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1章 近太子爷而情怯

  大皇子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没帝王这个命,而他的母妃魏妃也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从来不给凤旸灌输争权夺势这一套,所以凤旸对于自身的修养非常注重,而王嫱早些年在他娶亲封王的时候见过一面,此人肤白貌美,一股儒雅气息,谈吐不凡,比凤晔有涵养礼数多了。

而三皇子凤昭,外号‘凤爪’,和凤晔一般年纪,却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性格,但也根本就无心于皇位,游山玩水。所以凤昭怂恿着他傻乎乎的妹妹凤朝暮陪他在半年前王鸿一行离京时借机四下游山玩水去了。

所以,诺大的皇宫这半年来一个与她同辈的都没有,她也只能沦落到自娱自乐。

因为今晚安排的是群臣宴而非家宴,所以她是去不了的。而王嫱其实也根本不想去,因为她压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也根本不知道要和凤晔说些什么。

王嫱想这可能也叫做近太子爷而情怯,而且现在的重点是赶紧将东宫上下快速的清理一遍,然后等待太子殿下打道回府。

思及此,她匆匆的回了东宫,急急忙忙召宫人将东宫里里外外又重新收拾一番,尤其是凤晔的寝宫。

他这个人最是讲究,屋里的陈设总是整齐列放,井然有序。本来他临走之前特意交代过任何人都不准进去,但王嫱要是能听话就真的有鬼了。所以,她趁凤晔不在偷溜进去的事情要是被他发现了可就真要兜着走了。

以前就因为这个事情好几天对她横眉冷对。

###

那日她哥求她将太子的一幅画偷出来,据说是绝版,而王琛是个对收藏古玩字画颇有心得的混混小将。恰逢王嫱正好与凤晔过不去,于是便怂恿了自己这个炸毛妹妹帮他偷出来观摩观摩,王嫱想到这个太子宝贝多的数不过来,必定也不在乎少这一幅,于是次日她便忐忑着站在凤晔的书阁门口,虽然多少有一点发怵,但这任务若是完不成她哥势必也会给她找不痛快,所以,她就要把这不痛快让给别人与她一起担着,这么一想,她就又心安理得的蠕进了书房,自我催眠着自己不是在偷东西,只是借用,便开始大摇大摆的开始翻找起来。

说起来偷东西这种事情王嫱还是头一回做,也没什么大难,只是略微的有些发慌,尤其是当王嫱瞧见周太子就站在门口时,她指节一颤,手里的玩意儿便直直的掉了下去。

所以啊,王嫱真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她也玩儿不过凤晔这位心思缜密的腹黑太子爷。

###

自认为大致收拾规整的差不多后,王嫱便兴致索然的吃了晚饭,只一两口便放下了筷子。不敢有什么别的大动作,又在沐房洗漱一番,和衣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半靠在床沿,心不在焉的看着女训,想着万一凤晔要是回了东宫进来看见了说不定也不会对她太过责难,说不定还会夸她一句,

‘半年不见,嫱儿还真是长大了,知道要懂规矩了。’

王嫱就这么做着大美梦,却终是没等来凤晔,敌不过睡意,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一夜梦好,一觉醒来,忽然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做,却就是想不起来,倒是霓裳和云衣早早的便进屋为王嫱梳洗,问她要不要早上去给皇上和皇后去请安。

王嫱这时才一下子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事了,那个人昨天回来后,按理说她就应该不能每日闲在东宫,就该恢复请安的常礼了。

她把玩起自己的头发,弱弱的问道,“那太子起了吗”他若起了,她就不能再像现在这般散漫了。

霓裳和云衣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霓裳开口回话,“回娘娘,太子爷…他还没起呢。福临还在外面守着。”

王嫱就又伸了个懒腰,软绵绵的说,“既然太子爷都不急,咱们就呆着吧。”小别胜新婚,王嫱和凤晔不仅是新婚,而且是久别重逢,但她却丝毫提不起兴致。

开怀笑
下一章太子出场,妥妥的

第011章 近太子爷而情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