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6章 王嫱,你还真是只小泼皮

  凤晔嘴角一勾,挑起好看的一直眉毛,沉声开口道,“怕你记仇,以后瞎折腾,所以才修的。”

王嫱眼底的希冀就如同点不然的那束烟花,只是一个火星的时间,一切又回复了平静。

就知道这个人,凤嘴里吐不出一个好字来!

他这是拐着弯儿的骂她小肚鸡肠,不贤良淑德。这个人,总是把王嫱的一点点幻想打的粉碎,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在意自己的,没想到是因为忌惮她的泼辣性子,还一言不合就讽刺的她体无完肤。

于是王嫱就给了他一记大白眼,便不再看他,顺便打掉他捏自己脸的手,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硬声说道,

“我就是心胸狭窄,有本事,你别娶我!”说完王嫱还觉得不解气,直直的使出最大的力气撞开他,又故意踩了他一脚,心想着最好是能将这个人踢进池子里。

她疾步的傲着脸出了宫门,却就听见凤晔无奈的在身后笑了几声,又开口继续放声损她,

“王嫱,你还真是只小泼皮!”

这下好了,整个东宫的人都知道她是泼皮了。

而且你看看这个凤晔,明明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其实她都快忘了,但是他还记得。于是反过来这么一想,这人也确实是可怕的紧,记性如此之好,想必亦是很记仇的主。那王嫱小时候对他做的一桩桩一件件他必定都还记得,指不定日后怎么报复她。

哼,还说她记仇,王嫱看,这太子爷才是全天下最记仇最小心眼的人!

刚刚结婚时的样子王嫱还记得那么清楚,那次大概是她和凤晔最心和气平的一次,也是王嫱最傻兮兮的一次,王嫱竟然还会认为他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这之后,王嫱连试探凤晔心意的勇气都消失殆尽。

###

一转眼,她已经嫁进宫半年有余,而凤晔也已经离开半年多了。

又撒了一把鱼食,她双眼有些出神的望着一池碧水。

说起来人还真是奇怪,以前的时候喜欢这些鱼,宝贝的不得了,可是现在却是兴致阑珊,喂鱼都喂不起劲儿了,就唤来了小宫女替自己。

王嫱现在想起来小时候为了这一池子鱼和凤晔做对的情形,不由觉得好笑,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是傻,明明斗不过他,却还要和他死扛。

###

彼时王嫱还是王将军家的小女儿,祖父是西梁的开国大将军,和凤晔的祖父算是生死之交。西梁建国晚,到凤晔也不过才三代,而王嫱阿爹从小跟在王嫱祖父身边戎马沙场,因此也是在边原之地与王嫱母亲相识,之后母亲也常伴父亲征战。

后来战事没有那么紧张,周围四国互相媾和,和亲的和亲,送城池的送城池,这一番停战协商后四国养兵息民,也就表面上也就维持着和和气气的模样。虽然偶尔有点小打小闹,但是不敢真的大动干戈,也就不足为惧。于是四国这些年也就还算各个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也正因为此,王嫱祖父与王嫱爹才能回京受封,然后王嫱爹才能与她娘成亲,生下她们兄妹三人。西梁才建国不久,不过经历了两朝皇帝,而且周围几国虎视眈眈,所以不同于前朝以文治天下,西梁向来更重武的,所以西凉的太子历来都是拜将军为师。

比如王嫱祖父,就是当今皇帝的太傅。而当朝太子凤晔也无例外地从小跟王嫱爹这个太师学习御兵之术。

王嫱父亲从小对子女的教育就是舞枪弄棒,以武定输赢。

于是在王嫱和她阿姊还是娃娃的时候,王嫱两岁,她阿姊四岁,王将军便让她们在院子里拿着他老人家亲自削的木剑比比划划。

开怀笑
咦,太子爷怎么还没回来呢 (无辜脸) 还请大家多支持,谢谢啦~

第006章 王嫱,你还真是只小泼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