小时了,他何曾比我晚?你为他是吗?为他!你看看你这个凄惨的样子,你活该!你何苦啊?你们怎么了?他到底凭什么?”。我边哭边说,断断续续,语无伦次,声嘶力竭。

我从来知道顾忘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性格;从来知道我们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是拥有彼此这样的这样朋友;从来知道她爱傅云远超过爱自己。我甚至一直以为傅云对她的爱从不少于任何人,却从不知道何时开始,她已不是傅云的最爱,而我和那个孩子都没法填补这份爱的空缺。

我们三个从相遇到现在已经十年了,人生没有几个十年,我们于彼此而言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但是从顾忘跳下去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无论是我还是顾忘,这辈子都不会原谅那个男人了。

乐昭
第一次写文,望大家喜欢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总是变故(一)——我们忽略了一切悲伤的可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